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過去數次參與總統初選,都以笑話收場的房產大亨兼知名實境秀《誰是接班人》主持人川普(Donald Trump),在六月宣布再度投入共和黨總統初選時,原本也被輿論及政情專家視為小丑與砲灰,難以撼動2016年將會是希拉蕊與傑布.布希對決的格局。沒想到川普,憑著爭議性言論,不僅在民調上高居共和黨初選候選人第一,也炒熱了選情。上週舉行的共和黨首次辯論,全美衝著川普的麻辣言論,居然有2400萬人收看,打破歷史紀錄。

其實按照美國主流政治評論的標準,川普的言論不只是具有爭議,而是邪惡(mean),他稱墨西哥非法移民,都是毒販、犯罪者、強暴犯;共和黨籍參議員馬凱在越戰中被俘虜,並自願放棄提前獲釋,而被視為戰爭英雄,川普說他才不認為被抓的是英雄;他還惡意公布對手的行動電話,讓對手的電話被打爆。每一個離譜言論一出現,不僅受到共和黨內競爭對手的強烈回擊,也都被媒體及政治專家斷言將會是川普選戰走下坡的分水嶺,但隨後的民調都讓對手及專家跌破眼鏡,川普的共和黨內民調不斷上揚,在六月底飆到第一,並持續到現在。最近的辛辣言論又引發軒然大波,川普痛批福斯電視台女主播凱莉(Megyn Kelly)是下賤爛貨(bimbo),並暗指凱莉一定是生理期才會在辯論會詰問他是否有厭女情節。

為什麼川普這些誇張、大踩政治正確紅線的言論,反而大受選民歡迎?一種說法是,川普的言行,在意識型態上剛好迎合近年來共和黨內最有政治動員力的茶黨。茶黨在2008年經濟危機及歐巴馬勝選後竄起,是共和黨保守派30多年來草根經營的成果,在政治訴求上茶黨反大政府、反社會福利,由於成員有高比例的白人男性,也有沙文主義、反移民的傾向,川普的言論對他們來說,是能言人所不敢言的「事實」,但這些言論過去都被民主黨自由派用道德政治正確鎮壓,所有的共和黨政治人物震懾於只要說出口,就被圍剿到結束政治生命,只有川普有勇氣說出來,並且不管圍剿聲浪多大,仍堅持己見、毫不退縮。

但問題是,要是共和黨推出一個川普這樣口無遮攔的總統候選人,不僅嚇跑中間選民,不可能贏得總統大選,而川普踩到的許多種族、性別、愛國主義紅線,更可能拖共和黨一起陪葬,在未來的大選都難以翻身。

不過以川普擁抱極端才有如此聲勢的說法,還並不夠準確,川普目前的競選策略真正發揮效果的,是川普成功塑造其非典型政治素人的形象,而這是有跨黨派基礎的。

從美國政治文化來看,美國長期就有對華盛頓政客不滿的情緒,首先,美國長期存在的聯邦主義,就對聯邦政府中央集權傾向不滿,第二,美國的兩黨政治維持已久,兩大黨政課長期把持主流政治圈,也是非主流政治要崛起時的必定提及的訴求,第三,一旦華府兩黨政治惡鬥造成治理危機,將自己塑造成非政治染缸污染的清流,是常見的手法。

例如,明尼蘇達州長期具有對兩黨不滿的第三勢力空間,作風高調浮誇的前知名摔角選手筋肉人傑西.溫圖拉(Jesse "The Body" Ventura),就利用自己的知名度頻上電視,砲打共和民主兩黨,於1988年成功當選明州州長;雷根1980年參選時,美國深陷經濟危機及伊朗危機醜聞,雷根以華盛頓圈外人(Washington outsider)的定位自居,並且強調自己擁有有別於兩黨舊政治的創意管理(creative management),成功擊敗尋求連任的卡特;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及民眾普遍對小布希不滿的環境下,歐巴馬競選時提出「改變」(change)的口號,在民主黨內初選,打敗本來視奪得總統大位如探囊取物的希拉蕊,並以極大的差距擊敗共和黨參選人馬凱,當選總統。

