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選舉,雖然事前預測已知國民黨情勢看壞,但結果揭曉,六都只剩一都,且原本被認為「躺著選」的那一都,也只是險勝,可謂一敗塗地、慘不忍睹,倒也令人有些意外。評論者多認為選戰中的激烈言論、太陽花學運、食品安全、十二年國教等等問題,讓民心思變。但愚見以為,這些都是表面問題,真正深層原因,是經濟牌完全失靈,社會瀰漫的仇富反商氣氛絕對是重要原因之一。此次台北市長選舉,祖上是皇民的負面宣傳多數民眾並不買單,但是「權貴」的說法卻成為某候選人擺脫不掉的標籤,可為一證。

企業家投資產業、經營管理、創造財富;商人搬有運無,滿足消費,是社會正常運作重要的一環。但自1979年的多氯聯苯毒油事件及1985年首次餿水油開始,有害食品越演越烈,毒澱粉、銅綠橄欖油、飼料油、餿水油普遍流竄;再者灌水牛羊肉,甚至假羊、牛肉等等,不分大廠小廠,從一流品牌到路邊攤無不中標,讓「無商不奸」之說成真。此種以傷害全民健康致富的卑劣手段,全民恨之入骨,以至於自主發動滅「頂」行動制裁。

社會上當然有不少富人及中小企業主是戰戰兢兢、夙夜匪懈,才能創造及累積財富,如王永慶、郭台銘之流,雖富甲天下,但他們日夜劬勞,在民眾眼裡,有錢似乎也是應該。然而社會上卻另有一批人,官商勾結、包工程、偷工減料、販賣黑心食品、炒房、炒地皮、貪污舞弊;或是機遇特佳,勾結民代派系,農地一夜間成為商辦住用地,當起「田僑仔」,數錢數到手抽筋。而財政官員及立委們多在財團掌握下,一再「降稅救經濟」,導致政府一窮二白,只好多用派遣工、代課老師甚至鐘點老師,又不斷發行公債過日子,債留子孫。以上種種導致貧富不斷擴大,階級對立,貧者三餐不繼,日夜打工,流血流汗,薪資卻退回十六、七年前;富者開著千萬超跑,把護欄撞個稀巴爛,老子有錢,根本不在心上。看在市井小民眼中,如何能不仇、不反?

企業家與仇富反商階級對立,必然弱化台灣。而此風之飆漲,追根究柢,還是政府長期以來,採行相同的財經政策,貶抑勞動價值,偏愛資本家所造成。政府施政不論造橋、鋪路、維持治安、防疫消防,所需資源、經費,若主要都由勞動受薪階級負擔,社會仇富氛圍當然不斷升高。

舉二項重大社會政策為例。在2000年以前,國民黨的黨政、民代,均將勞保費率訂為遠比平衡費率為低,每次出現調整勞保費率之議,勞工立委就帶頭反對。1999年7月,某身兼國民黨中常委的勞工立委,帶頭舉行了解嚴後最大規模的勞工遊行,包圍了行政院,反對勞保提高部分負擔及要求降低勞保費率。當時勞保是勞工負擔30%、雇主70%,也就是勞工付出30元,雇主必需付70元,但是給付時,這100元全歸勞工享有。費率低,勞工雖眼前少交個幾十元,但未來退休卻會吃大虧,甚至領不到退休金。費率低,也讓雇主逃脫了社會責任,因而累積了大量財富,而未來勞保基金不足,主要還是由勞工負擔的稅金支付。我當年正好任職衛生署政務副署長,全台走透透拜訪每一縣市工會,說明不論是勞保或是健保,提高費率均有利於勞工,卻經常招致勞工的噓聲。物換星移,現在勞工總算逐漸明白,合理費率,甚至調高費率,才是勞工的福祉,當年的官員、民代、財團、勞工學者,都在共謀欺侮勞工。

更可惡的是關廠(倒閉廠商)積欠勞工的工資及退休金,其賠償順位竟在銀行團之後,其理由是銀行團若不是第一優先,廠商就不易獲得貸款,不利於產業發展。這是何等可惡可恨的思維?銀行團有千百倍於勞工的能力和資源,可以評估廠商的經營能力,個別勞工如何可能得知他們的勞動可能拿不到血汗錢?勞動者工資優先,銀行團就必須更嚴謹貸放,反而可以減少冒貸及企業惡意掏空。

台灣類似的例子不勝枚舉,政黨、財經官員及民代,在某些財團控制下,一直無法改變貶抑勞動價值的政策,導致仇富反商的種子持續發芽茁壯,而在此次選舉開花結果,也只能說是咎由自取了。

【九合一選舉 精彩評論】

何明修:這是一場公民社會的勝利 

劉克襄:春初時,柯P的小旅行

吳崑玉:「藍綠政治版圖」破產了──這次選民們教會我們的事

黃哲斌/臭嘴七先生 縣市長選舉七看點

瀏覽次數:26121

延伸閱讀

楊志良為公共衛生學者、前行政院衛生署署長。目前為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健康政策與管理研究所兼任教授、亞洲大學教授。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