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將成為自台北市升格為直轄市以來的首位無黨籍市長,在當選感言中,他感謝市民相信「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公開透明的政治理念」,且其在競選期間即強調「政府治理一定要從開放、透明開始改革」。另一方面,經由這兩年的主要公民運動可知,民眾反對政府黑箱的態度非常明顯,政府應該開放透明,道理似乎人人都懂,可以說並不缺乏概念上的粗略共識。

然而,從過往到現在,也有許多政治人物提過要開放透明,就連前總統陳水扁、總統馬英九也常將開放透明掛在嘴邊。以這次九合一選舉來說,在競選公報中提到「開放」或「透明」的候選人就高達上千位之多(全文檢索資料來)。只不過,大家談的開放透明涵義相同嗎?是自我期許還是對別人要求?如果這是一項可被追蹤的政治承諾,而不只是理念或口號,就應該有具體作法與衡量標準,先有這個觀念,再改用更明確的「開放政府」主張重新搜尋,則僅剩不到十位候選人明確表態,順利當選的五位(全部集中雙北),應提出進一步落實的做法,這才是日後得以檢驗的政見。

就這次選舉涵蓋的地方層級而言,廣義的政府運作包含了地方行政機關的施政以及地方議會的問政,而開放政府的範圍,當然也應該同時包含這兩者。針對後者,公督盟與其他數十個公民團體,曾在選前提出一份議會改革承諾書交由候選人簽署,其中約三分之二的項目跟開放透明有關,分別是:各項會議開放民眾旁聽、納入隨選視訊系統公開轉播、設置議會頻道、議程與會議記錄(含逐字稿)等相關議會資料之數位化與公開化,主動於議會網站公開個人於各營利或非營利單位兼任職務、個人財產及政治獻金收支,以及公費助理任用資訊及工作任務分配。

由公督盟公布的資料比對選舉結果可以發現,新科台北市與新北市議員簽署承諾書的比例分別是54%和33%,而雙北以外的縣市議員當選者只有1.5%簽署。雖然不簽署並不代表反對開放透明,但過往紀錄卻顯示,地方議會往往會以各種匪夷所思的說法抗拒開放,以公督盟調查透明度0分的苗栗縣議會為例,已經有20年沒有刪減預算,議事人員卻宣稱,轉播系統是因受限經費因素而取消。此外,台南市議會也曾有黨團以捍衛言論自由為名,拒絕公民記者取得同黨議員過往質詢內容並威脅提告,且其議會內規更規定「會外人員除法令另有規定外,不得要求播放或觀看本會有關會議進行之錄影、錄音」。

什麼?原來多數議會的會議無法旁聽,沒有公開轉播,會議記錄沒有數位化也不公開,議員有沒有兼職、依法須申報的財產、政治獻金等都沒有上網公開!如果你是老闆要請人經營公司,但是對他的決策不能聞問,開會沒有完整記錄,他可以兼差,缺席還可以補簽到,表現如何頂多偶而從媒體得知,每四年只在你面前出現一次,一開口就是懇求續聘,你還願意繼續這樣下去嗎?無奈的是,地方議會就是這麼不透明,候選人競選活動之所以淪為插旗、造勢、喊口號,跟現況脫不了關係。

『不要問選民有沒有看政見的水準,要問有沒有資訊讓選民檢驗政見。』

以往為了施政公開與透明制定有政府資訊公開法,卻僅規範政府資訊應主動公開或應人民申請提供,至於公開的方式,除法令外均交由各級政府自行斟酌技術可行性,只要擇一為之即可,依條文說明,當時最普遍且最易使人民接收之方式,莫過於將資料刊載於政府機關公報或其他出版品,再者,人民雖得申請政府未主動公開之資訊,但最晚只要在三十日內做出核駁之決定即可,且提供的方式是按資訊所在之(實體)媒介物,允許申請人重製、閱覽、抄錄或攝影。凡此種種,均與進入網際網路時代後之主流使用習慣相去甚遠,資訊公開不等於開放資料,顯見此法已非現今開放政府資料之適當法源依據。

