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廖祐瑲攝。

大學英語畢業門檻的始作俑者是台大,政策的推手是教育部。這是近20年來我國大學英語教育中,最重要且影響最為深遠的政策。被強迫付費的大學生多達400~500萬,金額高達40、50億!最大的受惠者當然是經營全民英檢和多益的兩家業者:語言訓練測試中心與忠欣公司。受害最深的,則是大學的英語教育和通識教育。

對英語教育的侵害

台大語言所教授蘇以文曾於2012年5月在《通識在線》撰文〈語言不應只是工具,而是思考的延伸!〉,批判在英檢門檻下英語教育的窄化:

考試導向的學習、畢業門檻的要求以及語言證照的盛行等,讓臺灣語文教育淪為溝通的工具,只注重聽、說、讀、寫等技能的培養,而忽略語言本身豐富的文化意涵。

的確,培養「聽說讀寫」的技能只是大學英語教育等而下之的目的。但是蘇教授的批判嚴重高估了當下的大學英語教育,因為所有的門檻檢測,例如全民英檢與多益,均僅有聽讀兩項被動技能;沒有一所大學要求學生檢測說與寫!

在考試引導教學的迷思下,技職體系與後段班院校的英語教育已嚴重扭曲。根據中華大學語言中心講師林尤美的觀察,「各大學自訂英文畢業門檻的要求下,限制了語文教師教學的自由度」、「英文教學內容多傾向多益考題的引導與解析」。臺北商業大學校長張瑞雄因此呼籲「技職大學不是多益補習班或證照保證班,那不是科大的功用」。

在頂大與前段班院校中,教師之自主性甚高。根據政大外文中心特聘教授黃淑真的觀察,「外語教師在教學上有很大的發揮空間,許多老師著重在提升學習興趣與溝通能力,不須也不應為某項考試而教學」、「外語檢定基本上與各校教學獨立分開」。弔詭的是,學生因此必須自己設法應付英檢,許多人為此到校外補習。而專為被大學「不教而殺」的學生所開設的補救課程,在教學內容上更是虛應故事,與英檢門檻毫不相干。大學對於外部英檢所謂的公正性過度膨脹,也導致英語課程,尤其是課程內考核的虛化與失真。

「外語檢定的概念與企業標準化作業尋求外部認證類似,希望透過公正第三人,以審慎的程序,認證某些作業流程或品質已達到一定的國際標準,方有公信力,因此往往不是徵才機構或學校自辦。」黃淑真教授上述之振振有詞,正是支持英檢門檻政策的典型論述。此種思維嚴重矮化大學英語課程之內部考核。因為英檢成績乃是英語能力唯一有「公信力」之依據,部分英語教師因此產生「柺杖效應」(crutch effect):過度依賴英檢門檻之把關,因而輕忽自身之教學與考核。[1]

在政策上,教育部於2016年正式宣稱從未強制大學實施英檢門檻,鄭重提醒大學「衡酌其妥適性並應與教學輔導措施有效結合」,並在實務上將此項目從評鑑中移除。[2]又於2018年高教深耕計畫中再次提醒大學「應基於學術與專業考量,通盤檢討畢業門檻設定與學生專業能力養成之關聯性」。言者諄諄、聽者藐藐。

對於學生而言,英檢門檻不僅侵害其財產權,更對其英語學習不利。英語是重要的技能,長期自主學習的內在動機乃是致勝的關鍵。但是英檢門檻提供了強大的、短暫的外在動機,因而排擠甚至扼殺了學習的內在動機。大學以畢業門檻為手段,強迫學生參加檢測,盲目追求通過率的作為真可謂「殺雞取卵」,愛之適足以害之。

對通識教育的侵害

在通識教育中,語文教育是不可或缺的一環,而英檢門檻在英語教育中佔有重要地位,是大學量化其英語教學成效的關鍵指標。[3]而通識教育的核心價值之一是學生人格之養成,教育部〈品德教育促進方案〉因此明確鼓勵將品德教育融入通識教育。2009年5月第22屆通識教育教師研習會就是以品格教育的推動與實踐同為主題。英檢畢業門檻與品德教育同處於通識教育的框架下,前者的虛偽與作假形成對後者的極大諷刺。

2017年6月7日政大法研所研究生林俊儒在公視《有話好說》的節目上,清楚指出英檢畢業門檻中的三層虛假:

1.許多大學的門檻是以一門必修的假課程為手段;是假課程,因為是零學分、零授課,唯一的要求是學生自費參加校外檢測。
2.許多大學的畢業標準是虛假的。政大與台大之全民英檢門檻相同:中高級初試;但政大相對之多益門檻僅區區600分,是頂大中之最低,刻意誘導學生選擇多益,而台大之多益門檻卻高達785分,刻意誘導學生選擇全民英檢。後段班院校之門檻往往只是國中程度,例如全民英檢初級或多益225分,卻厚顏稱之為「大學」畢業門檻。
3.所有的大學都有後門條款,門檻不通過可經由補救課程畢業。而補救課程卻都是人人過關的放水課程。

