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宜蘭教育團約爭議延燒,檢視反方論點,除充斥對勞動人權、教師工會根深柢固的偏見外,似乎還夾帶著仇視教師的氛圍,部分對教師、教師工會、團體協約的評論,甚至已達「聞工色變」、「逢師必反」的地步,不僅無助澄清疑慮,甚至反過來增加親師對立。

尤需一提的是,有關教師工會的爭議並非始於今日,早在20年前立法院制定「教師法」開始,教育官員、中小學校長、家長團體代表對教師結社權、教師組織的看法,大多採取負面態度,而「自貶身價」、「沒有愛心」、「不專業」、「爭權奪利」、「犧牲學生受教權」等用語則是最為廉價的抹黑,這些毫無根據的惡意指控,反覆、重複出現在校長協會的組織文件、往返公文、以及幹部的投書中,幾乎到了千篇一律的程度。

時至今日,教師工會解禁已然四年,可當教師依國家法制組織工會、啟動團體協商時,全國中小學校長協會理事長薛春光竟然還在大談教師不是勞工,團體協約侵害受教權的見解,校長們對教師工會成見之深,可謂一脈相承,二十年來完全沒有任何改變。

教育是深受國人關注的公共政策,教師做為教育工作者,接受公評、檢驗,再正常不過,然而,討論公共議題,畢竟不能僅憑情緒感覺、恣意批評,只有回到議題本身進行對話,才能真正擺脫爭議,促成教育進步。

以下試著將敵視教師工會的論點歸納如下,正反論點均應接受公評。

1. 教師不是勞工,不能組織工會:教師不是勞工的說法,在戒嚴時期長期被當作反對教師工會的理由,充分反映當時台灣社會的階級偏見,詎料,至今還有校長言必稱教師不是勞工,真不知今夕何夕?

毫無疑問,教師是一個職業類別,勞工則指勞雇關係裡相對於雇主的勞方,任何受雇主僱用從事工作獲致薪資者都是受僱者,所有受僱者都有組織工會的基本權利,未來進一步開放公務員、警察、消防員組織工會,也是難以抵擋的趨勢。

2. 教師是專業人士,組織工會是自貶身價:在欠缺勞動人權意識的台灣社會,每每將工會扭曲成只會維護成員利益的非專業組織,教育部在工會法修法過程中,即曾多次強調,「教師會負責專業議題、教師工會處理權益問題」。

之所以這樣明目張膽把專業與工會對立起來,目的在於宣傳「勞動者不具專業,教師做為專業人員不應組織工會」的迷思,實際上,現在連受雇醫師、律師都早已組織工會,這種有關工會不專業,以及專業者不應組織工會的詆毀,早就應該不攻自破才是。

3. 教師要有愛心,不該組織工會:不難理解,社會與家長對教師有高度期待,教師從事教育工作當然必須具備高度熱忱,問題是,又有什麼行業不是如此呢?為什麼一個有教學熱情、教育愛心的教師就不能組織工會?

進一步看,此說背後仍是工會斤斤計較、爭權奪利的偏見,其目的在麻痺教師的階級意識,降低教師加入工會的意願,事實上,教師工會成立後,反而可以運用組織集體力量關心社會公義,無論維護權益或是關心弱勢,工會能做的都遠超出任何一個個人。

4. 教師不能擇法適用,組工會應放棄公教保障:工會法修法角力時,為營造教師貪得無厭的形象,校長協會發明了所謂教師工會既要工會權益又要公教福利的說法,教育部甚至加碼恐嚇教師,說一旦教師組工會,未來將由公保改為勞保云云。

殊不知,勞保的費率低於公保,保障又優於公保,竟然能被教育部拿來恫嚇教師,教育官員對教師工會的仇視,與社會的理盲程度,可見一斑;其實,各行各業的受僱者原本就有各自不同的工作條件,就算是待遇遠高於平均薪資的醫師、律師,也未曾聽聞以「放棄既有勞動條件」交換組織工會的事,這樣自曝其短的見解,竟然再三出現在校長協會的文件中,實在讓人不可思議。