除此之外,目前行政院及所屬機關是依政府資料開放作業原則在推動政府開放資料,然其資料開放的類型是以便利及提升民眾生活品質為優先,強調資料加值應用,與開放政府的價值訴求重點不同,況且,其下之國立故宮博物院雖建置了資料開放平台,使用規範卻嚴格限制利用範圍,與國際普遍同意之開放定義大相逕庭。其他四院乃至地方政府,對待開放資料的態度則更為分歧,像是政治獻金法雖規定申報結算表要公開於電腦網路,但監察院的查閱辦法卻限制報告書只能院內查詢,雖然也數位化上網了,上的卻是內部網路,這在網際網路發明人 Tim Berners-Lee 擬定的開放資料五星標準中,是連一星都到不了的。

民主絕不是投完票了就沒事,很多人都知道要持續監督政府或是參與公共事務,所謂的開放政府,理應建立有利於公共參與及監督的制度,缺乏開放的政府資料將使得開放政府制度形同虛設,因此,要開放政府不能不開放政府資料,這重中之重的關鍵,就是在極少數公民也認同的例外狀況外,讓政府運作所累積取得的資料無選擇性地充分開放,才能賦予公民關注公共事務的力量與動機,否則,即便進得了廚房,也會因缺乏食材,而難為無米之炊。有便於取得的食材,師傅才能專注於料理。問題是,我們有沒有開放政府資料的共識?

▲圖:缺乏議會資料,空有議員投票指南也沒用

說到這,便想起我一位喜歡吃南瓜的朋友,她最近自創一種切菜方式,以往力氣切不開南瓜的她,即使聽了阿基師建議的方式還是覺得很困難,後來她靈機一動,站在一個小凳子上,將身體往前壓在刀子上,稍微用點力南瓜就被切開了,她也因此體會到,站在不同高度時,只用相同力道效果仍會有所不同。同樣地,我想,像開放政府資料這種受到重重阻礙的事,若能有上位的人由上而下來突破,建置全國性的法制化架構,以法律優位化解不合理的內規,應該比由下而上來倡議更有機會,一旦施力點精準掌握,這刀切下去之後當可一呼百應。怕只怕政治人物往往換了位置,就神秘地不再理解民眾需求。

民主不是只有選舉,只是現狀讓我們以為只剩下選舉,而且這還可能是一種把人送到黑箱裡面去的選舉。不想陷入期待與失望的無限迴圈,就該對不斷重演的選舉戲碼做出挑戰。首先,我要呼應長期推廣自由軟體的洪朝貴教授,他說:「如果支持自由軟體、支持開放檔案格式、支持政府透明化,只允許三選一,那麼我願意捨棄前兩者,支持最後這項。」我要延續他的話說下去,如果只能選一件政府透明化的事來支持,那就應該是「尋求開放政府資料共識進而立法」。不要期待下一個包青天,要建立一個不做包青天也不行的制度。

聚焦在這件事上,選前是這樣,選後也是這樣。支持公督盟等團體繼續推動議會改革承諾書之餘,還可以做的是請他們將手上的資料釋出,以開放資料格式於網路公開,參考政治承諾追蹤網,複製或建立分支或與其合併,建置一個開放政府承諾追蹤系統,讓民眾更容易協助檢驗,這方面不需要等到完成才可以行動,每個人現在就可以一起來幫忙挖坑、填坑。

對於有建立開放政府政見的市長柯文哲,以他的力道切錯了可不是好玩的,所以應結合群眾智慧,研擬開放政府資料自治條例,扶著他的手切下去。至於簽署承諾書比例最高的台北市議會,則需持續投以較高的關注,督促他們領先全國通過與響應該自治條例。

或許地方選舉剛過,許多政治人物關心的又是下一場選舉⋯⋯別擔心,接下來還可以根據從事前述活動的經驗,敦促總統副總統及立法委員候選人也承諾開放政府資料法制化。

回憶一下你選過的人,你滿意他的表現嗎?或是說,你有辦法真正知道他的表現嗎?無論習慣出門或是坐在鍵盤前,總是有這麼多開放政府的事好做,如果你對這次選舉感到失望,這四年你有得做了,如果你滿意這次選舉的結果,那更應該一鼓作氣,不要再重蹈覆轍了。

photo credit:Ben Cheng (CC BY-SA 2.0)

瀏覽次數:5673

延伸閱讀

跨領域網路工作者,荒廢部落客,公民團體外圍自由人。略懂廣告、電信,與智慧財產。關注領域為消費者與開放網路,曾發起相關社群,同時也是 g0v 零時政府的參與者。近期產出以懶人包為主,如果認同懶人包也是論述議題的一種料理,你也可以叫我懶人包師傅。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