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最近我剛好有時間去探訪一些老同事和老朋友,其中有一位是我以前在土木業的同事,王先生。大我6歲的他從研究所畢業之後就在一家台灣著名的工程顧問公司工作,把將近20年的青春都奉獻在那裡了。雖然我已經有12年不在那一家公司服務,但是每次從新加坡回來,假如我有去公司找他,他總是以親切態度相待,使我覺得似乎並沒有真的離開過。或許這就是為什麼我一直都沒有丟掉照片泛黃的員工磁卡吧。

這次我又如同回娘家一般的心情進到他在公司的小房間裡,在有限的時間裡聽到了一個消息。他的大兒子今年準備升大學,已經考完第一階段的學測,並且取得72級分的成績。王先生花了差不多10分鐘解釋現在的大學入學方式,我才突然明白,咦,72級分不是不錯而已喔,那是非常好耶。由於我是從台大土木系畢業,他還是很客氣地問問我的看法,關於選填志願這回事。

講起來很尷尬,雖然我曾經被台大土木系請回去演講,但是看倌們注意,那是以暢銷書作家的身份去的,並不是優秀土木從業人員。而且我的兩本暢銷書分別是投資理財類和社會人文類,根本不是什麼土木相關著作。所以我要跟學弟妹談「學思歷程」,重點反而是放在描述自己如何逃離糊裡糊塗填中的台大土木系。但是即使我由於個人因素成了一個土木界的逃兵,我仍然覺得台大土木系是個不錯的學習環境。不相信嗎?請看內閣有多少官員來自於我的母系,甚至包括行政院長本身,因此我很樂意向王先生推薦。

聽完我的推薦,坐在個人專屬小房間裡的王先生當下表示希望小孩盡量不要念土木系。話說這小房間並不是人人能坐進去的,數百人的公司裡不過是20來間而已,而且一人專用的更是少有。在晉升之路上堪稱順遂的王先生這麼說了:「土木的工作是做一個少一個。」為了捍衛土木系的尊嚴(干我什麼事),我馬上來個反證:「你看以後不是有防災型都更嗎?」這下兩人都笑了。在土木業沈浸多年的多年他還是比較希望小孩選填的是電機資訊相關科系。

對此我感觸甚深,回想當年我在建中的同學,有相當多人擠入了台清交的電機資訊類科系,更不用說是隔壁班,大部分都考上了醫學院。這些都是我在民國83年參加大學聯考時的熱門科系,時間即使快轉到今天,依然是差不多。至於台大土木呢,借用股票術語來形容,它從當年的第二類組第7志願一路盤跌,途中多次反彈又破底,近年總算是打底成功了,不過應該是沒有辦法再回到以前的榮景了。系友們無須為此過度悲傷,這就叫做「回歸基本面」。

20多年來,校系志願雖有起伏,但是有一個共通性倒是適用所有科系,那就是你幾乎很難找到有一個科系畢業生享有「天生暴利」這回事了。什麼叫「天生暴利」?在健保實施之前的醫科學生是標準範例,據說男性醫科生甚至在念大學的時候就會有人到家裡提親,附帶診所一間當嫁妝。這樣的行業差別到今天已經被普遍地逐漸拉平,不過很遺憾的是,並不是原本落在下面的人跟上來,而是上面的人掉下來了。只要在台灣是受薪階級,跟上一輩人相比,大部分人的待遇都被下調。換句話說,不要說是72級分,連滿級分75級分也不能夠保證未來的職涯是一路暢通了。

是什麼原因造成這樣的社會現象並不重要,因為那是小英同學應該去想的,重要的是王小弟辛辛苦苦考了大學學測,又拿到72級分,到底該怎麼辦呢?我個人的建議如下,親愛的王小弟,你做決定的時候,請嘗試拋開那個分數,想想自己平常在讀書時間以外,做什麼事情會廢寢忘食,這可能就是興趣所在。因為類似這樣的分數我也拿過,結果進了所謂熱門科系卻沒有興趣的我花了整整10年才轉行出去,徹底擺脫這個包袱。那麼誰該為了那逝去的10年負責呢?父母嗎?老師嗎?社會嗎?都不是,是自己簽名選填志願的高中畢業生梁展嘉。很高興的是,轉行很久的我,目前做的事情是我真心所喜歡的。最後我要說,給我最多啟發的老師並不在大學殿堂裡,而是一個個在職場裡認真打拼、正派做人的前輩們,親愛的王小弟,你的爸爸就是其中之一。說完了,梁叔叔祝福你金榜題名、前程似錦囉!

瀏覽次數:30890

延伸閱讀

台大土木系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土木所碩士,新加坡國立教育學院學士後華語文教育文憑班結業。民國93年至104年旅居新加坡,曾在新加坡公立小學任教三年。著有《一個全職交易人的投資告白》(大寫出版)、《幹嘛羨慕新加坡》(時報出版)等暢銷書。目前除了從事金融交易之外,也是台灣金融研訓院與《Money錢雜誌》理財學堂講師、國立教育廣播電台《教育行動家》節目單元共同主持人。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