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松壯亮飾演的杢之進(右)與塚本晉也飾演澤村(左)。 圖片來源:天馬行空提供。

日本鬼才導演塚本晉也三度角逐威尼斯金獅獎的新作《斬、》(Killing)熱映中。本片是2018年威尼斯影展唯一入圍主競賽單元的亞洲電影。在威尼斯主會場SALA GRANDE放映後,現場觀眾鼓掌叫好長達5分鐘,並獲得評審團主席吉勒摩戴托羅(Guillermo del Toro)讚揚:「傳統與創新共存,力與美的作品。」多倫多影展選片人喬凡娜芙維(Giovanna Fulvi)也大讚本片:「以暴力與和平,生命無止盡的慾望與衝突,呈現嶄新的光芒。」

塚本晉也首度挑戰執導時代劇,邀來日本備受矚目的新生代男星池松壯亮和日本奧斯卡影后蒼井優主演,更自編自導自演自攝,以獨立製片的方式,完成這部背景為19世紀日本江戶幕末時期的古裝片。故事描述一名江戶末期的浪人武士都築杢之進(池松壯亮飾),原本寄住農家、協助務農換取糧食,也傳授農人子弟劍術,並與農家女小優(蒼井優飾)產生若有似無的曖昧情愫。但因為江戶幕府即將結束鎖國政策,劍術高超的武士澤村(塚本晉也飾)來到這個平靜的偏僻小村,看上杢之進的武藝,但是因杢之進不曾真的殺過人,澤村苦苦逼迫他進行一場殺與不殺之間的生死決鬥……

電影中劍術高超的武士澤村(塚本晉也 飾)能夠一刀決斷生死。天馬行空提供。

塚本晉也三度入圍,角逐威尼斯影展金獅獎

池松壯亮曾於2014年《紙之月》(Pale Moon)中演出跟宮澤理惠大搞不倫姐弟戀的男大生,讓他一脫成名,拿下電影旬報獎、藍絲帶獎、日刊體育電影大獎等多項大獎,這次則在本片中飾演沉默寡言的浪人武士都築杢之進。一心想要為國效力的他雖然受到澤村賞識,但由於從未殺過人,在無法用言語傳達的狀態下,殺與不殺之間,面臨理想與現實拉扯,以及身體與心靈上的嚴酷考驗,展現出這個角色內心深藏的複雜情感與矛盾。

2017年蒼井優以《她不知道那些鳥的名字》(Birds Without Names)榮獲日本奧斯卡影后,本片中則飾演暗戀借居家中的浪人、又為對方生命擔憂的農家女。蒼井優近年來從森林系空靈少女轉型,對於演出乖張怪僻的女性,已駕輕就熟。在這部片中,她以現代感的氣質詮釋這個江戶末期的農家女,即使在導演塚本晉也狂放迷離的調性下,裝束蓬頭垢面,氣質也沒被淹沒,成功詮釋出這個情感強烈、足以左右他人的角色。

「暴力美學」對傳統武士道的現代反思

塚本晉也在本片身兼導演、編劇、攝影、剪輯,同時演出重要的角色武士澤村。澤村與都築杢之進對待農村裡地痞惡霸武士集團的不同態度,是片中轉折的一大關鍵。他們處於善與惡的模糊地帶,可以不要命地去搶劫惡劣的貴族、再把錢財捐給農民,卻也能在一念之間濫殺無辜,甚至輪姦無辜農家女。杢之進面對此事,傾向講理溝通的「鴿派」,但澤村卻是主張要除惡務盡的「鷹派」。兩人對待暴力的不同態度,也是導致毀滅性悲劇的原因。

塚本晉也在本片再度展現他狂放的暴力美學,反對過往日本時代劇強調的「犧牲」與「效忠」,反而對此提出質疑,挑戰日本過往對武士的傳統認知,體現反暴力與反戰的精神。他在片中以一人一刀消滅惡霸武士團,決鬥斬殺場景血腥逼真,不僅呈現唯美卻殘忍的武士道,更藉由暴力的直接對決,展現對武士傳統精神的現代反思。暴力真的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手段嗎?這個橋段借古喻今,也反映了當代世界的局勢。

本片以塚本晉也一貫擅長的手持攝影拍攝,他不想讓觀眾從客觀的角度去觀看,而是藉由攝影機跟在演員身後快速移動,讓觀眾進入武士的世界,在一動一靜間,體驗生死就在拔刀瞬間,與斬殺之間的血腥殘酷。感官被暴力震懾之後,進而帶來深刻的省思。

