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劉國泰攝。

有「網路神童」之稱的唐鳳即將於10月1日就任政務委員,承擔數位科技業務,行政院甚至給予一個「數位政委」的名號。林全內閣自520以來衰事連連,閣員中多屬「暮氣」與「流氣」者當道,前者以廟公履歷入主國防部的馮世寬為代表,後者則以滑舌張景森與蠻悍顧立雄為指標;於今,唐鳳以35歲之青春加入執政團隊,如是朝陽是否正足以照亮晦暗之內閣?

無政府主義者進入政府

更有趣的是,唐鳳曾自詡為「無政府主義」者,並且認為數位科技、網路社群即是無政府主義價值的體現。於今,無政府主義者進入政府,而且是一個保鮮期奇短,上任未久即朽味腐氣漫漶的政府,唐鳳的數位科技如何清除瘴癘,我們不免充滿期待。中國最早的無政府主義者,陳獨秀是其中之一。在《新青年》創刊號上,他指出,要「力排陳腐朽敗者」,唯有倚靠青春的力量。因為「青年如初春,如朝日,如百卉之萌動,如利刃之新發」,舊中國之解藥,即是新青年。

對威權體制,對國家機器,對於建制化的權力有質疑,有反抗,這是無政府主義者(或稱安那其)初始的概念。只不過,若是回看安那其思想祖師爺普魯東(Pierre-Joseph Proudhon)以及舊俄時代安那其革命家巴枯寧(Mikhail Bakunin)、克魯泡特金(Peter Kropotkin)生活的年代,彼時「政府」威權獨斷之建制十分鮮明,無政府主義者鬥爭的對象就是掌握國家機器的那一夥人,不管其是帝制或共和,「政府」就是讓人民屈從乖順的工具。然則,於今到了數位的年代,「政府」的樣態已全然改觀,恐怕無政府主義青年如唐鳳者,還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和能量去辨識。

最大的差別是,於今,金錢和媒體的力量已非昔日可以比擬。雖然政治體制名為民主,但是選舉動員、造勢之關鍵,常是背後的金主以及媒體宣傳之工具。民主政府告訴我們選票神聖,票票等值,卻從來不說,其實是金主和媒體巨鱷在選擇候選人和屬意的政黨;一旦贏得選舉,取得政權,背後的勢力還有無盡的管道去影響政府,掌控政府。相較於19世紀,今日真正的權力更為隱晦,也更為霸道,他們不會出現在選票上,也不會現身於電視畫面,他們不是政府,卻掌握了真正的權力。

簡單的例子:這個夏天,台灣經歷兩大風災,對於東部、南部分別造成重大傷害。總統蔡英文台東勘災之後火速北上參加壽宴;民進黨第二號人物高雄市長陳菊則於風災前夕,也趕赴壽宴高歌作樂。這兩場壽宴,其實彙集了台灣政治學的精華。

資本、媒體、政權結為一體

蔡英文參加的是黃承國為其父親暖壽的宴席,排場豪闊,冠蓋雲集,從總統到立法院長,府院黨頭人,無一缺席。黃承國何許人也?他出身道上,曾是天道盟頭人之一,於今掛名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卻也是台北大廟指南宮的主任秘書、兆雄建設公司副董座,曾經因為在太極雙星弊案中做為官商串結者而聲名大噪。黃承國一人集黑勢力、宗教勢力、金錢勢力於一身,執政黨全員伺候,小英總統親臨拜壽,這樣的力道,也許不是權力,卻是在隱晦中標示了對權力的影響力。

陳菊拜壽的對象則是媒體大亨,三立電視台董事長林崑海。三立自1992年創台以來,引領政爭政潮,建構以本土綠為主體的意識形態,在選戰中屢建奇功,既是民進黨選舉造勢之神器,也是綠營政治人物倚賴甚深的喉舌。今年民進黨拿下政權之後,林崑海即發揮其影響,在民進黨黨中央權力爭奪戰中,取得多席中執委乃至中常委的職位,成為黨內一股沛然莫之能禦的勢力。這股新興勢力,因是林崑海帶頭,外界普遍以「海派」稱之。於今的局面是,資本、媒體、政權結為一體,如此包山包海的勢力,陳菊親臨拜壽,引領風頭,剛好而已。

兩個壽宴,讓我們看見當前政府的樣貌。不僅是台灣,其他以民主為名的政府,資本、宗教、媒體……的勢力早已是堂皇入室。只不過,拜壽、暖壽這種舊時代官場豪門的陳腐習氣,卻是在新政府中大行其道,我們的數位政委唐鳳將如何看待?未來同樣大排場的壽宴,唐政委出不出席?或者,做為一個無政府主義者,將如何看待這個喜歡在豪門巨富壽宴場中高歌同樂的政府?

瀏覽次數:17642

延伸閱讀

以質問、閱讀、書寫為日常之戰鬥。《新國際》(New International)創辦人,INTERCOLL(International Collective Intellectual, 國際知識集體)亞洲連絡人,連結亞拉非以及歐洲的朋友,共同思考並推動21世紀國際主義之開展。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