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時間過得很快,2016年6月23日,曾讓世人無比訝異、甚至掀起歐美各國反對浪潮的英國脫歐公投,已經滿兩年了。

這場訴諸直接民意的世紀公投,對英國的撞擊也相當直接,對英國政治的影響尤其劇烈;從公投前正反方激烈角力起,到公投兩年後的今天,英國國內各界,政治對立有增無減。分裂與破碎,大概是大不列顛政治此刻最適合的註解。

事實上,對於做為資深民主國家的英國而言,習以為常的衝突與競爭被視為民主政治運作的必然,也是政治進步的原動力。無論是英國國會議員的尖牙利嘴,政黨的相互杯葛,英國民主就在經年既吵且鬧的衝突常態中運行無礙。然而,衝突競爭與衝突對立也僅一線之隔:脫歐公投之後的社會分裂,是近代英國少見的;分裂的社會更進一步醞釀著政治對立。

要脫歐嗎?怎麼脫歐?誰說了算?

若僅觀其程序,一切倒也循序漸進:兩年前,當脫歐公投以51.9%贊成票通過之後;2017年3月,英國政府根據歐洲聯盟條約第50條,正式啟動脫歐工程;2017年6月,英國與歐盟就脫歐細節展開談判;預期2019年3月脫歐談判將會完成。

然而,表面看似順暢的流程之下,卻是無限的紛雜。

首先,脫歐究竟該脫到何種程度?從主張完全斷絕原有與歐盟關係架構的「硬脫歐」,到保有一定連結的「軟脫歐」,兩方看法對立。「硬脫歐」要求完全拿回英國主權,徹底脫離歐盟關稅區、單一市場、歐盟法律、預算與邊界合作等;「軟脫歐」希望保留英國在歐盟關稅區或單一市場的資格,或至少與歐盟保留某種特殊關係。兩種脫歐路線的相互角力,從基層到政治最高層皆然。

首相梅伊原本希望既能團結保守黨全黨力量、帶領英國硬脫歐,又能維持與歐盟的友好關係。然而現實是,不僅保守黨對此看法不一,內閣自己都意見紛陳。部分內閣大臣甚至與反對黨聯手對抗首相,推動「軟脫歐」。為此,梅伊一度於去年6月要求舉行大選,試圖訴諸民意、取得更大的權力基礎;未料選舉結果不如預期,席次不過半的保守黨組閣受阻,最後只得與激進小黨共組聯合政府。

不同路線的主張不僅引致內閣執政困難,行政與立法部門之間亦衝突不斷。上議院的音量即十分引人注目。從一開始就反對脫歐的上議院日前通過議案,主張脫歐主導權在國會,不在內閣;認為脫歐談判結果的接受與否,最終該由國會定奪。上議院此舉形同刻意架空首相梅伊,偏而梅伊又一直嘗試以繞過國會的方式,加快對歐盟的談判交涉。兩方較勁,仍未有高下。

倫敦各方爭奪主導權之時,在蘇格蘭的蘇獨政府也不是省油的燈。主張終極獨立的執政黨蘇格蘭國民黨(SNP),不改兩年來一貫訴求,把所有脫歐相關的法案程序與蘇格蘭政治地位議題打包處理,要求英國政府需先給予讓蘇格蘭可以滿意的議會自主權,否則其他問題免談。

政黨之間、議會與政府之間、內閣成員之間、中央與地方政府之間──英國政治機制的每一個環節幾乎都糾結在脫歐議題。

政爭不斷的同時,社會亦不平靜。就在脫歐屆滿兩年當日,倫敦市區,反脫歐的10萬民眾走上街頭,結合商界代表,抗議執政黨的脫歐談判,也高聲質疑反對黨刻意模糊對脫歐議題的主張。然而,要求脫歐、反移民的聲浪卻也未曾稍減;影響所及是,在英國各主要城市,與移民有關的社會衝突更加劇烈,其中尤以東歐及穆斯林移民問題為然。

碎裂的大不列顛、對立的政治

脫歐公投,打開了英國政治的潘朵拉盒子。脫歐之路難行,過去兩年來,英國政治的顛簸,眼看仍暫時無解。

筆者個人傾向認為,以其民主基礎之深厚,英國終將走過這一輪政治困境;然而英國之例,卻也不無提醒。做為直接民意展現的公投運用經驗與政治結果,是值得借鏡的。

直接民主可用以修補間接民主之不足;然而實務上的直接民主,卻是個昂貴而奢侈的政治產品,考驗政治制度面的運作能力之外,更考驗著一個國家的政治穩定度、民主成熟度、與社會資本足夠與否。

瀏覽次數:1709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英國伯明翰大學國際關係學博士。曾任臺灣時報國際新聞編譯、中國電視公司駐歐記者、義守大學、中正大學專任教職、中山美國中心主任等。現任中山大學政治經濟學系教授。本專欄涵蓋二十一世紀全球化、國際現勢、國家發展、教學與生活等四大類主題。作者電子郵件:clshin@mail.nsysu.edu.tw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