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不在籍投票,可以讓無法返鄉的公民也享有投票權利。 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劉國泰攝。

年底選舉進入最後三週,「北漂」成為熱門選戰話題,各黨候選人都在呼喚離開家鄉的年輕選民返鄉投票,也有青年團體發動「喂?我在路上了──2018 青年民主返鄉列車」,發起募資計畫,準備以遊覽車送青年返鄉投票。

其實,戶籍與實際居住地不一的,並不限於「北漂青年」,台澎金馬各縣市都有為了工作、求學而必須離鄉背井的朋友,這些人也未必全然都是年輕人,離開家鄉的原因也各有不同。

《憲法》明文保障人民的選舉與被選舉權,但按照台灣現行的選舉法制,選舉權與被選舉權均以戶籍登記資料為準,法制上,公民也沒有選擇在實際生活地投票的空間。因此,未實際在戶籍地居住的人,如果未能在投票日當天返回戶籍地,依規定就無法行使投票權,返鄉票也每每成為兵家必爭之地。不過,只要當事人願意,並符合公職人員選舉的候選人年齡規定,依然可以在戶籍地登記參選,成為候選人。

保障公民權,修法未竟全功

如何保障公民投票權其實已經過多年討論,主要聚焦兩個面向:降低投票年齡至18歲,以及不在籍投票入法。

儘管朝野都宣稱願意積極保障公民權,但幾經折衝,目前僅完成《公民投票法》之修正,將公民投票年齡下修至18歲。這是朝野對民間有關18歲公民權的善意回應。

美中不足的是,對18歲公民權有共識的朝野對修憲卻無共識,因此,在完成修憲下修選舉權年齡至18歲前,《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總統府總統選舉罷免法》難以跟進修正。

依此,即將於11月24日舉行的「九合一」地方選舉,年滿18歲的公民雖可參與公民投票,但仍無法參與本次地方公職人員的投票;若大選前未能完成修法,2020年的總統與立委選舉,未滿20歲的公民也沒有投票權。

相較於18歲公民權,朝野對於「不在籍投票」入法顯然更無共識,主要原因是境外公民的總統選舉權爭議。檢視藍綠過往立場,雙方各有盤算,朝野聲稱重視的不在籍投票,反而成為交換政黨利益的籌碼。按台灣目前政黨政治生態,短期之內,「不在籍投票」入法難度頗高,在修法完成前,居住地與戶籍地不同的選民,如果不返回戶籍地投票,只能被迫放棄其選舉權。

建立制度,不要算計政黨利益

台灣的選舉每每有「基本盤」之說,然而,今年的地方選舉藍綠基本盤明顯鬆動,一大原因就是朝野過於算計政黨私利,人民已然厭倦了政黨惡鬥。

在政黨利益考量下,許多原本該做的政策都因為政黨算計而停擺,以「北漂」議題為例,政黨必須考量的應該是如何保障公民的選舉權,而不是開放不在籍投票後是否對我有利?何況,以民、國兩黨現階段的政黨信任度,又有誰算得準修法對誰有利?

可以思考的是,在大大小小種類繁多的公職人員選舉中,如果要推動不在籍投票修法,是否應該對不同種類公職人員選舉做出限制?例如,是否實施全面性的「不在籍投票」,讓居住在國內外的合格選民,對所有公職人員選舉都可行使不在籍投票?或僅允許地方公職人員選舉時「不在籍投票」?或先暫時排除境外公民行使總統、副總統的「不在籍投票」?或先開放居住國內的選民的「不在籍投票」?

保障公民權不應成為政黨營造進步形象的口號,口惠實不至的政黨早晚要被看破手腳,願地方選舉過後,朝野能重新啟動修法,讓無法返鄉的朋友也能享有投票的權利。

瀏覽次數:584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教育工作者,關注教育、階級與政治議題,面對強調競爭與績效的社會氛圍,嘗試以左翼的、公共化的觀點開拓教育視野,始終相信,教育還是改變台灣的關鍵。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