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縣市政府積極推動的公宅建設已漸成形,健康青年住宅開創了環境色彩美學及與環境對話的多元機制。 圖片來源:本文圖片皆為郭瓊瑩攝。

近來審查107年度的「環境政策白皮書」,幾個數據引起筆者極大的好奇心。其中包括:

.全台住宅供給率是107.71%。
.全台「只租不售」的社會住宅佔全國住宅總量的0.1%(遠低於荷蘭34%、香港29%、英國20%、丹麥19%、瑞典18%、德國16%、歐盟平均14%、新加坡8.7%、美國6.2%、日本6.1%)。
.全台空屋率19.3%、住宅自有率85.36%,平均每戶居住坪數為45坪。

這些數據確實令人震驚又矛盾。單看政府的平均數據會有種錯覺,以為我國根本不缺住宅;但社會住宅率幾乎不到0.1%,又令人困惑:到底那些超過100%住宅供給率的擁有者,有多少是重複享有超出需求的資源?而就空屋率與住宅自有率來看,「自有率」高是否就代表不太缺住宅?或其所有權者與需求者並未有效接軌?再看每戶平均居住面積為45坪,早已超越日本、韓國、香港,這又代表什麼?是否我們的居住空間品質很高、很舒適健康?

居住是一種權利也是一種需求,台灣住宅的「統計數據」與「實質現況」似乎有很大落差。

提供跨域就職、就業、就學者合宜的住宅,正是這些年如「無殼蝸牛運動」等的主要訴求,對「社會住宅」、「公共住宅」需求殷切。而除了「房價」外,洪患、暴雨、地震等天然災害以及高齡化、少子化等之社經變動,亦同步加速刺激整個環境。對於前述數據背後的「住宅政策」與「居住價值觀」,必須再有政策調適。

基隆海濱國宅原本是為北上遷徙的阿美族聚落所建,雖面臨港灣、景致優美,卻不符阿美族的生活風土。

第三者眼中的「豪宅」信仰

筆者非房地產專業者,更非住宅政策、社會福利與都市更新專家,但近幾年來在參與審查國家建設金質獎、建築金石獎等的過程中,的確發現一種兩極現象,而此兩條曲線正在逆轉中。

首先,民間業者對「住宅」的開發投資,幾乎全以「商品」來定位,無論工業區、商業區,都想盡辦法擠入「住宅」商品,而受開發商青睞的建築師、室內設計師、空間藝術造型師……亦一一如雨後春筍般浮現。他們確實有精湛的設計能力與專業敏感度,可以從設計中看到相似的價值理念──用最高級新進的材料、設備,現代化、智慧化、通用化,一一齊備。

看這些新建的房屋,內部裝修富麗堂皇,游泳池、水景、藝術品、大盆景、宴會廳、圖書室、音響室、SPA、健身房、屋頂花園……,這些都是「公共設施」且造價不斐。但若再進一步了解,這些空間的使用率極低。就環境心理學而言,住豪宅者未必願意在「公共」場域接待客人,但這些「公共設施」經常佔了40%以上,對支付得起者自然不是問題,問題是,包括中山北路二段、林森北路、仁愛路等商業菁華區的一樓,也多未有合理使用,除作為門廳外,就是停車場入口,平日大門深鎖,夜間亦少有燈光。

台灣許多豪宅建設景觀優美公共設施齊全,只是多屬「內聚型」設計。

而為考量住戶隱私,所有建築基地的綠地都是「內聚型」中庭,對外仍是圍牆、騎樓或僅符合基本法規的薄薄植栽槽。當然也不乏較有環境關懷者,會將公共藝術設置於對外的視野軸線上。同時也發現,中南部的豪宅明明距離海岸不遠,但其基地設計也只有內聚型的華麗水池,對外景觀與台北鬧區住宅無異,皆以昂貴石牆區隔,對於整體環境的格局綠化少有投資。

新加坡的公共住宅,負有節能減碳與垂直綠化的環境責任。

沒錯,單看個案,會欣幸國內住宅設計的品質與前衛水平,但放大視角,每一個推出的個案,都不會對所處的地區創造出有所接軌的價值。自台北市中山區、大安區、信義區、內湖區到桃園新區、竹北、台中重劃區、台南、高雄……,「豪宅」似乎蔚為都更風氣,卻極少得有機會為巷弄中具綠意生命的住宅「產品」驚豔。而在漫長的都市更新、老宅重建、再開發區過程中,真正的獲利者似乎仍是開發商本身,而非多數市民乃至住宅擁有者。

中山北路巷弄中的小型住宅,已經開始與都市開放空間對話。

新興的竹北住宅群與頭前溪似乎毫無關聯。

公共住宅的漣漪有效嗎?

