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cok

▋脫歐公投:激情與現實之間

隨著G20杭州峰會登場,英國新任首相梅伊首次現身大型國際場合,6月23日英國公投脫歐帶來的舉世震撼,又重回世人記憶。

G20峰會期間,梅伊所到之處,但見各國領袖無不表達對英國脫歐的擔憂;日本外交部更發表一份長達15頁的報告,直陳英國脫歐的不確定性,迫使日本企業不得不考慮,必要時,將總部撤離英國。

回顧英國6月脫歐公投,無疑是近年來最激情的政治大戲之一。意外的投票結果,將眾人情緒拉到最高點,也將英國的未來投向不確定的未知。而今,2個多月了,公投激情過後的英國,各方面,一切還好嗎?

在G20峰會上,梅伊努力舉證以安撫各國的疑慮:英國8月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為53.3,月成長率達25年來最強;英鎊是G20峰會召開前一週表現最佳的貨幣,不僅升值1.5%,後續也潛力可期。梅伊不否認眼前是有些壓力,有些難題,但是強調一切商務活動依舊,新的對外貿易關係正全面展開。

她說的是:英國,其實還好。──梅伊所言,是真的嗎?

或許。我們可以暫時相信她,有條件的。

英國脫歐的公投結果,超出當時的理性預期,一度引發全球劇烈的震撼。衝擊主震雖逐漸消失,後續影響仍在發酵,英國內部政治的路線之爭、英國與歐盟的博弈、英國全球定位的調整……各種挑戰正要開始。貿然論斷,英國可安然度過公投衝擊,言之過早;然而,綜觀其於過去2個多月間的因應,則亦可給予其該有的肯定。

▋脫歐之後的難題與處境

盤點英國與歐盟之間金融、貿易、投資等總體經貿關係,退出歐盟單一市場,對英國而言,無處不是問題。

以金融而言,英國經濟高度仰賴金融服務業,產業集中度極高,是僅次於紐約的世界第二大金融中心。儘管1993年英鎊危機之後,英國即決定暫不加入歐元區,然而無損倫敦做為歐元清算中心的地位,日交易量達一萬億歐元,衍生性金融商品日交易額達9270歐元,歐洲其他主要金融中心難以與其相提並論。一旦英國啟動脫歐,倫敦做為歐元主要交易中心的角色可能立即受損,進而影響做為世界主要外匯交易中心的地位。事實上,脫歐公投之後,巴黎、法蘭克福確實也已積極佈局,試圖接手倫敦的歐元清算業務。法國總統奧朗德主張,歐元清算業務應留在歐元區;德國也正試圖透過併購倫敦交易所的方式,轉移倫敦歐元計價交易的業務。

就貿易投資而言,英國對歐盟的依賴遠高於歐盟對英國的依賴。貿易方面,英國對歐盟其他國家的出口(包括商品貿易與服務貿易)佔其總出口的45%;遠高於歐盟其他國家對英國出口比例。若由投資關係看來,英國吸收外資向來不遺餘力。除了語言優勢之外,歐洲單一市場會籍資格,也是其引資的重要憑藉。英國因而成為世界各國前進歐洲的橋頭堡,半數FDI來自於非歐盟國家。以台資為例,1970年代末期,部分台灣電子製造業者,即循英國進入歐盟市場,落腳在英格蘭與蘇格蘭地區。然而脫歐之後,如何維持此路暢通,是個問題。同時,歐盟國家趁機吸引外資,也對英國帶來威脅。例如,法國立即宣佈引資稅收優惠,外國企業免稅期從5年延長至8年,公司稅由33%減至28%,競爭之意明顯。

從總體經濟現況可以清楚看到:退出歐盟,英國損失十分巨大。英國與歐盟的新關係未明,冗長的談判以及後續的制度安排,極可能曠日廢時,一切難以令人樂觀以對。

不過,從公投之後,這2個月的狀況來看,整體發展似乎高於預期。   

▋公投之後,英國做了些什麼?