塚本晉也希望讓觀眾用不同的角度進入主角的世界。天馬行空提供。

與昆汀塔倫提諾、三池崇史齊名的鬼才導演

塚本晉也導演在日本影壇獨樹一格,作品常常是低成本的獨立製片,卻迸發出超高的創作能量。代表作是1989年以極低成本拍攝出的16釐米黑白作品《鐵男:金屬獸》(Tetsuo: The Iron Man),劇情描述一個人慢慢變成鐵的故事。這部地下獨立電影看似畫質粗糙,只有白、黑跟銀色的畫面,卻結合了搖滾樂並運用日本特攝技術,搭配作曲家石川忠詭秘的配樂,給觀眾帶來異常的壓迫及驚悚感,榮獲羅馬奇幻影展「年度最佳影片」,驚豔國際影壇。被影迷奉為邪典電影(Cult Film)的經典之作,也讓他在邪典電影圈的地位與昆汀塔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三池崇史齊名。

2018金馬影展規劃「狂影者:塚本晉也」導演專題,特別邀請他來台與影迷相會,並接受獨立評論@天下特派吳老拍專訪,請看精彩的訪談摘要。

斬、與不斬,就在一念之間

Q:為什麼片名要取為《斬、》?有什麼特殊的意涵嗎?

A大部分人認為,斬了之後,不論是生命或仇恨,一切就結束了,斬的後面應該要加句點。但是日文的頓號其實類似中文的逗號,只是暫停的意思,直到加了句號才算是完成。

在本片中,我想傳達的是「一刀斬下,就斬斷一切了嗎?」斬下去之後,該怎麼辦?可能會帶來無窮盡的恨意、怨念、復仇、悲傷;或更多的殺戮、死亡?可以說真正的代價,在斬下去之後才開始。所以我在斬後加上一個頓號「、」,讓觀眾去思考,是不是只有斬與殺,才能解決問題?在海報上的斬加上頓號「、」,也像是斬下去後受害者的血與淚。

Q:為什麼想要挑戰時代劇的題材?

A我一直想嘗試拍時代劇,在20多年前就曾經想過這個故事的雛型,是關於「一個年輕的浪人武士,狂熱地注視著他的武士刀」。短短的一句話跟一個畫面,一直存在我的腦海中。拍完上一部作品《野火》之後,對於當今的世界,我就想要把這一句話發展成這個故事,進而寫了劇本,拍出了這部片。

Q:您談到上一部作品《野火》,那是一部寓意非常深刻的反戰電影?

A日本從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70年之間,完全沒有戰爭,知道戰爭的恐怖與痛感的人,現在已經都90多歲了,正在慢慢凋零,不在這個世界上了。現在的日本人,正在遺忘戰爭有多恐怖,戰爭留給人們有多大的傷害,槍砲在人的身體上有多痛苦、以及親人死去的悲痛有多麼巨大。這些都慢慢被忘記了。所以我帶著恐懼跟不安,也是對現在「戰爭已經逐漸逼近日本這個社會」的吶喊,以及我剛提到的「對一把刀狂熱關注的年輕武士」,才創作出這部電影。

Q:片中的男主角池松壯亮飾演的流浪武士杢之進,在殺與不殺間,不斷地猶豫?

A我在片中設定這個遲遲無法下手殺人的武士杢之進,是一個有現代和平思維的年輕武士,在日本,過去的武士斬人殺人好像是稀鬆平常的事,而現在這個時代越來越多人訴諸於暴力,來作為解決問題的必要手段。我透過他對殺人的困惑,讓觀眾去想,去斬或殺一個人有這麼容易嗎?這是我不斷思考的生死課題,透過杢之進的猶豫不決,我也希望讓觀眾去思考這個課題。

池松壯亮飾演的浪人武士杢之進,常常在殺與不殺之間進退維谷。天馬行空提供。

以暴制暴,只會讓和平越來越遙遠

Q:澤村與杢之進對地痞惡霸武士集團是劇情轉折的關鍵,您想傳達什麼想法?

