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鐘聖雄提供。

應該已經有一些讀者朋友注意到,最近網路上出現了一個新媒體募資計劃,叫《眉角雜誌》。身為編輯團隊的一員,在新春佳節期間,想和大家聊聊我們籌辦這份雜誌的想法。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媒體業已在台灣被諷為「製造業」,而網路的普及,一方面為新聞帶來活躍的公共議題討論和公眾檢驗,另一方面,卻也直接或間接造成更多媒體亂象。從侵犯版權的內容農場、各種「網友表示」、Youtube熱門影片到查證不足又累死記者的即時新聞,資訊爆炸的同時,品質也逐漸堪憂,破碎的訊息紛呈,我們則迷失在斷裂又未必可信的一則則連結中。

但媒體一定非得走向搶快的即時訊息和數位化不可嗎?如果速度是正確性的毒藥,在有網路即時新聞大量湧現的時代,我們其實仍有日報,有周刊,有雙周刊和月刊,帶來查證詳實的報導和深度的專題。但台灣的新聞雜誌中,現在還沒有慢到能夠更精細處理大議題的雙月刊和季刊。去年七月,我剛返台不久,當前公視PNN新聞議題中心記者鐘聖雄跟我談起想創辦「像《COLORS》那麼酷的雜誌」時,我立刻同意加入這場我們自嘲是「自殺攻擊」的行動。

我們將這份關注當代議題的雜誌命名為《眉角》。台語說的「眉眉角角」,指事物重要卻隱微的各種細節,而目前快速卻日漸流於粗糙的新聞浪潮中,缺少的正是對議題「眉角」的呈現。而當代議題,剝開來除了諸多同類型的事件反覆發生,更時常有著深厚的脈絡,若略去不談,只見得到皮與毛,沒有關照血肉與骨。

例如,每年都會爆發食安事件,但為什麼呢?真的只是因為太多黑心商人?從日常的新聞裡,不太有人會告訴你整個食品工業鏈的運作,或者人何以離開了土地,又從何產生了這樣的食品工業鏈。飯桌上的問題不只是營養、健康和美味,它背後的文化、生產過程、化學的介入、基因改造,乃至資源分配……這些牽涉深而廣,但不多人會去看大部頭的專書與研究,因為它們時常太過艱澀。但媒體的角色,不正是將複雜的事情「翻譯」給大眾理解的橋樑嗎?那麼,作為媒體人,我們有責任把事情的脈絡談得更周全,更好懂,也更好看。

是的,《眉角》將是一系列非常「反潮流」的書刊。在快的年代做慢新聞,在數位閱讀的年代做紙本,在廣告至上的行業拒絕刊登廣告,在免費資訊大量竄流之時,請讀者付費訂閱。我們也許有點老靈魂,迷戀工藝本位的做法:你託付一個願望,我做出實體,送到你手上。它比起雜誌更像書本,一期只專注一個大主題,沒有一張是可以拿來包便當的廣告頁。

為何「新媒體」就非得是數位媒體不可呢?現今的數位媒體依然走著以讀者量吸引廣告的老路,只是將銷量轉為點閱率,但「新」不應只侷限於平台和流通形式的新,也應是概念與內容的變革。於是我們開始了這樣的想像:古老的紙張載具,加上直接面對讀者的訂製,取代以賣廣告支付成本的傳統媒體經營邏輯。不賣廣告確實無法賺取利潤,但既然現在大媒體、小媒體、新媒體、舊媒體幾乎全都在慘澹經營,我們何妨試試只維持小團隊的固定薪資就好?

然而這份雜誌首先要面對的挑戰,便是讀者已太過習慣「免費內容」這件事。自從有了網路新聞,還有多少人會去買報紙、訂雜誌?自從數位資訊流通版圖擴大、嚴重影響廣告業務以來,幾乎全世界的紙本媒體印刷量都在下滑,不僅新媒體生存困難,許多老牌紙媒也宣告倒閉、拋售或轉型為網路報。然而新聞工作者和所有人一樣要吃要住,如果要能做出有意義的報導,就必須有資金支撐。衣服有價、房屋有價、課程有價,那何以文字與影像就該免費供應——尤其是品質高的文字和影像?當台灣閱聽人普遍不滿我們所獲得的媒體品質,那或許抱怨完,大家更應以行動支持新聞從業者跳脫對特定意識形態的服務、跳脫沈屙已久的職場生態、跳脫業配綁架,去做真正有意義的內容。媒體改革的責任不只在媒體,也在於每一個對其不滿的人身上。

去年底,我在「獨立評論」的作者見面會上談起創辦雜誌的計劃,驚喜的是,許多前輩、朋友和年輕聽眾,都對這麼一個癡傻的理想感興趣。不只聽許多媒體人說過「想看到台灣出現一本更有趣的雜誌」,也有許多各行各業的朋友如此期待,更有設計師、藝術家早想為新聞雜誌注入更獨特的能量。在紐約時,我深深喜愛幾本設計感優異的新聞雜誌,回到台灣時因而感到失落:我們有這麼多好記者、也有這麼多好設計師,但卻沒有正確地結合報導與視覺呈現。設計並不只是排版,而是讓一本雜誌的每部份內容都忠實展現其本質,讀者更容易理解。資訊圖表正是這麼回事,而做出好的資訊圖表,是我們創辦《眉角》最重要的目的之一。

籌辦這份雜誌,我們幾個其實都有著不安。在成本的計算中,我們每本150頁、一本賣400元,一次至少訂閱半年,那麼得要有2000名讀者訂閱,它才能夠存活。實際操作募資至今一週,我們募集到了超過500名讀者,但離目標還有相當大的距離——事實上,才剛剛達成四分之一。唯有兩千個台灣讀者願意與我們來這一趟媒體改革的冒險,《眉角》才能真正誕生,而我們必不負所託。

《眉角》創刊計劃的詳情與資助,請見這個網頁:眉角雜誌:讓想像力奪權

瀏覽次數:17778

延伸閱讀

文字及攝影工作者,畢業於台大外文系、哥倫比亞大學新聞所,現居台北。曾任中央社體育記者、《破週報》音樂記者,曾任《紐約時報》特約記者。關注社會與文化議題、國際政治、社會運動、原住民議題等,個人部落格:{流浪癖。Wanderlust}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