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王小棣親自於海洋滑行獨木舟指導《20之後》演員。 圖片來源:稻田提供。

在台灣,所有的海洋議題,無論如何大聲疾呼,結果都有如雞蛋碰石頭,雞蛋碎了滿地,石頭依然是石頭。

所以當2017年的夏天,有一組電影人來到花蓮「蘇帆」找到我,說明他們想拍攝一部以海洋為主題的電視偶像劇,劇名為《20之後》時,我意興闌珊的姑且聽之。但過了一兩天,這批電影人說,他們的導演王小棣要親自來蘇帆,和我談談「海洋議題」,我無奈的感受到「又有一堆雞蛋即將砸向石頭!」

王小棣團隊到來的那一天,我一開始是滿保留的,後來也許是因為他的親切與平易近人,也許是因為感受到他的敬業態度,我一反常態的滔滔不絕,把我30年來的海洋論述,一股腦的全部傾倒出來。

一天的會談很快過去,王小棣適時逮到一個做結論的機會,說:「蘇老師,那關於拍這部電視劇,你有特別的期待或要求嗎?」

我說:「我希望她是真實的!拍攝海洋時要有真實的海風、海浪、海流,拍攝演員時,要能真的在海風、海浪、海流下游泳與划船。」

我以為我這一段外行話惹惱了電影人,因為後來,這件事就沉寂了好一陣子。以前就曾聽說過,電影人有三種場景不拍,一是動物、二是小孩、三是海洋,因為這三種都無法預測、溝通、掌控。

夏天、秋天都過去了,東北季風開始吹,冬天已悄然來到。小棣老師的團隊終於來電:「我們已完成劇本的撰寫,接下來我們想讓8位團員,包含1位統籌、2位場記和5位演員,來蘇帆接受蘇帆制式三天兩夜的海洋探索教育訓練課程。」

《20之後》在花蓮海洋進行近一個月的拍攝。圖片來源:稻田提供。

「蘇帆海洋探索教育」的理念與方法,是根據「舒適圈理論」所制定的,也就是要讓人遠離「舒適圈」,進入到「探索圈」的極限,幾乎是一不小心就會來到「恐慌圈」的境界的「體悟真實海洋」的課程。

我認為這5位所謂的「演員」,應該是一輩子都只活在舒適圈,曬不得太陽、吹不得風、碰不得海水的那種「神級」宅男、宅女吧!因此除了知道必須花更大的心力來執行這訓練課程之外,對這些「宅神」們即將面對的海洋初體驗,心裡存有些許幸災樂禍。蘇帆的獨木舟教練群們更是抱著看笑話的心情,期待著他們的到來。

老天也真的沒有辜負我們的期待,三天的訓練期間,海面上都是白浪滾滾,這群《20之後》的主要演員們在歷經浪裡來、水裡去的海泳與獨木舟折磨後,個個都成了被打落凡間的牛郎與織女,2017年11月13日這天,也就是集訓的最後一天,海面上更是受到颱風外圍環流影響而捲起滔天巨浪,小棣老師也趕來蘇帆探視我們,或者應該說是來驗收成果,而今天我們必須通過最嚴峻的「獨木舟破浪出海」的考驗。我調集了蘇帆最堅強的教練陣容,然後在岸際擺上兩張類似導演專用的那種摺疊椅,一張給小棣老師,一張給我自己,讓我能坐在小棣老師旁邊,像是導演旁邊的那位副導演。

演員胡釋安為戲劇《20之後》進行獨木舟划行受訓。圖片來源:稻田提供。

如同「Action」的開鏡指令,學員在眾人的屏息注目下,順著下浪時機,讓重力推動船身滑入海水,再兩手奮力左右划槳,獨木舟加速度衝入碎浪區,船身和白色浪花猛烈撞擊那瞬間,船首迎面出現超出兩米高、形狀如同麻花捲的「捲浪」。教練左槳插水,讓船身向左旋轉且傾斜45度角,攀上波峰,再右槳拍水面,讓船身安然轉身、離水、越浪、凌空、而後飄落波谷,動作一氣呵成。岸上響起一陣喝采。

這些過程,我從頭到尾都只冷靜的坐在那張副導演椅上,看我的子弟兵如何帶領這群銀幕偶像體驗真實的海洋,而小棣老師則是自始至終都沒能坐下來。他興高采烈的跑上跑下,一會兒大聲安慰在海面上因船隻被海浪拋翻180度而被迫表演海上後空翻的演員,一會兒在岸邊做起划槳示範動作、順便解說破浪技巧,看來小棣老師雖然沒有親自下去划船,他應該是當天玩得最high的那一個。

那天晚上的結訓檢討會上,大家都帶著劫後餘生的革命情感,述說自己的破浪初體驗,蘇帆和《20之後》已經融成一片。小棣老師和我約好,對於台灣的海洋議題,不管結果是否仍然是雞蛋碰石頭,雞蛋碎滿地,石頭還是石頭……,但一定會把台灣海洋的美麗與哀愁呈現出來。

(作者為蘇帆海洋文化藝術基金會創辦人。《20之後》將於9/30起每週日晚間8-10點公視頻道播出。)

瀏覽次數:505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世界很大,我們還有很多沒看到,一百個觀眾,就有一百種看法。螢幕裡重複與不重複,對我們而言只是溫習和開創自己另一個未知的自己。 透過影像,你會對應人生這些那些。透過文字,或許能獲得人生一部份的感受。不管如何,走著,走著,我們走進的都是自己的世界。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