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邱劍英攝。

在教育部要求下,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於1月31日再次召開會議,最終確認管中閔的校長資格沒有疑慮。但遲至2月2日,教育部仍然未予核定。可以預見,以遴選過程各方角力劇烈之程度,管中閔上任後,短期之內爭議恐怕不會就此平息。

也許是台大的光環太過耀眼,當輿論聚焦台大校長遴選爭議時,同一期間,其實還有台北科技大學、嘉義大學、台灣師範大學、高雄科技大學、文化大學、高雄醫大等多所公、私立大學也進行校長遴選作業。更糟糕的是,除了一波三折的台大校長遴選,文化大學、高雄醫大兩所私立大學的董事會與校長遴選,以及此前的陽明大學,爆發的爭議恐怕都有過之而無不及。遑論,歷年還有多少不受公眾關注的其他大學校長遴選?

路人皆知,大學校長遴選已出現結構性問題。然而,公信力受損的,何止校長遴選?面對層出不窮的假發票、假論文事件,從來沒有認真反省的台灣學術界,會不會早已徹底失去社會信任?

我們以為,校長遴選爭議只是整體高教問題的冰山一角,而無論假發票、假論文、校長遴選所出現的爭議,除了必須檢視制度面與法制面,真正影響高教聲望,決定大學的社會信任程度的,仍然是身在其中的人是以什麼專業、什麼態度面對這一切。

大學自治有幾種標準?

此次台大校長遴選,正反陣營各自集結,挺管、反管相互指責。儘管立場南轅北轍,卻不約而同抗議政治力介入,均高舉「大學自治」大旗。

「大學自治」從來不是問題,問題在於,大學自治有幾種標準?如果管中閔被認定是綠營的人,這次站出來捍衛他與攻擊他的學者,還會不會一樣?

在校長遴選爭議中,要台大以更高標準自我要求的台大人,又該以什麼標準檢視楊泮池捲入的論文造假弊案?檢驗校長遴選與檢驗論文造假案,是否有不同標準?是否因人而異?

學術自由與專業倫理是大學自治的核心,但如果高教界標榜的學術自由與專業倫理,可能在政治壓力與利益考量下妥協,這樣的大學自治,可能贏得公眾信任嗎?

真正讓人遺憾的是,儼然成為藍綠對決戲碼的台大校長遴選案,使許多必須嚴肅面對的議題,反而被輕輕帶過。例如,財團、捐資者與學校應該是何種關係?捐資興學是否就可以理直氣壯參與重大校務?就算法無明文,利害關係人該不該迴避?這些淹沒在政治口水中的這些重要議題,難道不值得高教界好好面對?

大學校長遴選,怎麼比小學生選班長還不如?

相較於台大,文化大學校長遴選的例子,則是另一個極端,原任校長李天任早在去年8月就宣布辭職,但在學校重新遴選出新校長後,竟又發出公開信,稱辭職「非本於個人自由意願」,決定「不計個人榮辱」,撤銷辭呈續任文大校長。

而原本逼迫李天任走人的文大董事長張鏡湖,在新校長遴選出爐後,不僅將李天任的考績從丙等改回甲等,還拒簽新校長盧希鵬的當選公文,百般拖延、遲遲不報部核定。

無論宣布辭職的校長又「復行視事」,或是把校務當成家務的董事長,光怪陸離的亂象,簡直令人匪夷所思,連小學生選班長都不會出現的情節,竟然活生生在大學殿堂裡上演。這樣的大學自治水平,這樣的學術專業倫理,高教會失去社會信任,又有什麼冤枉?

一如台灣的政治,台大校長遴選結果,同樣有人歡喜、有人憂愁。殊不知,在多次出現論文造假案後,學術界的社會形象早已搖搖欲墜,此時此刻,學術界要如何面對校長遴選亂象,並徹底檢討改進,將決定大學能否重拾社會聲望?或是徹底摧毀公眾的最後信任?

瀏覽次數:6038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教育工作者,關注教育、階級與政治議題,面對強調競爭與績效的社會氛圍,嘗試以左翼的、公共化的觀點開拓教育視野,始終相信,教育還是改變台灣的關鍵。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