5. 教師工會影響學生權益:長期以來,「影響學生受教權」就是反對者用來巫化教師工會時最為廉價、聳動的用語,與此相似的說法則是教師工會傷害原本和諧的親師關係,然而,此說無視錯誤教育政策對學生權益與教育品質的巨大為害,為了反對教師工會,不惜把師生關係、親師關係割裂甚至對立起來,既不負責任也十分不道德。

實情是,教師工會從不曾以傷害學生權益交換教師權益,相反地,教師工會成立以來提出保障受薪家長以公假出席學校日、主動設置親師諮詢專線、揭發部分私校超收費用、提出12年國教具體建議、要求降低學費、保障建教生權益等訴求,在在是維護家長與學生權益的具體作為,質言之,維護教師權益充其量是初級任務,維護學生受教權益以及提升教育專業才是教師工會的核心目的。

再清楚不過,師生之間的權益不僅沒有矛盾對立,甚至具有高度的關連性與一致性,舉例來說,教師工會反對現行評鑑形式,訴求大學教師在研究之餘不應忽視教學的重要性,主張教育經費的分配不應獨厚少數名校,表面上,這看似在維護學校與教師的利益,實際上,不也等於在為學生爭取更好的教學品質?依此而論,目前的教育亂象,不是因為有了教師工會,恰恰正是教師工會未曾被賦予合理的發展空間,以至於無力監督錯誤教育施政。

6. 拒絕導護工作不是好老師:此次宜蘭縣將導護問題納入教育團約討論,引起家長、校長抗議,各公共討論平台上也充斥教師沒有愛心、喜歡斤斤計較的批評。

實情是,不是教師喜歡斤斤計較,而是教師確實不具有在馬路上指揮交通、管制人員及車輛之權力,存在的未必都是合理的,歷來因執行導護工作被告的教師不在少數,甚至出現教師輪值交通導護,學生在教室發生意外,判決學校需賠償受傷學生的判決,教育部對此知之甚詳,早在民國92年間就曾公開澄清,明確指出:

法律上並無明定教師擔任導護之義務,但因基於愛心而協助,若發生事故,對教師而言,甚感遺憾之外,卻要負事故之連帶責任,使教師備感壓力,此問題確實值得重視。未來,對於交通導護相關事宜,將請地方政府與教師會、家長會再協調研議,取得各方的共識,以解決照顧學童之安全問題。(教育部感謝教師從事導護工作/教育部新聞稿,發稿日期:92年10月14日)

然而,針對導護工作權責事宜,教育部除了偶爾講講感謝教師愛心的空話,十多年來不曾認真面對爭議,原本此次宜蘭團約協商有機會釐清相關權責,遺憾的是,校長協會、家長代表不正本溯源要求教育部解決問題,卻一面倒批評教師逃避責任,對老師執行導護工作面臨的問題也完全沒有回應,只一味要求沒有指揮交通權限的老師繼續擔任交通導護;整個討論過程,做為廣義教育雇主、最高主管教育行政機關的教育部,甚至彷彿是路人甲一樣消失無蹤,試問,這樣的對話品質,這樣凡事歸責教師,除了免除教育部原有責任,難道有助於解決問題?有助於維護學童安全?

7. 教師組工會後,寒暑假不應支薪:前面說過,校長協會一再要求教師組工會就應放棄既有公教福利保障,其中,寒暑假更彷彿成為教師的原罪,時常被輿論指教批評,特別是在經濟不景氣、社會充斥相對剝奪感的時候,包括校長在內,甚至不乏有主張No work, no pay,要求教師寒暑假不支薪。

表面上,教師的寒暑假似乎優於其他業別的受僱者,實則,各行各業的差勤休假本就不同,以學校教師為例,兼行政工作教師之休假同於公務員,至於專任教師雖然有寒暑假,但學期中再無任何特休假,教師於學期中請事假,甚至必須自付代課鐘點費,易言之,是教師的工作特性,使其必須在寒暑假集中休假。

教育部如果真要取消教師寒暑假,也並非不能討論,但無論依公務員或勞工現制,總該同意教師可於學期中休假,問題是,這不僅不符校園作息,更將因此增生高額代課費用,究竟對誰有利?要求教師組工會後必須在學生不在學校的寒暑假到校,然後讓教師可以在學期中特休,究竟要解決什麼問題?又要達成什麼目的?此舉難道對家長有利?難道對學生有利?所謂無事生非、庸人自擾,莫此為甚。