而從全球的範圍來看,非典型政治素人的竄起也是近來的趨勢。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由於許多國家的傳統主流政黨不僅應付得捉襟見肘,自己也頻頻被揭露是政商勾結的釀災共犯,對傳統政客不信任的氛圍下,政治素人的形象格外能取得選民共鳴。希臘債務危機讓反墫節的激進左翼聯盟(Syriza)及40歲黨魁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於今年竄起並一舉奪得政權;芬蘭今年四月的國會大選,在政治新人及科技大亨席皮拉(Juha Sipila)的帶領下讓中央黨獲勝;原本是西班牙政治學教授格雷西亞斯(Pablo Iglesias),創立「我們可以」(Podemos)政黨,在各級議會選舉有所斬獲,撼動傳統政治;丹麥人民黨也因為前主席皮雅.柯斯加(Pia Kjærsgaard)為護士出身,廣獲丹麥選民認同;台灣的柯文哲去年底在台北市大勝也是同樣的趨勢。這些影響所及,就連傳統政客,雖然不能稱自己是素人,也想把自己打造成非典型,以和傳統政治區隔,就像洪秀柱。

因此,當這次美國總統大選,原本視為必定是希拉蕊與傑布.布希對決,這兩人一個是美國前總統柯林頓妻子,一個則是前總統小布希的弟弟。從1989年老布希就任美國總統至今,除了歐巴馬八年,總統職位已經全由柯林頓與布希家族包辦,眼看將會造成美國「政治豪門」(political dynasty)復辟的局面,讓輿論及選民倒盡胃口。川普的攻擊語彙,其實是看準了選民對傳統政治的不滿,凸顯自己的非典型及素人性格。

川普上面被視為踩紅線的邪惡語言,為的是呈現傳統兩黨政客的衿持與偽君子,還有川普不斷以誇富的手法,凸顯自己的聰明與政客的愚蠢。就像台灣認為醫生就是絕頂聰明及具有高人一等的能力,縱有睥睨一切的姿態,只要不太離譜,社會也視為理所當然,美國的政治文化,普遍將企業家看做是自身努力及聰明實踐美國夢的成功典範,誇耀成就並不會令人反感。過去美國許多富豪從政時,幾乎都是以這樣的文化脈絡操作「商而優則仕」的競選戰略,例如1992年以獨立候選人參選的大富豪斐洛(Ross Perot)、從2001年競選紐約市長並成功連任兩次的金融媒體大亨彭博(Michael Bloomberg)。

現在川普同樣也利用這個文化共識及對「政治豪門」不滿的社會氛圍,強調他提及中國、墨西哥造成美國的問題不是種族歧視,而是因為美國愚蠢的政客不會談判,使得美國人民利益受損,也屢屢點名他的對手是白癡,只能在政治圈混,如果到私人企業絕對找不到工作,並不斷拿出證據表示現在攻擊他的政客,過去都低聲下氣求他捐政治獻金,卻完全不會治理國家,只有自己這種不需要受到政治獻金控制的大富豪擔任總統後,才能讓美國再度偉大。

不過這種包裝出來的非典型政治素人,雖然看起來仍有相當成效,但到底能撐多久呢?有些所謂的非典型政治人物,如同洪秀柱,在競選時就被揭穿。有些則是能蒙混過關,取得政治權力後才讓選民恍然大悟,像希臘總理齊普拉斯,當選就任後,違背反撙節的競選承諾及公投結果,才讓選民看清真面目。而美國政治人物卻幸運得多,雷根在演藝生涯處於二流始終紅不起來後,長期就是政治咖,歐巴馬擔任總統前其實也是華盛頓國會山莊的一員,都沒人認真計較。

川普的包裝也是如此,明明川普就是美國政商影名流圈的一部分,只不過這部分一直被八卦化看待,他自爆的政治獻金勸募,只是作為攻擊政敵的工具,而沒有人趁機好好探討其中複雜綿密的政商網絡。造成這種狀況,主要是雖然美國學界指出政商精英網路,也就是美國企業家透過遊說、智庫、媒體、基金會形成的綿密關係網,通過無數有利於資方的法案,才是企業家成功的關鍵,但這種論述,卻始終敵不過美國夢、不靠政府白手起家的神話。

現在人人眼看川普的素人海市蜃樓越起越高,何時能眼看他樓塌了,就看美國的造化了。

瀏覽次數:19322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