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選舉那天投完票,我就往山上走去。走著走著,回程時想到買了3週的迷你盆栽已經快爆盆,需要移到大一點的花器中,於是帶著一小掬野生土壤下山。雖然對於公投結果大約有個底,仍是有些期待有些緊張。晚上,邊關心開票的同時,也一邊移栽、澆水、並給予從山上帶下來的養分。

隔天早上,我驚喜地看到兩小盆花都在一夜之間抽出新芽,我只給了大一些的空間任其成長,以及一小掬沃土而已。

要成就一個對於少數或弱勢群體相對良善的社會,也就這麼簡單!

從性別公投結果看到希望

進行性別教育研究與實務十多年來,在教育研習與演講等場合遭遇到的阻力、挫折,其實不用開票,我大約知道性別平等教育公投結果會是如何,因此也沒有過多的期待。我把這過程當成成人性別教育的契機,讓更多人理解性別教育的內涵。

開票夜晚,看到許多朋友跟學生在臉書上表達被台灣主流社會打臉、拋棄的難過與憤怒,「移民」成為熱搜字。即使早有心理準備,過程中我依然跟著一段段文字揪心。但最後,我反而看到了「希望」──而且,這不是因為我個性比較樂觀而已。

這幾個月來,全民性別教育歷程讓更多人瞭解性別教育在做什麼、如何給予孩子更友善的教育環境。因此我們看到反同公投(第10、11、12案)的反對者各佔投票權人數百分比32-38%,約莫1/3,支持14跟15案性別平等與同志教育者,也有300多萬票。雖然結果「不通過」,其實在這場性別平等教育運動的所有人都應該為自己驕傲,給自己掌聲。我們已經在這麼短的時間、用這麼有限的資源,進行一場全國大型的性別教育,讓更多人能夠思考、理解與尊重

其實,這數字還遠遠高過我的預估──倘若妳/你知道,教導尊重不同性別特質的《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至今,也就只有14年光景。

學習,需要機會、時間,或者發生在自己身上

許多年輕人對結果感到絕望。有學生在臉書上留言:走在路上的叔叔、伯伯、阿姨們,可能就都是反對者,那不是「一票」而已,更是反對同志身份認同者的存在。

但親愛的妳/你們不要忘了,你/妳們有些人,每學期可以有4小時性平課程,有些人曾接受性別融入教育,有些人則是用血淚、用生命去學到這一課。然而,事實是:大多數人是沒有這樣的學習機會的!

對長輩而言,就算有性平學習的機會,也很難翻轉他/她們幾十年來性別社會化歷程已然著根的狀態。有半年多前向父母出櫃的學生說,雙親一開始的反應也是很激動、一直哭,覺得是自己的錯,「怎會把孩子生成這樣!」但這不是任何人的錯啊,就只是性傾向不一樣而已,她/他還是最親愛的小孩!這半年多來,學生一直找機會跟家長溝通、教育,一切都還是現在進行式……。

教育長輩從來都不是容易的事需要時間與耐心,就如有人留言「我媽已經從以前覺得『同性戀變態』到認為他們『不太正常』,再到昨天投下支持票,我可是花了20多年啊~」。我曾經在教師在職班開兩學分的性別教育課程,在36小時的訓練後,即使讓一些教師開始具備性別敏感度,仍有一些教師覺得「現在都已經很平等了,幹嘛還雞蛋裡挑骨頭!」

以前念大學時,經常在師大夜市看到祁家威拿著牌子,寫著愛滋之類的,但學校老師不談,當時的我還以為他是瘋子。因為學校沒有任何老師告訴我,也沒有任何相關的課程教導我應該對他的努力致敬,或者加入他的努力。要不是念了性別教育,我現在可能還以為他是瘋子!

不僅是世代議題

當然,尊重多元的學習不僅僅是世代議題,可能跟許多因素皆有相關,包含宗教、學門、社會階級等。挺同的言論雖多,卻多為知識菁英階級,反同的人更多,只是沒有機會或不願意表態,或者訴諸自然直覺。

我曾經思考都會區/非都會區是否有立場上的明顯差異。從中選會網頁公布的資訊,若用總有效票數去算,把六都分為都會區,其他縣市是非都會區;挺同就是10、11、12投不同意加上14、15同意,反同就是10、11、12投同意加上14、15不同意。依此簡單分野,結果發覺都會區挺同雖稍高,但與非都會區沒有非常明顯的差異,我不確定是否因為青年返鄉投票,所以同時也拉高非都會區的挺同比,這些都需要進一步研究。

無論如何,對於已經很努力的大家,需要時間來平復,但哭過了,擦乾眼淚再上工。我從來不為考試熬夜、不為成績哭泣,尤其是在不公平的條件下。學習是連續不斷的過程,而平等,是一場永無止境的教育歷程,因此你/妳更需要好好善待自己,因為妳/你值得!

瀏覽次數:518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出身雲林農家,留學英國劍橋,當過記者、NPO工作者、高職教師。關注性別、弱勢族群的教育處境,現為政大教育系副教授。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