公投之後,英國政治、經濟雖曾一度陷入混亂;然而,極短的時間內,各種議題逐一重新回到軌道。

首先,在政治方面,原首相卡麥隆辭職,保守黨一度在留歐與脫歐路線之間掙扎,最後推出立場支持留歐梅伊擔任新首相,但是任命支持脫歐的前倫敦市長強森擔任外相,以此組合試圖平息國內外不安。梅伊的出線相當程度緩和了歐盟國家的不滿情緒。她於就任後,也立即訪問德國法國,修補與歐盟之間的裂痕,並傳遞三個重要訊息:1)確立原則,英國脫離歐盟,但不脫離歐洲。(2)脫歐程序的啟動由各方猜測的2016年秋天延至2017年之後。以給予各方足夠的準備時間。(3)英國將尋求與歐盟建立,高於WTO,低於會員等級,類似瑞士、挪威與歐盟之間的類會員關係。梅伊快手回應各方因脫歐而產生的不確定感。整體脫歐工程完成將延緩至7-8年之後,降低對企業界的衝擊。

其次,在經濟方面,則由英格蘭銀行(BOE)直接因應,以化解對英鎊的外部衝擊。在6月23日晚間公投結果底定時,英鎊匯率暴跌10%,股市也一度重挫8%,英國股匯市暴跌引發的全球資金大逃亡與信心危機,甚至一度衝擊世界主要股市表現,局勢岌岌可危。BOE隔日立刻表態將以一切必要措施來保護英國經濟。BOE充分認知到英國會進入一段高風險的震盪期,因此首要目標是及時地穩定人心此可預見,且已備妥緊急應變計畫,足以穩定外匯市場正常運作。英國銀行業現有1300億英鎊資本;加上BOE持有超過6000億英鎊的高質流動資產、與2500億英鎊現款,以維繫市場信心。由於BOE在蘇格蘭公投時,已有一次的應對經驗,此次更加熟練,第一波金融動盪安然度過。

對於穩定信心頗有經驗的英格蘭銀行,接著以其一貫風格,不救市、而改交由市場消化掉政治衝擊,放任股匯市貶值。英國股市與英鎊雖然一度超跌,但均很快止穩,股市交易更在短期內回升至超過公投前的表現。(http://www.bloomberg.com/quote/UKX:IND)。另外,在經濟本低迷的此時,BOE也採續行寬鬆貨幣政策;並大膽地調降銀行資本適足率的要求,以抵銷負利率作用。此一舉措,讓英國銀行體系可以釋放出1500億英鎊的額外資金,滿足更多的借貸需求,以度過危機。

在政治與經濟雙穩的引導下,英國在有驚無險中,度過脫歐公投之後的2個月。老牌民主國家的治理能力與政治成熟度,仍令人刮目相看。

▋然而,來日方長

然而,短期危機處理過後,英國仍有更多政策選擇與問題待決。

最重要、也最核心的根本問題是,英國必需重新定位自己、提升實體經濟能力,以維繫經濟活力,避免在世界格局裡逐漸邊緣化。

就此,英國的選擇很有限,方向也很清楚。即便脫歐派所持的理由,是反對一個過度開放的英國,主張適度關門,以避免難民、異文化或外資攫取英國本地資源;然而,除了一個更開放的路線之外,無以為繼。英國,不僅需開放,甚至需比還在歐盟時期更為開放。大英帝國有深遠的開放歷史經驗,今日英國唯一路徑是學習帝國時期的思維,打造自己為歐盟、北美、東亞,甚至是全世界的聯結點,如此,脫歐後的英國,方有新的契機。然而,這樣的藍圖有賴與歐盟建立良好的新關係,也得爭取與包括中國在內、更多非歐盟國家的經濟戰略夥伴。於是,梅伊在內的英國主要政府官員,在過去兩個月內,馬不停蹄走訪各主要貿易夥伴國,也就不足為奇。

反對開放給歐盟而選擇脫歐的英國,反而必須在脫歐之後,更加開放自己給全世界──世間諸多事情的弔詭即在此。不過,英國始終是個極有彈性、務實、適應力極強的國家。如同梅伊所言:雖然會有些困難,不過,還好。

因此,眾人不妨拭目以待。

瀏覽次數:17248

延伸閱讀

英國伯明翰大學國際關係學博士。曾任臺灣時報國際新聞編譯、中國電視公司駐歐記者、義守大學、中正大學專任教職、中山美國中心主任等。現任中山大學政治經濟學系教授。本專欄涵蓋二十一世紀全球化、國際現勢、國家發展、教學與生活等四大類主題。作者電子郵件:clshin@mail.nsysu.edu.tw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