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9日投票那天,你是否猶豫過究竟要投給最喜歡的那位候選人,還是比較有機會勝選的那位候選人?

以台北市長為例,有多少人原本打算投給心目中最佳的候選人馮光遠,但一想到如果柯文哲因為少掉你這一票,進而敗給連勝文後,便決定狠下心來將票蓋給沒那麼討厭的柯文哲呢?另一個狀況是,其實你只是為了給執政黨一個教訓,讓他們知道「沉默的大多數」究竟在想什麼,於是你把票投給了國民黨提名的候選人之外比較有可能當選的民進黨候選人,即使你沒有很喜歡他,至於其他的候選人?反正他們也贏不了,就不考慮了。如果台灣的選舉制度夠完善的話,你就不用如此掙扎,也會讓你更有動力去了解其他候選人,進而在選票上展現你真正的意志,將票投給你最喜歡的候選人。

澳洲的「偏好投票制」(Preferential voting)就是這樣一個可以讓人民放心做出真正選擇的制度。無論是中央的聯邦國會大選,還是各州的州議會改選,選民都會有兩張選票,分別為眾議院選票與參議院選票。以圖一左邊的選票為例,假如這次選區裡共有八位候選人參選眾議員,則選民須依自己的喜好,最喜歡的填 1,依次排序所有的候選人,且每個候選人都要排序、每個數字都不能重複,否則就會被計為廢票。右圖則為參議院選票,選民可以選擇投給黑線以上的某一政黨,也可以選擇在黑線以下所有候選人前面的空格裡,依序填上所有的數字以表達自己的偏好。參議員的計票較複雜,需要透過公式的計算才能確定當選人,這裡不特別介紹。

▲圖一:澳洲聯邦議會選票  

但眾議院的開票則相當有趣,也比較好了解。首先,計票員會計算每張票的第一排序,如果上圖的八位候選人沒有人拿到過半的第一排序選票,拿到最少第一排序票的候選人選票就會被撥給其他七名候選人。以台北市長這次選舉為例,假設這次開的選票數 (見下圖二) 是各候選人拿到的第一偏好數,柯文哲仍然會因為拿到過半選票而當選。但如果柯文哲第一偏好沒有超過 50%,那麼拿到最少票的陳汝斌就會被淘汰,但他的票不會被浪費,因為開票員接下來將檢視這 1,624 票上填的第二排序是誰,如果有 1,000 票是柯文哲、624 票是連勝文,那這些票將會被分別撥給兩位候選人,若加總後有任何一人過半則宣布當選,如果沒有則進行第三輪開票,直到有候選人過半為止。

▲圖二:本屆台北市長得票結果

這樣的選制相較於這次九合一大選中,縣市首長所採用的「單一選區相對多數制」,以及縣市議員所採用的「複數選區單記不可讓渡投票制」更能鼓勵選民將票投給「最喜歡」的候選人,而不是投給「最有可能打敗討厭鬼」的候選人。此外,在各縣市議員的選舉,選民們也毋須在乎政黨的配票與議員候選人搶救的呼聲,反正每一票都不會浪費,也不會發生某些人票數特別高,吸走大部分的票數,導致同黨的候選人高票落選的窘境。

如果澳洲的選制太複雜,我們也可以參考隔壁的紐西蘭選制,但這個選制比較適用於縣市議會和立法院的選舉,而且第一次看紐西蘭的選舉制度的時候,還會覺得跟台灣的立法院選舉有幾分相似。紐西蘭的選民進入投票所後,一樣會拿到兩張票,分別為政黨票和選區候選人票。但相較於台灣的「並立制」,紐西蘭計票的方式是採用「聯立制」(Mixed Member Proportional, 簡稱MMP)。開票時,首先看的是各政黨所拿到的政黨票比例,如果比例大於選區席次,就由政黨名單補足;如果小於選區席次,那就會使得該屆國會多出幾席議員。甚至,如果有任何一個政黨沒有跨越 5% 的政黨票門檻,卻在選區裡拿到一席,他還是可以拿到對應於他在政黨票所拿到的席次比例。

紐西蘭的選委會舉了三個很簡單易懂的例子。假設櫻桃黨得到25% 的政黨票,那櫻桃黨在國會的 120 席裡就占有30席次。如果櫻桃黨在地方選區得到22個席次,剩下的8席次,就從櫻桃黨選前所提出的政黨名單依次補上。至於在選區裡完全沒有拿下席次,卻得到 10 % 政黨票的洋梨黨,他所得到的 12 個席次,就是完全從政黨名單中產生。只拿到 4% 的政黨票,沒有跨過 5% 政黨票門檻的香蕉黨,因為他有在選區裡攻下一席,所以他還是可以在國會裡拿到相當於 4% 的 5 席,不足的 4 席一樣從政黨名單中產生。

這個制度產生的效果雖然使得紐西蘭經常出現沒有一個政黨能拿到過半席次的選舉結果,因而需要由不同政黨組成聯合政府,但卻能有效反應人民的真實意見,鼓勵人民直接做出選擇,無需算計選票應該怎麼投最有效。相較之下,分開計票的台灣,選民不僅在投選區立委票時,會重演類似台北市長選舉的窘境,無法將票投給最喜歡的候選人;且因為政黨票產生的席次只有 34 席,佔總席次 113 席不到三分之一,能發揮的影響力有限,使得選民很猶豫是否要將選票投給小黨。

無黨籍的柯文哲當選台北市長,顯示越來越多選民不再受傳統藍綠的束縛,因而有許多學者專家和媒體紛紛預測 2016 年的大選,第三勢力很有可能趁勢崛起。但事實上,以台灣不利於小黨的選制,第三勢力其實很難複製「柯文哲現象」。就算投給柯文哲的選票都集中投給某個小黨,仍然無法讓任一小黨跨過 5% 的門檻,在立法院拿下席次。此次九合一大選,讓我們看到台灣的公民社會對於新的政治有更多的期待,但如果制度無法配合,過不了多久,台灣仍有可能走回藍綠對決的老路,畢竟,不是每一次選舉都可以出現一個無黨籍的柯文哲,並在天時、地力、人和等條件皆具備的狀況下幸運當選的候選人啊!

瀏覽次數:9159

延伸閱讀

NGO工作者,台大政治研究所畢業。由於在澳洲農場工作時,深刻經驗到勞動剝削,因而與三名夥伴於一年前創立「T-WHY 台灣打工度假青年」,關注與改善台灣年輕人在國外 (特別是人數最多的澳洲) 的勞動問題。結束農場工作後,因於澳洲綠黨聯邦國會議員與州議員競選團隊任職,因而有機會深入了解澳洲的美麗與哀愁。本專欄將分享作者對於澳洲的觀察,以及台灣年輕人在國外打拼的故事,記錄我們這一代在離開和留下台灣之間的掙扎與奮鬥。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