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近來好友群組中總有熱心人士捎來一些似是而非、無法經得起科學檢驗的謠傳訊息,要大家背哪幾題要圈選「同意」或「不同意」。可能一大半以上的台灣「公民」在年底公民投票中,不瞭解公投有哪些內容,但是卻對謠傳信以為真,也很熱心的拚命轉寄。

缺乏公民教育過程的公民投票

做為一位「公民」,散播訊息的行為就是一種廣義的「教育」傳播;但若內容違反教育內涵、意圖以片面資訊達成某種投票意向,不具媒體識讀能力地扭曲原本內容,就成為一種「反教育」的「教育」傳播。對於「反教育」的「教育」傳播,教育單位應負澄清、說明與再教育的責任。

以反同、挺同公投為例,雙方較勁過程中,「國家」或相關部門目前為止似乎置之事外,任雙方互相廝殺對決,甚至在公投正反辯論中出現「反同 vs. 反同」的窘境。辯論只是透過公投讓民眾更瞭解議題的方式之一,在更早之前,透過相關的民主教育歷程,才能讓公投產生深化民主的意義。

或許國家會以「中立」作為推託之詞,其實那是「假中立」,最後讓雙方自己去比資源、比動員能力。如果這樣的話,我們還要國家做什麼?政府常以「沒有共識」作為行政上的推諉之詞,那這次公投不就是讓大家更能凝聚共識的社會教育過程?目前不但缺乏公民教育過程,成人社會教育機構也不見扮演任何角色,非常可惜。

如何行使權利 需要教育

台灣史上最大的公民投票,是否也將成為「背多分」的公民投票?還是能夠成為超大規模的集體公民教育歷程呢?人民第一次享有公投權利,不代表人民自然而然就懂得公投意涵、懂得如何運用公民手中的權利去改善日常生活環境。就像1990年代中葉第一波教改,當中央把部分教育權交到教師、家長手中,她/他們反而不知所措,因為已經習於教育部一個版本、一言堂的方式了。

改變,需要時間,需要學習,更需要教育。40歲以上世代普遍接受的「公民教育」其實是愛國教育,較少思辨、獨立思考、媒體識讀的批判性、多元性等公民素養的理解,特別是資深公民可能不會用電腦上網,平常就是看電視,line群組成為他/她另一個認識這個世界的主要管道。可想而知,她/他們缺乏查詢資訊來源、辨別資訊真偽的能力,可能也缺乏多元學習的機會。

對此,國家應該扮演起更積極的角色,否則「資深公民」也只能用「背多分」聯考時代的方式,以有限的資訊來回應公民投票制度了。試問:如此的公投又有多少的意義?就如筆者在〈下一站,文化民主──「資深公民」也需要補救教學〉所言,表象的政治民主若缺乏社會文化民主的底蘊與共識,徒有民主選舉、表決、投票的各種形式,但一切的決定卻還是關係主義下的權力運作結果,恐怕離成熟民主依然遙遠。

文化民主,是台灣民主下一步的重要工作,也是在公民投票前,國家必須幫「公民」預備好的能力,否則「背多分」公投又有多少的效力?

瀏覽次數:660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出身雲林農家,留學英國劍橋,當過記者、NPO工作者、高職教師。關注性別、弱勢族群的教育處境,現為政大教育系副教授。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