大學教育中所有的必修課,雖然都沒有畢業門檻之名,但都有畢業門檻之實,都不存在虛假的補救課程。為何唯獨英檢門檻需要作假?因為大學心虛,明知考核外包缺乏正當性,因此刻意設計「後門條款」避免學生因為無法畢業而提起訴訟。果然,最高行政法院107年度判字第488號認定英檢門檻確有違法

……要求一定要先參加校外外語能力檢核「不通過」後,始得修習,設此先後順序,並不合理,已逾越大學以教學為目的之宗旨,故此部分逾越大學自治之合理、必要範圍,應屬無效。

「逾越大學以教學為目的之宗旨」、「逾越大學自治」、「應屬無效」,這是多麼嚴厲的指責!《通識在線》曾以「法學教育與通識教育」為2008年7月第17期的主題,揭示了法學教育為培養民主法治國家的公民所必需,又於2011年1月第32期以「公民素養與通識教育」為主題,再次揭示公民素養中的法律素養也是通識教育的重要元素。然而,大學實施英檢門檻,在「依法行政」上給學生做出了諸多的負面示範。[4]我們僅再列出其中三項:

1.許多大學未將英檢門檻之畢業條件列入學則,違反〈大學法施行細則〉第22條第三項。
2.大學未依教育部之規定,強迫學生繳交英檢費用方得畢業,違反〈大學法〉第35條。
3.各大學未經合法程序引進特定業者辦理獨家之「校園考」,違反行政中立。

然而,對於通識精神更大的傷害是英檢門檻反映出的獨尊英語與英語崇拜。在所有的課程與技能中,唯獨英語設有課程外、校外、學生付費的畢業門檻以及虛假的配套補救課程。學生被這隱性的扭曲價值潛移默化,視英語為怪獸而懼之,又視其為聖獸而拜之。

「雙語國家」:大學英語畢業門檻的後遺症

賴揆提出「英語為第二官方語」和「雙語國家」的政策,正是大學英語畢業門檻所引發的後遺症。首先認定幾個事實:

1.臺灣是全世界唯一以多益成績為大學畢業門檻的國家。
2.此一政策逼迫許許多多後段班院校的學生必須參加考試;這些成為「砲灰」的學生將臺灣的平均多益成績嚴重拉低。
3.其他國家的多益考生均出於自願,鮮少「砲灰」。
4.英語產業慣於聯手媒體炒作「臺灣人菜英文」的假新聞。

2017年10月11日中國時報頭版頭條假新聞:「多益成績吊車尾 台灣慘輸大陸南韓」。隔日立委吳思瑤藉此質詢教長潘文忠:「教育部同不同意我們勇敢來啟動,把英語列為台灣的第二官方語言?」潘文忠承諾全力以赴。隔日又質詢賴揆,賴揆隨即指示教育部成立英語推動會。確立「雙語國家」政策的近因是假新聞,遠因同樣是英語焦慮與英語崇拜。

漫漫長夜中的火炬

英檢畢業門檻,雖然教育部已摒棄政策,法院也認定違法,120多所大學仍持續實施。然而,部分大學生已然覺醒,在各校發起廢除英檢畢業門檻的運動;也已有政大、中正、佛光、北教大等校成功廢除。

英語為第二官方語,有民調顯示近9成的民眾贊成。但是臺灣的語言學家已經齊力發聲;臺灣語言學學會和臺灣語文學會於2018年在台北、台東和台南聯合舉辦了3場座談,反思批判「雙語國家」的迷思與謬誤。

臺灣人血液中的民族自卑與語言自卑非一日之寒,乃400年歷史之積累。雖然長夜漫漫路迢迢,但有良知的學者舉起火炬,我們也在年輕的一代中看見隱約的曙光。

(本文原發表於《通識在線》,經作者同意轉載。)


[1] 此乃東海大學英語中心前主任James Sims對作者所提出之觀察。

[2] 請見2016年9月10日臺教高(二)第1050111306號函與2016年11月9日臺教技(四)字第1050157461號函。

[3]「各大學幾乎都規劃有英文畢業門檻,並視學生參加全民英檢、多益等測驗的通過率為教學重要績效。」摘錄自〈語文教育在通識教育中的定位〉,《通識在線》40 期(2012年05月),文/李新霖,台北科技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學院院長。

[4] 請參閱何萬順、廖元豪、蔣侃學,2014,〈論現行大學英語畢業門檻的適法性:以政大法規為實例的論證〉,《政大法學評論》139: 1-64。

瀏覽次數:3409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政治大學語言學研究所與心智大腦與學習研究中心特聘教授,2013-2015科技部語言學門召集人;兩次獲得科技部傑出研究獎。喜歡「平平是人」的價值觀、喜歡求真求簡、喜歡用理性的論證探求現象表面底層的真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