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5政大校務會議以47:7通過廢除英語畢業門檻。 圖片來源:公視新聞議題中心記者胡醴云攝

今年年初,政大通過了廢除英語畢業門檻。這其實經歷了一個漫長的過程:議案最先是由外語學院所提出,在院務會議中數度討論,於2016年3月18日以15票對4票通過廢除,進入教務會議後又經過一年多的討論,於2017年6月5日以45票對9票通過,半年多後才終於在2018年1月5日的校務會議中以47票對7票通過廢除定案。

政大校務會議當天是於下午4點15分表決通過廢除,學生代表立即於臉書發佈,消息快速地在學生中傳播,同時也登上即時新聞的版面,引起了相當的震撼。

但事實上政大並非首例。2017年已有佛光北教大率先廢除,卻均未得到應有的重視。這或許是因為政大名列頂尖大學,任何作為都較容易獲得媒體與學界的關注。但是佛光與北教大其實應該獲得更多的掌聲,因為他們最先做了這件對的事情。

法律、教育與價值觀的三層錯誤

政大為什麼要廢除英語畢業門檻?媒體對此並未有深入的報導。倡議廢除的師生是從法律、教育與價值觀三個層面,充分論證此一政策有百害而無一利,必須廢除。

法律上的不當:違反公務人員中立法
大學將考核學生英語能力的責任轉嫁給業者,違反釋字563號(「大學有考核學生學業與品行之權責」)以及大學法第27條(「學生修畢學位學程所規定之學分,經考核成績及格者,大學應依法授予學位」)。強迫學生在學雜費之外尚須繳費給校外業者,是脫法行為,違反大學法第35條(「大學向學生收取費用之項目、用途及數額,不得逾教育部之規定」)。政大與其他許多大學的英語畢業門檻並未列入學則,也違反大學法施行細則第22條(「畢業應修學分數及畢業條件,各大學應列入學則」)。政大未經公開徵求,多年來獨厚忠欣公司辦理多益校園考,違反公務人員行政中立法第4條(「公務人員應依法公正執行職務,不得對任何團體或個人予以差別待遇」)。

教育上適得其反:以考試取代教學

強迫學生接受業者檢測,但其檢測之能力與內容卻與大學所提供的英語教育迴然不同,大學卻以前者作為畢業條件,違反大學教育的本質。而門檻考試所激發的短期外在動機,排擠了對語言學習最有利的內在動機,也違背教育的目的。學界至今也沒有任何一篇學術論文,無論是在學理論證上或實證數據上,證實門檻的作為有助於大學生英語能力的提升。

價值觀的扭曲:設定虛假門檻

政大的作法違背了誠實信用。其「外語檢定課程」是虛假的:零學分、零授課、零教育;其多益畢業門檻區區600分是虛假的,如此低分淪為各方笑柄,但是不僅製造了虛假的高通過率,也誘導了政大學生選擇多益;而補救課程乃是最低階的課程,卻美其名「進修英文」,也是虛假。此外,在大學所有的學科與技能中,唯有英語設有課程外、校外、學生自費的畢業門檻,傳達的是英語至上、獨尊英語的扭曲價值。

倡議廢除的師生舉辦多場公聽會、研討會與記者會,執行研究計畫並且發表學術論文與評論,歷經多年的努力溝通,最終獲得絕大多數師生的認同。這距離2004年9月9日政大開始實施門檻已超過13個年頭,數萬個政大學生被迫繳費給業者,也有上千的學生未通過檢定,而須另外繳交額外的費用給政大,才能經由補救課程畢業。

反對廢除者的不安與不滿

英語畢業門檻的現象牽扯的是上千年來華人社會對於考試的深度迷思、數百年來台灣人習於被殖民的底層價值、以及數十年來英語相關產業的龐大商機。政大的行動雖然難以撼動這個根深蒂固且盤根錯節的文化結構,但是終究是威脅到傳統保守的價值,引起一定程度的不安與不滿。

2018/1/16聯合報《民意論壇》刊登了黃淑真教授〈政大廢除外語畢業門檻應該 抹黑不應該〉一文(下稱〈黃文〉),文中雖宣稱贊成廢除,卻未提為何贊成,其實是為門檻辯護,並且指控學生以「破壞及抹黑為手段」。黃教授是政大外文中心唯一的特聘教授並曾擔任主任多年。如此重量級學者的發言有其影響力,因此我們有必要回應,以澄清事實並且維護學生的清白。

一、是不是教育外包?

