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定辭去在紐約的工作返台定居,回到台灣兩個月來,我最常被問到的問題之一便是:「你有沒有感覺到二次文化衝擊?」也就是離開一個文化環境、適應了新環境的文化之後回歸,再度面對原先的環境時感到的陌生與不適。

有啊,怎會沒有。剛回來時,正值四年一度的世界盃熱烈開踢,我在捷運車廂裡看到ETtoday廣告看板大大的寫著:「超瞎!正妹都比我懂……」宣傳其世界盃賽事消息APP,首度感受到二次文化衝擊。誰能想到,這樣赤裸裸的性別歧視依然堂而皇之的在台北街頭高掛著?我看慣了紐約地鐵車廂裡衛生局提醒民眾要戴保險套的廣告,宣傳在許多酒吧裡可以免費拿取的紐約市保險套,還以地鐵各路線顏色的logo包裝,設計相當有城市特色,甚至可以拿來送人當紀念品。把正確的性教育和相關公共服務宣導放在車廂裡,比允許商人偷渡「女性理當比較不懂運動」的歧視來得順眼多了,這則瞎到不行的廣告要是在紐約地鐵出現,大概會被性別團體嚴重抗議,這家企業則會被悍女們集體抵制。

再次感到衝擊是友人提起面談工作時詢問薪資,立刻被資方譴責「還沒工作就想著薪水」。誰找工作能不看薪資條件?我以為談薪水是面試必定要談的一項問題,優秀的求職者又不是只有一家公司可以挑,不知道酬勞怎麼能接呢。然而最近看著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決議提高基本工資至2萬0008元,資方代表全數缺席,事後表示「含淚接受」,便不意外為何部分資方連面試都禁談薪資了。基本工資是以物價算來的生活所需最低底線,如果連最低的都不願給,民眾消費力低,企業再來哭台灣市場太小,實在邏輯差得令人不可置信。

走在路上每天面對最大的二次文化衝擊,是台灣招牌和看板、布條的樣貌。台灣鬧區裡多數的店家招牌最顯著的特色是醒目,一個比一個大,字體用誇張的顏色對比和不協調的大比例塞滿版面,一面面相連著嵌在以灰色調為主的建築體上,視覺轟炸下,反而什麼招牌都看不清楚了。看板與布條也有極其相似的邏輯,一切講求顯眼、低成本,有時難免感覺不忍卒睹,想想又心酸小本生意的困難。但富有的建商與候選人的廣告,分明可以更尊重設計專業的。

當然,不是沒有令人開心的二次文化衝擊。台灣街道上垃圾桶非常的少,但地上垃圾更少。在每個街口四角上必各有一個大垃圾桶的紐約,街道依然髒亂不堪,冬天積雪時還會結成混雜髒水與垃圾的黑冰,與許多人想像中進步富裕的城市形象截然不同。或許是因台灣環境溽熱,人們養成相對整潔的習慣以維持生活品質。垃圾桶少當然不是一項值得稱許的城市規畫,但台灣民眾以自身尊重他人的行為挽救了這一點。

許多事情都是一體兩面的。在台北,上下捷運井然有序、車廂內不飲食並輕聲交談,會讓座,源自台北捷運規畫中的規範繁雜,並不斷宣導。紐約地鐵老舊,景觀骯髒而混亂,車廂內甚至常有街頭藝人躲著警察表演賣藝,老是有人大聲播放自己手機裡的難聽音樂,對面坐著一個打扮成Lady Gaga或蜘蛛人或根本沒穿褲子的傢伙也沒人會大驚小怪,這是個高度個人主義的社會,很亂,但同時給了所有「不同」的人們容身之地,二十四小時營運的地鐵,也是許多無家之人不幸運時的棲身所。相對的,台北捷運家父長式或說奶媽式的持續管教提醒,車內請勿飲食,電扶梯要加速了緊握扶手站穩踏階,下車時請注意車廂與月台間隙,同樣是這個高度規訓的社會盡可能削減「不同」的產物。

而兩邊共通的,是貧富之間生活品質巨大的落差。台灣的城市裡充滿小小的老房子,然而愈來愈多都更的建案開發,正一步步將中低收入戶與青年推往城市邊緣──且即使到了城市邊緣依舊買不起房子,只能租屋度日,與美國盛行的「縉紳化」(gentrification)現象雷同。事實上,在紐約這樣如同世界的十字路口的大都會,買下一間公寓都不是太難的事,只要做好財務規畫,中產階級工作幾年一定付得起頭期款,及後續每月房貸。紐約的房價所得比是6.2,雖然辛苦,但「好好努力就有機會」這套邏輯,在多數情況下還算適用。可是在台灣,連這樣安居的夢想也逐漸被剝奪──如今台北房價所得比已是全球第二高,僅次於香港,房價等於一家不吃不喝14.6年淨收入,對白手起家、薪水又倒退的多數青年來說,根本遙不可及。

生活中仍充滿文化差異的小細節,像是有人打噴嚏時我仍會忍不住說「Bless you」;習慣了美國人愛曬黑,對台灣人夏天出門打陽傘不太適應;習慣了美國社會不把吸大麻看得太嚴重的態度,而台灣人對大麻仍舊大驚小怪。但二次文化衝擊的經驗裡,能夠看得最清楚的,反而是人本質上的普世共通。每個人都渴望得到平等的尊重、有安穩的棲身之處,除非太過無情,否則都希望無論貧富老幼皆有所養、什麼才能都有得到發揮的空間。但我們離這樣的社會都還好遠,沒有哪一邊「比較好」,卻應是生而為人共同作戰的方向。這個時代的壓迫已經精緻,不同文化之中相似與相異的箝制、慣例、污名,都在等待生活於其中的人們進一步突破。

【編輯推薦延伸】

羅毓嘉:善良的台灣人 

劉美妤:紐約閩城──偷渡者的美國夢 

蘇慧君:貧富差距的擴大,並非發展經濟的必要之惡

郭力昕:台灣符號、政治維穩、與國族性格――如此《看見台灣》

photo credit:Luke Ma(CC BY 2.0)

瀏覽次數:11784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文字及攝影工作者,畢業於台大外文系、哥倫比亞大學新聞所,現居台北。曾任中央社體育記者、《破週報》音樂記者,曾任《紐約時報》特約記者。關注社會與文化議題、國際政治、社會運動、原住民議題等,個人部落格:{流浪癖。Wanderlust}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