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霧社以上的高山地區,近20年來已遭過度開發,成為茶園與蔬果園。不過原本的森林區仍有原住民部落依山生活。 圖片來源:本文圖片皆為作者提供。

現今無論國土規劃或各縣市土地管理,總是用傳統「距離政治中心遠近」及「可及性」的角度,來界定各行政區的屬性與特質。也因此出現了「偏鄉」這個名詞,正如筆者前一篇評論〈誰才是離島?不一樣的馬祖,不一樣的島嶼思維〉中,有關「離島」的認知定位。

今日,被定義為「偏鄉」的地區大多位處離島、山區、海邊或河川上游,其地理區位特殊,人口少,可及性相對不高,且經濟活動多屬農林漁牧,或為國土保安地帶、自然保護區,住在這裡的則多是原住民部落或駐軍。也因為這樣,這些所謂的「偏鄉」常是景緻優美、地形險峻特殊,或與大山大水、海岸溪流共生。在今天「高鐵一日生活圈」的都市習慣中,這些偏鄉往往在下了高鐵後還得開車至少4小時以上才能抵達,甚至有部分聚落只能靠步行、登山、涉水、搭小船才能去到。

澎湖望安偏遠的漁村仍見老婦人於菜宅中耕作,堅守著土地之情。

都市的偏鄉,其實是大自然的中心

可以想像,「偏鄉」有著與都市不同的空間想像。包括特殊的地理氣候變化,食衣住行育樂需求的來源與易得性也可能不同。單就食而言,偏鄉地區多少必須有自給自足的基本能力,否則仰賴外部耗時費力;教育更是最令人傷神處,人口不多、學生少、師資難尋,醫療照護等相關設施亦與都市地區有極大的差距。

只是,這是一般人以「地區中心論」角度出發的邊陲觀。遠離中心的聚落被認為是落伍的、不方便的、危險的、生活困苦的、資源來源有限的……,也因此形成這樣的觀點:居住偏鄉不夠「時尚」,要不是被下放的,就是因為能力有限而只好選擇留下來,或遷移到一個欠缺競爭力的地方而委屈生活著。

這些價值觀在各地方公共基礎建設未臻完善時或許是事實,但如今已經邁入21世紀,各種交通運輸、基本設施漸趨成熟後,這個價值觀正在扭轉中。生活在這裡的人民早已養成與大自然共生的調適能力,有更廣泛敏銳的生存韌性以及回復力。

而這些偏鄉更因受人為及工業化汙染較少,相對擁有較佳的空氣品質、水質,無論接觸土地或星空,都更無阻礙,對自然的體驗,也遠遠超過生活在政經地理中心的人。

換言之,當我們以主觀意識視其為「偏」鄉時,其實,它們卻正位處於大自然生態系統中的「核心」。打破一般人對區位理論、房地產市場價值的慣性思惟,以「綠色帳」估算盤點,這些地方資源的內在價值可能還比都會區更高。

達邦部落在嘉義縣阿里山鄉,公共設施有限,但其傳統戰祭與狩獵文化,卻是凝聚部落的重要信仰,也是都市人認識部落文化與傳統智慧的學習基地。

現代桃花源的基地

以台灣為例,自北到南、由西到東,再加上各離島,在地理位置上以及世俗認知價值觀中的「偏鄉」應超過數百個。它們有太多交通不便、人力資源匱乏,但若深入其間,當發現這些地方一個個環境優雅、親山近水,雖然建設上相對簡樸,但當地人卻在大自然薰陶下,有另類的環境敏感度。他們能夠感知屋外細微的大自然現象並進行解析評估,蟲鳴鳥叫、風吹草動乃至起霧、刮風、星座……都是他們熟悉的事物。每每遇到當地住民甚而是學童,總覺得他們的觀察力與敏銳度超強。

位處太平洋畔的花蓮崇德國小,雖面臨廢校危機,但其絕美的山海共生基地在校長努力下,它成為校園美感教育焦點而非偏鄉。

當偏鄉的人要出走到都市謀生時,政府單位大概會想的是如何讓漂鳥回巢?如何吸引他們再從事原本的農業?只是,除此之外,難道沒有更進一步的方案,能夠在「不消費」土地資源的基礎上進行「再發展」?