A片中的地痞惡霸從外表一看絕非善類,但他們真的是壞人嗎?也不見得如此。他們有自己的運作邏輯。一開始杢之進選擇不用暴力,而是用溝通的方式,跟他們和平相處,彼此還能把酒言歡,了解他們做過劫富濟貧的義行。但是澤村就是用一種除惡務盡的態度,與自以為是的正義以暴制暴,才導致不可收拾的悲劇。

整個村莊的農民們竟然也認可澤村的暴力,認為他才是維護正義的一方,把澤村的暴力行為視為是正當性的暴力。反而是杢之進這樣有和平思維的年輕武士,卻被視為是軟弱的一方,還被村民們鄙夷。我在劇本撰寫時,是將蒼井優飾演的農村女與村民當作是普羅大眾,杢之進是有和平思維的青年,澤村是我討厭的當前日本保守派的當權者,掌握並透過輿論,讓他們暴力的行為被正當化。

Q:蒼井優飾演的女主角農村女小優,目睹暴力之後,經過不同的心境轉換?

A蒼井優是很優秀的女演員,一開始我以為像她這樣知名的女星不會想演出這麼小成本而且難演的作品,沒想到她卻一口答應!她也是專業的演員。像是在稻田裡的耕作與在森林中的遊走,這些都很辛苦,蓬頭垢面,但她仍然展現出敬業精神,完成演出。小優作為本片唯一的女性角色,她處於男性暴力鬥爭的世界中,從一開始目睹弟弟的死亡、是暴力的旁觀者,再到被強暴輪姦、是暴力的受害者,到最後具有爆發力的吶喊,這些都是需要多層次的演技,她的詮釋都十分到位。

蒼井優在劇中出演一名蓬頭垢面的農家女。天馬行空提供。

Q:在片尾跑完後,還有一小段,是杢之進被逼著與澤村決鬥之後,終於一刀斬殺了澤村,他卻漫無目的在森林中遊走,同時背景音是小優的淒厲吶喊?這樣的安排有什麼用意?

(導演先笑著反問我,你覺得是什麼呢?我回答:因為杢之進還是成了殺人者,他從原先逃避著不想斬人而被澤村苦苦相逼,到最後終於殺了人,茫然地在森林遊蕩,他為了活下去,還是一刀斬了澤村,變成了斬過人的武士,成為殺人的加害者,心中也是有恐懼的。)

A你講得很好啊。我在片尾留下開放的結尾,就是希望觀眾看完有自己的解讀。我就不講對杢之進結局的想法了。我回答你,關於小優最後的吶喊,那也是一種絕望心情的展現。她經歷過這一切,看透暴力的本質就是血與淚。這幾年下來,我覺得日本社會充滿暴力的氣氛,我本人的想法是比較接近杢之進。現在的日本社會容許我這樣政治不正確的聲音存在。我才能拍出這部片,等到哪天社會朝著澤村這樣自以為是的正義與暴力的方向去發展,我就是政治不正確的人了。(笑)

對於電影的結局,導演希望能由觀眾自己解讀。天馬行空提供。

塚本晉也(Shinya Tsukamoto)導演簡介

1960年出生於東京,日本大學藝術學部畢業,現為多摩美術大學造型表現學部映像演劇學科教授。14歲起便拍起8釐米膠卷電影,1985年於廣告公司辭職,之後自組「怪獸劇團」並幾乎一手包辦所有職位,代表作是1989年以極低成本的16釐米拍出《鐵男:金屬獸》(Tetsuo: The Iron Man),榮獲羅馬奇幻影展「年度最佳影片」,成為邪典電影(Cult Film)經典之作。1993年推出續集《鐵男II:血肉橫飛》(Tetsuo II: Body Hammer),再度引起影迷迴響。

2002年以《六月之蛇》(A Snake of June)榮獲威尼斯影展聖馬可評審團特別獎、2011年再以《狂琴畸戀》(Kotoko)獲得威尼斯影展地平線最佳影片。2015年翻拍日本文豪大岡昇平依親身戰爭體驗所著、日本大導市川崑的同名經典《野火》的《塚本晉也之野火》(Fires on the Plain)獲選為台北電影節年度精選單元。

塚本晉也也作為演員參與許多名導作品,如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史詩鉅作《沉默》(Silence)、三池崇史《殺手阿一》(Ichi the Killer)等。

瀏覽次數:585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政大歷史畢,廣告文案與影評人,受邀任2018衛武營開幕季、2017兩廳院30周年廣宣文案、2015年台北電影節媒體評審。曾任紐約Anna Hu珠寶品牌文案,曾擔任片商傳影互動、天馬行空行銷經理、雲門舞集媒體專員。現文章散見於獨立評論@天下、雅虎電影、iLOOK電影雜誌、藝文指南針、壹週刊、報導者等。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