〈黃文〉否認。但事實是,大學把對學生的英語考核作為課程之外的畢業條件,卻把考核的責任轉嫁給業者。這樣的作法並非大學「自治」,是大學「他治」。我們能想像大學把英語教育的責任轉嫁給比大學更會教多益的補習班嗎?考核的責任當然同樣不可以轉嫁給業者。

二、學生進行激烈的抗爭?

〈黃文〉的指控並非事實。學生多次為學費調漲與兼任助理權益等問題而進行激烈抗爭,例如上街頭砸雞蛋撒冥紙潑冰水或是噴紅漆,但從未因英語畢業門檻而有任何類似的抗爭。至於學生為維護其教育權與財產權不被英語畢業門檻所侵害,因而提起行政救濟或向監察院陳情,相信台灣社會不會視之為「激烈的抗爭」。

三、測驗流程不容出錯?

〈黃文〉似乎對業者深具信心。諷刺的是,才不久前多益考試大出包,媒體不僅以「災情慘重」稱之,更指出考試取消等同許多大學生「被迫延畢」。

多益的測驗流程本身也有可議之處。測驗全程長達2.5小時,不僅是對考生英語能力的測試,也是對其精神和體力的測試。但前半小時卻是要求考生填寫問卷,其目的是協助業者可以進行更有效的行銷。考生花錢考試,並無義務協助業者收集個人資料。合理的作法應是先進行測驗,完畢後考生可自行選擇是否願意留下填寫問卷。

四、是不是圖利特定廠商?

〈黃文〉否認,但校方於歷次會議中從未否認。針對此項質疑,前校長吳思華還曾明文指示:「多益測驗可否在校園內舉行?本校應回歸到行政的處理原則,即應有公開的徵求程序,經過一定程序後,若只有多益願來校舉辦,則符合行政程序上的完備性。」但政大從未出示「公開徵求」的公告或通知,也從未出示與忠欣公司的合約書,以證實政大並未按報考人數收取一定比例的回饋金。2017/5/9政大公告停辦多益校園考,顯示應已知其中的作為有所不當。

補救課程人人過關是負責任的做法?

〈黃文〉給予肯定,但卻明白指出英語檢定與各校之英語教學是「獨立分開」的。依此邏輯,學生檢定通過與否均與大學英語教育不甚相關;〈黃文〉又承認補救課程僅能對於無法通過的同學在「勉予補強」後,視同通過門檻,給予畢業。大學在所有的必修課與畢業條件中,全部都是玩真的,都有學生因為無法通過而無法畢業。英語畢業門檻是唯一的例外,只要繳錢給業者、繳錢給學校,成績不重要,人人過關。

教育部的昨非今是

教育部於2004年開始推動英語畢業門檻的政策,是英檢業者最大的恩公。2000年,多益僅有1.4萬人報考,全民英檢則從0開始。如今分別有每年40萬人與50萬人報考的瘋狂佳績!在這每年十幾億商機的「土洋大戰」中,有多少爾虞我詐?更有媒體每每以「台灣人菜英文」的假新聞來恐嚇國人,其中也不乏學者、校長、官員與政治人物明的暗的為業者背書,助長台灣成為英語崇拜和英語焦慮最嚴重的國家。

2016年9月,在次長陳良基的主導下,教育部已摒棄此一政策,並且正式函告全國各大學。2017年12月19日13所大學的學生會舉行跨校記者會,要求廢除英檢畢業門檻。高教司司長李彥儀回應時表示「認同學生會訴求,要提升學生的英語及和國際接軌的溝通能力,應回歸教學面,希望各校能和學生會進一步討論,透過什麼樣的教學方法,才能有效激勵學生學好英文。」

此外,對於政策所衍生之諸多弊病,除有立委深入關切外,監察院也已立案調查。根據教育部回覆立委柯志恩(前淡大學務長)質詢之資料,目前仍有多達127所大學設有英語畢業門檻。

大學的核心價值在於大學自治與學術良知。我們深切期盼各大學能主動的從法律、教育與價值觀三個層面反思與檢討,及早廢除這個不公不義的政策。

瀏覽次數:1359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政治大學語言學研究所與心智大腦與學習研究中心特聘教授,2013-2015科技部語言學門召集人;兩次獲得科技部傑出研究獎。喜歡「平平是人」的價值觀、喜歡求真求簡、喜歡用理性的論證探求現象表面底層的真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