筆者往來各地,常見面臨廢棄的小學座落在絕美絕佳的基地上,幾乎驚為天人,只是前述種種因素,使得這些地方必須併校、遷校甚至整個停辦。如果教育部與土地使用主管單位能用更宏觀之思惟來「想像」,這些空間並不是不能轉化、活化、再利用。比如獵人學校(學習部落生活技藝)、登山學校、生態學校、在地植物培育農場、露營攀岩營地……。

這些看似遠在天邊的想法,其實多是長期觀察體驗而生的發想。只是,它不在任何正規政府部門的體制計畫內,也難以立即融入跨界跨行政權責的創新行動。不過,這個「現代桃花源」的理想,似乎仍應有努力突破的契機。

觀光遊憩開發,難道沒有更好的方法?

每次走台14甲一趟,只見以清境農場為號召的「歐美城堡」觀光旅遊熱門,沿途紛亂無章、失控失序的商業景觀,令人相當痛心。當然,不能只怪業者利慾薰心,到底如何兼蓄國土保育與自然美景,是政府必須有勇氣突破、引導的方向。

千瘡百孔的高山農業與休閒發展,任何人看了都會對遊憩開發有罪惡感。

雲林漁村偏鄉因人口老化早已空心化,但其傳統聚落如有機會,仍可以是漂鳥歸巢或新世代Long Stay的新據點。

民眾夯「天空步道」,官方觀光行銷也熱烈推廣,殊不知,登高眺望或俯瞰的,卻是千瘡百孔的廬山溫泉區、霧社以及春陽地區高山森林開發,各種破碎的風景。齊柏林的《看見台灣》並未真正撼動地方行政首長乃至國土、農業決策高層的罪惡感,取水管線亂牽、高山農園鐵皮屋亂建,如果能正視問題並以聰明的互惠互利方法,是否露營地、農場、觀光果園、有品質的民宿,也得以有序、有制度、有責任感的發展經營?

清境農場的天空步道與高山草原露營地開發,都與自然保育核心價值競合。

部落學校的明天

本文最後仍想再談到諸多偏鄉部落學校的未來。依教育部資料,全國已有265個小學廢棄或閒置,而列入觀察名單中者亦多達275個。在參與「校園美感計畫」的訪視中,深刻體驗到廢校與否絕不是「學生人數」的單一問題,營運財務、行政效能,加上「學生」該學什麼?幾乎都是非常複雜的議題。

仁愛鄉、和平鄉、復興鄉、桃源鄉……這麼多「偏鄉」有多少小小學?即便是新北市的雙溪、牡丹地區,也有個位數與二位數字的迷你學校。只是全國性課綱還停留在政治意識形態,卻照不到這些亟待陽光的黑暗角落。漁村也好,山村也好,所有在地學生都應享有與都市孩童一樣的權益,只是,他們要學的是一模一樣的課程嗎?他們可否有更彈性的在地化學習,包括生態、地理、生物、文化、歷史、人文、藝術……? 

海拔高達2,012公尺的梨山國小,有與大山對話的幼兒園與小學。雖然偏遠但充滿了幸福感。

也因此,如果未來之考試不再制式化,而能更深度檢核學生能力,則山林小學得以融入農林業,漁村小學得以融入海岸、海洋、水岸情境,牽罟、狩獵、觀星、觀鳥等等傳統智慧,也能成為部落學校的學習核心。

離島的達悟族傳統住屋。他們與海共生,捕魚、造船技術與生活信仰需與現代生活同步蛻變,同時也成了離島生態觀光的新焦點。

如此,則這些孩童長大後將有機會不僅回饋鄉土,更引領鄉土的未來。他們明日的成就,是建構在對家鄉土地的榮耀感與責任感上,衍生出新的創生能量。若此,則偏鄉絕對不再是「偏」鄉,而是國土活化再生的核心活泉。

瀏覽次數:9011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文化大學景觀學系系主任郭瓊瑩,曾在內政部營建署國家公園組擔任技正八年,並長期擔任國家公園計劃委員,熟知國家公園發展,也是國內研究國家公園的著名學者。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