必須再次指出,要求教師寒暑假不支薪,無異於同意受僱者放無薪假,嚴重背離世界人權宣言所揭示,人人有定期給薪休假的基本權利,最為可悲的是,大放厥詞的校長與樂見教師被鬥爭的教育官員本身就有法定的帶薪特休假,竟然敢於要求教師實施無薪休假,著實讓人匪夷所思。

8. 教師是志業,不應談工時:宜蘭團約協商引爆教師工時爭議,然而,誠如筆者前文〈從團約爭議中消失的教育部〉所指出的,我國大部分公、私部門受僱者,都已基本確立每日上班時數八小時,每週工作總時數四十小時,超時工作應該給予加班費或補休的工時制,此前,教育部、地方教育局處也曾經多次重申教師工時制,教育部甚至提出教師法修正草案,增訂教師「應於一定工作時間內在校服務」。

釐清教師工時,不會影響教師熱忱,回到教育現場,教師於下班後處理學生事務可說司空見慣,基於教育職責,教師也不以為意,這本是台灣中小學教育現場的常態,將談論工時制的教師一律打成沒有教育愛心、愛計較,除了增加親師對立,難道有助於提升教育品質?

9. 教師工會師師相護,袒護不適任教師:社會高度關注教育品質,並把「不適任教師」處理情形當作衡量教育品質的重要指標,但有關師師相護,袒護不適任教師的指控,絕非事實。

一如球員工會渴望職棒永續經營一樣,教師工會沒有包庇不適任教師的動機,事實上,「教學不力或不能勝任工作有具體事實」、「違反聘約情節重大」、「校園狼師」、「嚴重體罰學生的老師」、「知悉校園性侵害事件而未通報者」、甚至是「偽造、變造或湮滅他人所犯校園毒品危害事件之證據,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的教師,根本都無法留在校園任教,處理中小學不適任教之標準不可謂不嚴苛。

在這樣嚴苛的處理標準下,如果輿論仍然不覺滿意,很大原因是確實偶有學校因不諳處理流程而使爭議個案有空間尋求救濟,從而延宕了處理的時間。

其實,依現行規定,校長如發現或接獲教師有不適任情事之投訴,必須組成調查小組主動查證,並應召集教師評審委員會且擔任主席,只要校長願意積極面對,斷無不適任教師難以處理的可能。依此,關鍵在於強化校長、學校教育人員的法治素養,而非動輒將問題推給教師組織。

10. 教師工會反對教師評鑑,阻礙教育進步:與前面九個迷思不同,教師工會確實反對教師評鑑制度,但目的不是阻礙教育進步,而是避免學校教育陷入績效主義、形式主義、造假橫行、為評鑑而評鑑的災難境地。

過去幾年,教師評鑑被宣傳成可以有效提升教育品質的良藥,實則,國內的「高教評鑑」、「中小學校務評鑑」,以及目前試辦中的「中小學教師專業發展評鑑」,均出現許多缺失,非但難以提升教師專業,甚至反過來干擾校務發展與教師正常教學,已然到了必須徹底檢討的地步。

教師工會應面向家長  深化勞動教育

雖然教師工會面對的汙衊大多並非事實,但不應因此陷入親師對立的困境,回顧各國勞動人權保障史,大多經歷「禁止彈壓」、「消極容忍」、「積極保障」三個階段,與其說部分家長因誤解而對工會產生偏見,不如說台灣社會確實缺乏勞動意識。

其實,這樣的社會主客觀條件,既限制了教師工會的發展,卻也是一個專業教育人員工會無可迴避的責任,勞資關係是台灣各種社會關係的主軸,絕大多數的家長都是受雇者,未來我們的孩子從學校畢業後也多將走入職場成為受雇者,教師必須充實勞動意識專業知能,必須更有耐心的面對家長。

如果說教師工會組織歷程,是一個揚棄教師工具宿命,確立教師專業自主的過程,那麼,在面對各種質疑與誤解的此刻,也正是教師工會全面開展、深化勞動教育的契機。

瀏覽次數:19326

延伸閱讀

教育工作者,關注教育、階級與政治議題,面對強調競爭與績效的社會氛圍,嘗試以左翼的、公共化的觀點開拓教育視野,始終相信,教育還是改變台灣的關鍵。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