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19日上午,本來該是個如常的週五上課日。

學生們魚貫踏進校門,有的還睡眼惺忪、有的心裡頭掛念著還沒寫完的作業,包包裡可能有從家裡帶來尚溫的早餐、準備要給心儀對象的情書,當然也少不了課本、鉛筆盒這些基本常客。

時間是早自習,偷吃早餐、念當天小考衝刺、趴著再睡一會,或者趕快把作業寫完,每個孩子各自對這段時間的把握都不相同。

但沒有多少人想過,會有一個孩子,在這樣稀鬆平常的早自習時間,會持一把手槍到另一班級的教室,還朝內開了一槍──這看似美國新聞才會出現的橋段,19日上午就發生在筆者的母校,馬公國中。

19日早上約8點鐘,馬公國中陸續到校的學生各別在教室內早自習,一年級的某班學生突然走進另一個一年級的班上,拿出一把手槍揮舞,然後對空開槍,塑膠子彈打中天花板,當時師生都被嚇壞了,老師立即收繳了這名同學的槍枝,並把他帶到專案輔導教室了解事因。而收到消息的馬公警分局也立即派員到學校,將這名學生所持用的手槍查扣,依法送請相關鑑識單位查驗。

這起讓人震撼的事件為何會發生?筆者認為需從「個人、團體與制度」三個層次來探討及改善。

孩子說,是累積而來的恩怨壓力讓他決定開槍示威

事件發生後,警方與校方很快的展開了調查,確認是把「沒有特別改造也看不出有火藥痕跡」的模型玩具槍(BB槍),沒有立即性的致命殺傷力。

儘管如此,是什麼原因,讓孩子決定帶手槍到學校還在別的班級內開槍?

事件傳開後,校內對於發生的緣由熱烈討論,比較多的說法都指出是該名孩子與其他班的學生曾發生衝突,不甘被欺負,所以帶了BB槍到對方班級上開槍示威;而馬公國中校方專案輔導老師則表示在費了一番時間了解後得知雙方的衝突是發生在小學的階段,也強調闖禍的孩子事後相當後悔。

為了解這名同學的動機,校方也找來家長到校,希望家長配合輔導;同時也對遭開槍的班上學生做必要的心理輔導。至於刑事責任的問題,馬公警分局除了把槍支帶回鑑識,也依少年事件處理法通知學生家長一起接受詢問。該名孩子帶帶玩具手槍到學校的背後,是否牽涉到校園暴力的問題,仍在調查中。

只做表面的防治工作,無助落實霸凌預防

輿論目前聚焦在對開槍的孩子討論,然而單純視為個人行為的觀點,並無法呈現立體事實,更對未來防範類似事件無所幫助;孩子遭到霸凌而委屈無從發洩,這並不是個簡單的問題或現象,除了針對出狀況的孩子輔導,我們更應該回頭去檢視出現問題的環節。

值得深思的事是,為什麼反霸凌宣導一直在做,還會出這樣的事件?筆者認為,真正的問題在於,霸凌防治的工作一直停留在只做表面功夫的狀態。

光是看澎湖縣政府教育處網站過去8年來呈現的資料,就能發現許多驚人的事實,「友善校園」宣導及講座的頁面空蕩蕩,霸凌通報數也一直掛零,先不論及成效,光是家長或納稅人想知道縣政府具體的作為,都無法得到相關資訊,更遑論要建立完善的校園安全網絡。

小班小校是澎湖教育改革的重點,從源頭改善當前困境

更進一步,筆者希望能談談制度面的問題。

事發的學校馬公國中是筆者的母校,一直以來都是澎湖最大的一所國中,學生數比其他11間國中學生數加總還多,這既反映了家長一窩蜂把孩子送往馬公國中的長年現象,一方面也造成了馬公國中校方甚高的管理成本。

瀕臨管理成本臨界值的馬公國中,學校的行政人員、教師甚至學生其實都面臨不小的壓力,無論是競爭或是教育資源分配。筆者尚就讀於馬公國中時一班學生數有40人,一位班導師的心力就必須拆成40份來顧及所有學生。光是確保「相安無事」已是挑戰,還要能讓學生在學習與人格養成上能得到妥善的教導,對每一位老師來說都是無比的負擔。

而一直以來,筆者所屬的澎湖青年陣線致力推動的在地教育改革中,都明確把「小班小校」列為重點,希望藉此推動「師生比」的合理化,讓每個教師都能在最好的狀態下施教、每個學生都能在最妥適的環境中學習。

如果今天馬公國中的師生比能更為合理化,是接近1:15甚至更低的時候,或許我們就能更早在孩子有需要的時候提供協助,而不是在他闖下大禍之後才啟動輔導機制,還讓孩子與家長得因此奔走警局。

當前對於小班小校最多的顧慮,始終是經費問題,但憲法中明確保障「人民有受教育之權利」,第159條規定「國民受教育之機會一律平等」,在基本國策的章節裡面,第164條也明訂「教育、科學、文化之經費,在市縣不得少於預算總額35%」;遺憾的是,我們從來沒有看到,教育相關的預算編列有到達憲法規範的標準。

筆者認為,孩子這一槍開了,孩子在生命中所面對的問題自然需要整個社會盡力陪伴與協助,但觸發這一聲槍響的許多因素,都必須在此時總檢討,從霸凌防治工作由「務虛」走向「務實」、政府強化資訊公開與防治網絡,到未來逐步推動小班小校的減壓,這都是我們全體無可迴避的課題。

瀏覽次數:470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冼義哲,一個罕見姓氏的澎湖青年,在多元的家庭中生長,偶然在權貴二代的霸凌下開啟了對階級的認識,從此摔進政治的世界中。以政治作為人生志業,懷抱打掃公廁的決心從政,公廁不淨誓不罷休,當然時時提醒自己不忘生活。在人生弱冠之年前後,有幸體驗過許多的第一次,如今第一次寫專欄,不想擺設太多框架,只記得自己是澎湖人、政治人、地球人。我的姓,是兩點冰不是三點水,但我用三點水的精神,寫出我所看見的島與人。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