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新聞人報社

5個月來,台大校長遴選爭議、前教育部長吳茂昆個人爭議,猶如教育風暴,引起教育界極大紛擾,教育原有的專業形象,也因為這些爭議受到極大影響,在吳茂昆確定請辭後,如何讓教育回復專業主軸,重要性實不亞於由誰擔任新教長。

這兩起爭議事件,引起許多討論,筆者以為,如何降低政治對教育的干擾,將是讓公眾重新信任與支持教育的關鍵,府院主事者以及未來的新教長,必須記取教訓,嚴肅面對錯誤,盡快讓教育回復正軌。

長期以來,教育與政治有著千絲萬縷、錯綜複雜的關係,隨著解嚴與校園民主化,社會期待教育能免於政治因素的干擾,以確保其主體性與專業性,《教育基本法》甚至明訂所謂「教育中立原則」以為規範,然而,這從不意味著政治力量不會企圖影響教育。

教育本質上都是政治問題

應該看到,教育事務本來就很難擺脫政治因素的干擾,說到底,「教育所涉及的理論、政策與實施,本質上都是政治問題」(Michael W. Apple),回到教育現場,教科書的內容反映了統治階級的利益,教育法案的制訂則是國會角力的結果,民選首長直接指導教育政策,在台灣更是屢見不鮮。

一般談到確保教育主體性、捍衛教育專業,指的通常是要求政黨或政治勢力不要干預教育事務,卻忽略了教育人員本身的責任,台大校長遴選爭議,就是一個教育決策受到政治力干擾的例子。

如潘文忠辭職聲明中所說,台大校長遴選案就是讓他請辭的主因,不難想見在這過程中他所承受的壓力,事實上,潘文忠面對的壓力不僅來自「拔管」陣營,「挺管」的一方同樣透過各種既有關係向潘施壓,這些壓力顯然超越想要面面俱到的潘文忠的抗壓程度,最後只好一走了之。

就結果論來說,潘文忠任內延宕管案處理期程,不僅最終使他去職,更造成極為惡劣的影響,包括任由社會持續對立,以及讓爭議極大的吳茂昆上任。

建立教育主體性是動態的過程

個人以為,吳茂昆帶來的教育災難,其實是可以避免的。無論外部壓力有多巨大,作為部長,潘文忠本就該依職權扛起同意、不同意管中閔上任的責任,如果潘文忠能在一個月內做出准駁,無論教育部做出什麼決定,引起的爭議都會遠遠小於目前的狀態。

教育主體性與教育專業的確立,是一個動態的發展過程,或許很難期待掌握政治權力的人有不插手教育事務的自覺,但若部長以降的教育人員均能以具體作為抗拒政治因素的干擾,這些試圖影響教育的政治力也會知難而退,或至少增加干預的難度,就這個角度來說,動輒聲稱尊重教育專業的教育首長,尤其應該具備高度的政治抗壓力,這是台大校長遴選案帶給教育部最大的教訓。

除了意圖介入教育的政治力,教育作為政治的附庸,也清楚反映在吳茂昆的請辭事件。

期待多一點教育少一點政治的新教長

在各界壓力下,備受爭議的教育部長吳茂昆終於下台,在任僅41天,成為遷台以來任期最短的教育部長,儘管吳茂昆煞有其事的發出辭職聲明,賴揆也行禮如儀表示慰留不成准辭,不過,明眼人都知道,吳茂昆「被請辭」的可能性應該高於主動請辭,真正原因是其人負面形象已嚴重傷害民進黨政府支持度,地方選舉在即,蔡政府不得不壯士斷腕、認賠殺出。

關於吳茂昆的無預警下台,坊間流傳多種說法,如果前述版本為真,豈不證明執政者對教育部長的任免,考量的並不是什麼教育專業,而是選票得失的算計?想到這裡,我們不得不憂慮,新教長的任命能否回歸教育專業考量?而這位新教長有能力捍衛專業與教育的主體性嗎?

必須再次指出,吳茂昆之所以不適任教長,不僅因為其爭議讓人難以接受,更因為他上任以來的表現,證明他的專業確實不足以擔任教長,有權任免教育部長的主事者,考量的應該是教育專業?或是政治得失?

毫無疑問,即使事情發展至此,完全執政的民進黨,仍大可從鏡子裡、或從同溫層裡找人,但在社會陷入嚴重分歧,教育圈正值多事之秋的現在,我們除了期待一位敢向政治力說NO的教長,更希望主事者對新教長的任命,能多一點教育,少一點政治,教育部需要的是能帶領教育發展的教育人,而不是使命必達的政治人。

瀏覽次數:327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教育工作者,關注教育、階級與政治議題,面對強調競爭與績效的社會氛圍,嘗試以左翼的、公共化的觀點開拓教育視野,始終相信,教育還是改變台灣的關鍵。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