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pixabay

過去幾年,縣市間的垃圾大戰屢屢上演,去年又發生多起爭議,甚至連同一縣市的不同鄉鎮都出現政策不同調,雲林、南投與金門一度出現垃圾成山,無處可去的慘況。

沒有焚化爐只能當二等公民?

部分縣市的垃圾問題已延燒多年、遲遲無法妥善解決,經過去年的風波,這些地方要求自建焚化爐、「自己的垃圾自己燒」呼聲再起,也有報導稱之所以出現垃圾大戰,主要原因是沒有落實「一縣市一焚化爐」的政策,才讓沒有焚化爐的縣市成為二等公民。

實際上,「一縣市一焚化爐」是1990年代的政策,2002年間郝龍斌擔任環保署長任內一度積極落實,不過,隨著垃圾分類、資源回收逐步落實,2005年,謝長廷擔任行政院長時正式宣布停止此一政策。

自1984年興建第一座垃圾焚化廠後,台灣目前共有26座焚化爐,扣除沒有營運的台東、雲林2座,按環保署統計,營運中的24座焚化爐每年可以處理650萬噸垃圾,量能遠高於全國的家庭垃圾總量420萬噸,若能有權責單位統一調度,不應出現部分縣市垃圾難以處理的情形才是。

代燒垃圾的條件太高

問題出在,各焚化廠的歲修時間不一,縣市態度也很關鍵,如果有焚化爐的縣市動輒調漲處理費,並要求回運高比例的「底渣」,如何被解讀是樂意代燒外縣市垃圾?

以金門為例,去年為處理當地垃圾,地方黨政人士總動員,努力在台灣本島縣市找尋協助處理的地方政府。高雄市政府開出條件:每處理1公噸垃圾,金門縣環保局必須回運1.76公噸底渣,台北市政府同樣要求,每代燒1公噸垃圾須回運1.67公噸底渣,以符合議會之附帶決議,台北市長柯文哲表示,台北市「救急不救窮」,並非常態性代燒外縣市垃圾。

北高其實並非特例,隨著地方意識抬頭,沒有焚化爐的縣市,包括新竹縣、南投縣、花蓮縣、金馬澎三離島、以及有焚化爐而未營運的台東、雲林,多少都面臨有焚化爐縣市的不合理要求。

以垃圾焚化後產生的「底渣」來說,1噸垃圾約產生0.15-0.2公噸的「底渣」,換算金門委由北高代為處理的垃圾,等於金門運送1000噸垃圾,約產生200公噸的底渣,但卻要回運1700公噸,問題是,金門當地並沒有再利用廠可以處理回運的「底渣」,只好再花錢委請本島縣市代為處理。

就有焚化爐的縣市來說,這是維護自身權益,但對沒有焚化爐的縣市,何嘗不是一種不公平的交易?如果有焚化爐的縣市都要求「自己的垃圾自己處理」,沒有焚化爐縣市的公民豈不成為二等公民?

離島應建構更環保的處理機制

表面上,「一縣市一焚化爐」之說,看似能從源頭解決垃圾大戰,卻昧於焚化爐總量已足夠處理全國垃圾總量的事實,不啻是對所謂區域治理的最大諷刺,話說回來,任令擁有焚化爐的縣市就地起價,不也等於懲罰沒有焚化爐的縣市?等於逼沒有焚化爐的地方自建焚化爐?這難道符合全體國民的環境正義?難道有利於國家的總體環保政策?

其實,「廢棄物清理法」已於2017年1月18日修訂,授權環保署於必要時得統一調度使用現有廢棄物清除處理設施,被調度者不得拒絕。幾經討論,環保署終於在今年1月8日發布「現有大型焚化廠統一調度辦法」,希望縣市之間的垃圾大戰就此解除。

台灣需要多少焚化爐?應該可以透過統一調度與區域共治精確估算,短期來看,在環保署制定統一調度辦法後,離島垃圾問題或可暫時解除,但長期來說,金馬澎三島縣仍應嚴肅面對垃圾處理議題。

正視離島垃圾驚人的碳足跡

要知道,離島三縣不比本島,金馬澎的垃圾分別委由本島縣市代為處理,每年的處理費用不說,就環保效益來說,離島垃圾要運往本島的工程浩大,從離島垃圾掩埋場要運送到本島的焚化廠,至少兩趟陸運、一趟海運,如果還要從焚化爐所在縣市運回「底渣」,整個垃圾處理的里程還要加倍,一點也不環保,更有多次汙染之虞。

爆發垃圾處理危機之後,澎湖是否需要焚化爐的爭議再起,正反各有論述;至於金門當地在環保單位宣導與民眾配合下,垃圾分類與資源回收漸有進展,如能落實源頭減量,垃圾量應該還能進一步減少。

必須再次提醒,離島垃圾議題,涉及環境倫理與政府對離島的定位,政府不能只要求民眾落實環保,權責單位更應思考,如何提出完整對策,期能通盤解決離島垃圾問題,金馬澎均定位為永續發展的生態旅遊之島,期待主事者提出更為前瞻的垃圾處理模式,化危機為島嶼永續發展的契機。

瀏覽次數:3593

延伸閱讀

關鍵字:
教育工作者,關注教育、階級與政治議題,面對強調競爭與績效的社會氛圍,嘗試以左翼的、公共化的觀點開拓教育視野,始終相信,教育還是改變台灣的關鍵。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