早期的國宅,無論是區位、設計、品質、管理,確實為人詬病。近幾年政府努力推動公共住宅政策,雖然遭遇相當多困難,但也已漸漸出現曙光。

以台北市為例,市府排除萬難推出的幾個公宅建設,開始樂於介入公共利益、公共環境品質及都市生態環境系統、公園綠地之串連,並邀請有創意的設計師,逐漸開創出不只是鋪滿昂貴建材與尖端科技、而能在有限預算內挑戰空間設計彈性、兼顧社會福祉乃至社群活動、社會設計,甚至結合長照、托老、托育以及多元族群、世代混居、青創培力等概念。這個任務極大,而都發局樂於挑起這重任,亦值得肯定與嘉許。

歐洲垂直森林型的社會住宅是否可實現?大家至少樂於嘗試。屋頂田園花園是否可落實?其物業管理系統亦必須落地,智慧住宅系統的配備也尚需承擔與訓練。但至少在多次評審過程中,筆者見證了一種與民間建設公司不同的「公共福祉」思維。問題是,政府給民間投資者的「獎勵」,為何主事者未能將「利潤」合理調降,不再只是鐵板一塊?

米蘭垂直森林住宅,開啟了住宅政策與綠色城市的對話。

荷蘭鹿特丹的公共住宅重視綠化與公共空間。

台灣公共建築環境責任3.0已經啟動

在推動前瞻計畫以前,至少20年前的自然科學博物館、海洋科技博物館、海洋生物博物館、國家歷史博物館、衛武營音樂廳、世大運場館等,已逐漸意識到:「公共建築」是最難得可以運用較集中的國家建設預算,有一定規模地綜整開發基地,而其後續建設對一個城市也具有指標性的影響。

近來從台中歌劇院、高雄圖書館、台中圖書館、桃園圖書館、多功能音樂廳等的開發中,可以漸漸看見這些個案擺脫傳統僵化的官僚思惟,樂於挑戰新世代的生活品味與環境福祉。市場改建、公宅設計、防災公園建設或歷史文化景觀、北門廣場、基隆水岸碼頭、台南海安路藝術造街,這些突破確實不易,因為政府工程造價較民間限制更多,又有採購法的侷限,但也在此條件下,我們仍可看到一個個「好」的作品、「好」的設計,得以在客觀公共監督機制下逐漸浮現成型。

蘭陽博物館。公共建築已有新的「公益責任感」,可惜民間建設公司仍未盡完全公益。

基隆正濱漁港。無論是農村或漁村聚落,更新再生並非一定要拆除重建,重拾與環境對話的公益性是另一種標竿。

民間與公部門應如何相互支援、成就大格局?

專業者經常羨慕民間單位得以依需要引入最新材料、工法,有助於提昇整體建設的品質與效率。但公部門的工程囿於採購法,對於一切「新工法」、「專利品」、「新材料」等常因不符規定,而無法有效推動,以致於兩者所呈現出來之落差極大。

當然,這不是單一課題。例如為公部門服務的設計師必須有能力在限制框架內找出解方,使用容許的材料,透過設計創意,開創出新的環境空間價值。此外,私部門在投入鉅資於「內聚化」的開發建設時,是否也應負起倫理責任,引導消費者修正價值觀,得以在合理之享受消費品質與願付價值之餘,騰出餘裕多投入於公共環境與社會福祉?

開放綠地共享、實踐垂直綠化、共同承擔降低都市熱島效應,用「人性思考」與「價值品質服務」取代門檻式的一次性財務交易,而融入城鄉國土長期的「共榮投資」。或許這只是一廂情願的想像,但自M型社會之兩端的發展趨勢來看,這個鴻溝應有漸漸融合靠攏縮減的可行性。共勉之!

苗栗住宅。民間的視野與能量無窮,住宅蛻變更是一日千里,公部門與私部門之合作勢在必行。

瀏覽次數:3739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文化大學景觀學系系主任郭瓊瑩,曾在內政部營建署國家公園組擔任技正八年,並長期擔任國家公園計劃委員,熟知國家公園發展,也是國內研究國家公園的著名學者。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