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芬蘭社區圖書館另一個美麗的風景是小朋友,那也是課程的一部分。還沒進到社區圖書館,就見到一群幼兒園小朋友剛走,另有一群正在排隊逐一歸還上一次借的書。一位老師在自助掃描還書系統機器旁看著,見到有問題的──例如沒刷到條碼──才出手協助。

等所有小朋友成功歸還上一次借的書,幾位老師把她/他們帶到圖書館的孩童區,讓他/她們選擇自己喜歡的書念,老師也會對小朋友說明如何找書。不久之後,有些小朋友開始安靜地看著自己的書,有些小朋友在孩童區的沙發打滾玩樂,但不大聲喧嘩。約莫30、40分鐘後,老師們要小朋友再找出一本想借回家閱讀的書,然後魚貫在自助借書機前排隊,練習如何借書,整好隊伍後,老師們帶領小朋友一起離開。

圖書館作為教育的一環

芬蘭除了以教育聞名於世,圖書館更是一大特色,圖書館的親民設置也跟全民閱讀素養息息相關。不必換任何證件,任何人都可以自由進出大學圖書館、中學圖書館、社區圖書館。社區圖書館更是肩負扭轉社區文化與教育功能,與幼兒園密切配合,自小培養閱讀習慣。

在Turku(芬蘭西南部古城)研討會前,我到市圖準備上台內容。圖書館的空間設置可看出對未來主人翁閱讀習慣養成的重視。樓下一半空間都是兒童閱讀區,設計成小朋友喜歡的遊戲休閒風,讓小朋友喜歡來到這邊。同樣的,一群群幼稚園小朋友被帶進來熟悉圖書館借書的方式,也試著借出自己喜歡的書。

我到隔壁的新館三樓尋找一個舒適的小角落工作,都還聽得到樓下傳來小孩子的聲音,跟台灣圖書館安靜到令人想睡覺的氛圍很不同。我觀察其他成人讀者似乎也很習慣這些小朋友的到訪,沒什麼特別反應或嫌惡之感,圖書館作為教育場域在芬蘭似乎成為常態。

教育與生活能力連結

真實的過程體驗即為教育,帶小朋友直接進到現場,直接操作、感受,她/他就會了,不需要過多抽象語言的說明敘述;學校老師也不必花時間費心思安排「模擬XXX」,教室就在生活裡面,端看教師懂不懂得運用、環境支不支持教師專業的規劃與安排等。

在芬蘭,教育與生活能力、與環境及大自然的連結,不只發生在幼兒園階段,甚至小學、中學到大學皆如此。陳瀅仙在《聽.見芬蘭》一書記錄她前往「西貝流士音樂學院」交換學生的細膩觀察。上〈芬蘭民謠史〉課程時,老師談到波羅的海小島上的「唱歌石」,西班牙同學舉手問「我們可以去找那顆石頭嗎?」老師回答:「Why not?」於是全班踏上了她/他們的尋石之旅,從大自然尋求靈感。

從「Why?」到「Why not?」的哲學

當有人提出圖書館變革、教育等革新時,或許有些人開始想像一些「不行」的理由,他/她們提出的問題往往都是「Why?為什麼要改?」然而,我在歐洲最常聽到的一句話卻是「Why not?為何不呢?我們可以試試!」

提出「Why?」者往往奠基在以前的經驗值,認為哪邊行不通、什麼又不可能;提出「Why not?」則在以前經驗值的基礎上,理解世界正在改變的事實,期待提供更好的服務,或對未來充滿著希望。從「不行」到「為何不行」,呈現的是一種解構、開放的態度。

人人皆師的時代

對於台灣的未來,人人皆有責任,因此人人皆可為師。在日本時,我曾看到日本鐵路局某一段綠化工程,不選擇傳統發包的方式,而是與當地小學生一起以食農教育的方式種植蔬菜,讓小朋友知道蔬果的成長過程,這不但是生物課、是環境課,也有可能是數學課或文化課程,更是生命教育。對鐵路局而言,更少了一筆開銷。在芬蘭圖書館,我看到沙發破一個洞,市民與小朋友用手工編織把洞補起來,成為另一種生活藝術,也不必浪費資源、製造垃圾。

如果台灣的圖書館創造民眾對圖書館的親近性,讓大家從小喜歡上圖書館;如果圖書館也充滿著孩子的笑聲,不是更有溫度?如果學校及安親班或補習班能重拾小朋友對自然的親近性與能力,例如農忙時協調附近農家,讓小朋友們也能盡一份力,這本身都是教育的一部分,也是土地認同的一部分;台灣鄉村的安親班也能多利用社區現有資源,一起為教育而努力。

如果教育能多些彈性、多些人性、多些感受,套句嚴長壽先生的話:「教育可以不一樣」!

瀏覽次數:11878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出身雲林農家,留學英國劍橋,當過記者、NPO工作者、高職教師。關注性別、弱勢族群的教育處境,現為政大教育系副教授。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