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20年前,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念大學的灰姑娘參加一場盛宴,不知不覺過了12點的門禁時刻。「怎麼辦?」夥伴說:「爬牆!不然怎麼辦?」於是在協助下,她爬上高牆,回頭一望,師大路熙攘的汽機車騎士們也正看著牆上的她,忐忑不安的她,縱身一躍而下。

台師大女一舍,有我年輕叛逆的印記。

制度真的「保護」我?

叛逆,因為制度對身體的「保護」(或監禁),身體必須自尋出路;也因出於「自我保護」不致在外流連,身體也承擔了後果──那一躍,讓我的腳踝痛了兩三天。對腳踝的痛不以為意,心裡想的是:「還好沒被抓到!」身體害怕的,還是懲罰,因為「自我保護」可能造成制度上以「保護」為名的懲罰。

都是「保護」,怎會如此矛盾?「保護」讓我陷入更危險的處境?制度真的「保護」我了嗎?一位朋友在群組中分享,當年的宿舍宵禁,造成她只能棲身MTV,等待天亮的恐怖經驗。當時18歲的她,剛從台南到台北唸書,那時沒有高鐵,只能搭統聯跟火車往返台南跟台北,由於路況經常不確定,她記得至少有兩次因此被鎖在宿舍外面:

……只好一個人去窩在那時候很流行的MTV店,選了3部片子,窩到天亮,期間我昏昏欲睡,想睡又不敢睡,數度察覺男服務員透過門上的透明口看(可能也是想確定,為什麼我一個女生半夜跑來看MTV)。被窺視,讓我感到害怕,也意識到自己可能處於危險中,5點天一亮就趕緊離開,回到宿舍門前等。當時我沒想到「可以」出來爭取權益,改善整體的宿舍差異對待,只等到大一住滿,就搬離學校宿舍。

以「家長」之名正當化學校政策?

20年後的今天,儘管台灣已經完成二次政黨輪替,儘管已經將許多社會運動成果法制化,也通過了《性別平等教育法》,學校的民主化歷程卻只能在家父長制思維下,緩步向前。各大學推倒女舍高牆都有許多奮力掙扎的過程,輔大學生絕食抗議女宿宵禁,校務會議剛剛通過下學期解除宵禁。

輔大女生宿舍宵禁爭議存在已久,從2009年開始,學生不斷向校方爭取和男生宿舍一樣的自治權、取消宵禁。然而,校方至今仍無法與學生達成共識,不滿的學生發動絕食抗議。「輔大灰姑娘」召開記者會表示,以保護安全之名,作為執行女宿午夜宵禁的藉口,實際上造成更多危險,使得女學生「有家歸不得」;男宿則可享有24小時刷卡出入無宵禁,且能擁有學生自治權,女宿進出卻是人工識別,並有行政阿姨和修女監管。

校方聲明「本校針對女生宿舍的管理含門禁措施已擬定各項可行方案,預定於105學年度第一學期召開宿舍公聽會處理女宿門禁問題。」校方也強調,還是有8成家長希望學校持續施行門禁制度。

先不管「8成家長希望學校持續施行門禁制度」這調查結果本身的信效度問題,大學作為一個學術上獨立自由、批判性思維養成的教育機構,學校政策需要詢問家長意見,是把大學中小學化了,同時也展現大學校園隱含的家父長制威權,將大學生視為無知無能的「小朋友」,需要「大人們」隨時提點,才不致於受傷或失敗,尤其「女學生」更被視為「小小朋友」,被認為更需要被保護、照顧。輔大校方的做法是否以「家長」之名,以正當化學校政策,值得進一步斟酌。

「我保護妳!」就是性別歧視

美國兩位社會心理學者Glick以及Fisk將性別歧視分成兩種,一種是敵意型(hostile),另一則是善意型(benevolent)。敵意型性別歧視是藉由一組貶抑女性的信念、態度或刻板印象,若女性違反傳統性別角色,就使用激烈的手段,同時伴隨著敵意的情緒,將女性限制在較低的社會地位中,也為男性的壓迫行為提供合理的藉口,同時鞏固男性在社會結構中的權力。舉例來說,往昔將女性「浸豬籠」就是一種敵意型性別歧視,這在當今台灣社會較少見到。

另一種善意型性別歧視,在台灣社會俯拾皆是。善意型是性別歧視,也是以刻板印象及限定的角色來看待女性,例如認為女性較「弱」,因此必須提供更多的保護,表面上看起來是愛護女性,其根源則是性別刻板印象、性別歧視與長期的父權制度,是一種軟性本質主義(soft essentialism)下的軟性父權社會(soft patriarchy),這也會成為性別歧視的新理由。

學校已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

2004年6月4日,立法院通過《性別教育平等法》,並於同月由總統公佈實施,至今已快12個年頭。儘管如此,倘若我們檢視許多學校的制度、規定等,可發現不少違法情況,關鍵在於學校教師與行政人員的性別素養有待加強。

性別平等教育法第1條「為促進性別地位之實質平等,消除性別歧視,維護人格尊嚴,厚植並建立性別平等之教育資源與環境,特制定本法。」

性平法第14條:「學校不得因學生之性別、性別特質、性別認同或性傾向而給予教學、活動、評量、獎懲、福利及服務上之差別待遇。但性質僅適合特定性別、性別特質、性別認同或性傾向者,不在此限。學校應對因性別、性別特質、性別認同或性傾向而處於不利處境之學生積極提供協助,以改善其處境。」

過去20多年來,教育逐漸鬆綁,對學生的身體也逐漸解禁,從髮禁解除到最近服儀解禁等,最大的阻力卻也來自校園。姑且不論門禁存廢問題,學校男女宿舍管理不同步,凸顯校方本身的性別歧視及對女學生住宿權的侵害,已然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

電影《哈利波特》的女主角Emma Watson曾應邀到聯合國演講,發起HeForShe運動,呼籲男性一起為女性權益挺身而進,為一個更美好的社會共同努力。同樣的,解除女生宿舍的門禁,需要男同學和男教職員工的加入。這是校園民主化的一頁,需要大家一起努力!

瀏覽次數:8941

延伸閱讀

出身雲林農家,留學英國劍橋,當過記者、NPO工作者、高職教師。關注性別、弱勢族群的教育處境,現為政大教育系副教授。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