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選舉進入最後階段,國民黨副主席蔣孝嚴日前跨海為金門縣長李沃士站台,政黨要員為黨提名的候選人助選,再正常不過,然而,到金門助選的為什麼是蔣孝嚴?

蔣孝嚴的發言透露出一些訊息,蔣孝嚴說:「蔣經國關心金門建設,曾抵金123次」,這樣赤裸裸的打「蔣經國牌」,不外認為「蔣經國牌」可以喚醒金門人的認同,催出金門人的選票。

其實,「經國牌」是否奏效,還要看金門人如何評價蔣經國。

歷史人物,不可能只有功而全無過,有功有過才貼近史實,在兩岸對峙期間,兩蔣對穩定台海局勢所扮演的角色,理應得到合理的歷史定位;蔣經國所謂的「開明專制」形象,以及涇渭分明的官商分際,在黑金政治讓人民深惡痛絕的今天,也每每被許多人拿來做為對照,甚至連打著「在野大聯盟」旗號的台北市長參選人柯文哲,都曾經在其臉書貼文,指「蔣經國時代對於政府官員操守及政商關係的嚴格規範,應該成為台灣政治的典範」,柯文哲此舉或許意在瓜分深藍選票,但也引起各界不同評價。

兩蔣執政近40年,據官方統計,從1949年至1985年,蔣經國以蔣介石代表、總政治部主任、國防會議副秘書長、國防部副部長、部長、行政院副院長、院長與總統的身分,前後到訪金門123次,總計停留352天,蔣孝嚴說,蔣經國曾多次造訪金門,其言不假。

蔣經國到訪金門時,台金兩地均在戒嚴當中,且正好是兩岸軍事對峙最劇、金門戰地氛圍最為濃烈的時刻,惟一般而言,談及蔣經國與金門的關係,無論是戰時鼓舞軍民士氣,或是平時的視察參訪,其平民作風,大抵能贏得多數金門軍民肯定。

然而,兩蔣頻繁前往金門,真正目的何在?是因為關心金門建設?還是出於當年金門的政治軍事意義?

在官方影像裡,蔣經國在金門留下許多冒險犯難、親民愛民的身影,可這能如實反映蔣氏對金門功過的全貌嗎?

筆者這樣說,並非要全盤否定蔣氏其人,而是要凸顯,時至今日,不應該為了選舉神化當代歷史人物,即便承認兩蔣對穩定台海局勢有功,也無法否認金門充其量只是台北、北京主事者對弈的棋子而已。

對金門人來說,在蔣經國執政期間,至少有兩次可以根本扭轉金門人命運的關鍵時刻,可惜他錯過了締造歷史的機遇。

第一個時間點發生在1979年,這一年元旦中美正式建交,北京順勢停止對金門的砲擊,並開啟對台和平統戰,第三次復出的鄧小平甚至將「前線廈門」做為改革開放的試點。

面對鄧小平這位莫斯科中山大學同窗的和平攻勢,蔣經國卻以國民黨主席的身分,回以著名的「三不政策」:「我們黨根據過去反共的經驗,採取不妥協、不接觸、不談判的立場,不惟是基於血的教訓,是我們不變的政策,更是我們反制敵人最有利的武器。」

於是乎,在鄧小平的開放政策下,廈門開啟建設的1980年代,金門則是繼續被賦予戰地之姿,做為台北反共國策的包裝與代言,在國際生存空間日益壓縮,台灣內部反國民黨勢力不斷進逼下,對當時執政當局而言,強化金門的戰地意象,並營造前線軍民擁護國民黨政權的形象,顯然有助於號召人民團結在抵禦外侮的旗幟下,有助於鞏固黨國一體的正當性與必要性。

不難理解蔣經國想要確保台灣安全、維護國民黨政權存續的心情,但明明蔣的決策延後了金門的發展時程,硬要說蔣經國也重視金門的經濟建設,實在過度溢美。

至於第二個時間點,則發生在台灣解嚴的1987年,這一年的7月15日,蔣經國以總統名義宣布解除歷時38年的「台灣省戒嚴令」,並解除報禁、黨禁,這或可視為蔣氏對在野勢力組黨的正面回應,也可解讀成蔣經國體悟再無法阻擋民主潮流所下的決定,無論如何,蔣經國總是在生命的最後歲月做出正確且重要的政治決策。

讓金門人失望的是,宣布台灣解嚴的蔣經國,並未同步解除加諸金馬外島的戒嚴,在金馬住民不斷陳情抗議下,金馬的「戰地政務」實驗(軍管體制),直至1992年11月7日方告結束,論者每每以舉世最長的戒嚴在台灣,控訴黨國體制如何打壓民權,殊不知,自1949年11月成為「軍事管制區」始,金門的戒嚴長達43年5個月又19天,如果以解除金馬居民往來台灣本島之出入境管制(1994年的4月28日)為準,算來金門、馬祖的軍管歲月竟然長達45年,舉世罕見。

即便金門因兩岸相爭、國家政策失去太多,但金門人無疑是念舊重情的,以致於蔣孝嚴可以運用金門人對小蔣的複雜情感,拉近金門人對國民黨的認同。可金門人無疑也是健忘的,金門人怎能如此輕易忘記整整42年的軍管戒嚴?金門人怎會忘記當廈門成為經濟特區後十年,執政當局還在金門灌輸連自己都不相信的「反攻大陸、解救同胞」?

冷眼旁觀,歷史人物與歷史發展之間,絕非簡單的因果關係可以做出定論,究竟是歷史人物締造了歷史?或是歷史的發展進程影響了歷史人物的決策?無論如何,做為台灣長期的執政者,做為曾經主導兩岸政策的主事者,蔣氏個人即便難以完全左右歷史進程,恐怕還是必須對執政期間影響金門定位與發展的決策負起相對責任。

以今非古或許對蔣經國不盡公允,可以確定的是,即便蔣經國對台金兩地有所貢獻,即便蔣經國生前多次造訪金門,也與2014年的金門縣長無關。

長期以來,台灣選舉有所謂的「基本盤」之說,然而,「鐵票」與「禁臠」其實是個同義詞,藍綠政黨、候選人可以為了一黨一人私利,將某地選民歸類納編,但選民怎能如此輕易成為藍綠政黨的奴僕?

候選人想要爭取選民認同,還是老老實實回到政策辯論吧。

瀏覽次數:6433

延伸閱讀

教育工作者,關注教育、階級與政治議題,面對強調競爭與績效的社會氛圍,嘗試以左翼的、公共化的觀點開拓教育視野,始終相信,教育還是改變台灣的關鍵。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