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讓想婚的日本人都可以婚」運動。2018年5月。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2019年2月20日,在台灣同婚專法確定以《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命名之後,行政院長蘇貞昌在他的臉書有一段談話:

大家都知道,人類社會是不斷進步的,以前窮人、女人、黑人都曾經被歧視很長的一段時間,連投票權都沒有,現在都已經獲得尊重,人人平等。過去我們一直以為性傾向只有異性相吸,誤以為同性一定相斥,我們不了解同性戀,因為不瞭解而害怕,因為害怕而排斥,連我自己小的時候都曾經這樣。現在醫學證明,同性戀是天生的,是自然的,不是疾病,不會傳染,也不可能因為教導而使異性戀者變成同性戀,更不可能因為治療,而使同性戀者變成異性戀。

這段話雖然看似友善,卻充滿了問題。

首先,蘇院長為了說服國人,淡化「反同婚」與「同婚」兩陣營的對立性,把「醫學」的權威抬出來了,說「現在醫學證明,同性戀是天生的,是自然的,不是疾病,不會傳染,也不可能因為教導而使異性戀者變成同性戀,更不可能因為治療,而使同性戀者變成異性戀。」就好像說,國人都別鬧了,再鬧也沒有用,同性戀也不會變成異性戀,那麼乾脆成全他(她)們吧,不然你要怎麼樣?

蘇院長的話之所以膚淺,在於他誤會了,現代的醫學根本不曾「證明」同性戀是怎麼來的,至少目前爭議仍多,因此,同性戀和異性戀一樣,都是基於生命個體的體質、秉賦、嗜性、憧憬等,所發展出來的一種對於性行為或婚姻行為的抉擇,這在全世界大多數國家,早就是憲法所保障的個人自由,只是有些國家率先立法承認這樣的自由,而其他國家還在等待民意的進化。

蘇院長這番好心好意幫贊立法的談話,其實正是矮化了同性戀的本質,因為他有所不知,很多同性戀是出於自願,並不是所謂「天生的」,而是當事人認定這樣「很自然」,便成為同性戀。它和異性戀一樣,就是一種「戀」,一種執著,甚至因為沒有傳宗接代的傳統人倫任務,而顯得更純粹。

此外,無論是誰,都不會希望自己的行為被形容為「不是疾病,不會傳染」,或「不可能因為教導而改變」。如果像蘇院長所述是「自然的」,何須蘇院長這種以不尊重為尊重的、狗尾續貂的言論。我對蘇言的不倫不類深感厭惡,且認為像蘇院長這類對於同性戀本質的曲解,正是同性戀無法獲得社會認同的源頭。

而且,這個所謂的《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草案,連立法名稱都不肯以「同性婚姻關係」來冠名,請問,障眼法滿足了誰呢?還不是為了滿足那些反對同性戀者成立婚姻法律關係的死硬派。細看草案法條,「同性婚姻關係者」(見第二條)僅出現一次,再來就都用的是「第二條關係」總共用了47次。看來行政院那些草擬法案的專家們,還真是怕極了冒犯反同婚的人士,真以為避用了「同性婚姻」四字,就可以爭取到反同婚者的選票。

請問,反同婚者有那麼愚蠢嗎?而贊成同婚者有因此感被尊重嗎?

本來,擬用專法來規定同婚者的法律關係,硬是不肯稍稍修改民法,讓他們適用中華民國的民法,就已經是明顯的歧視了。例如上述蘇院長所提到的歷史上對於女人的歧視,假如那些聲稱要實現男女平權的國家,在原來選罷法之外,另立一個例如「女性選舉罷免法」來規範女性的選舉行為,你會認為是在尊重女性權利嗎?

林俊傑演唱《我懷念的》:「我懷念的是無話不說,我懷念的是一起做夢,我懷念的是爭吵以後還是想要愛你的衝動。我記得那年生日,也記得那一首歌,記得那片星空,最緊的右手,最暖的胸口……」

同樣是愛情,同樣的想「婚」

看過上面林俊傑這首歌,我想真正同理同性戀本質的人,不會覺得他(她)們與異性戀有什麼不同,大家都只是基於對於生命的熱情,想建立一個堅固的共同體,共同承擔貧富與榮辱,由於法律的保護下,可以在這亂世尋找一個小小的角落,共享起居之樂。以人類的文明程度,假使沒有衛道人士百折不撓的阻攔,如此卑微的盼望,哪裡會那麼困難實現? 

我身邊仍然有許多反同婚的朋友,我聽過的最荒謬的一個反同婚的理由,居然是怕死了以後祖先牌位無人祭拜。我對這位女士說,即使兒女是異性婚姻,也有很多祖先牌位沒人祭拜呀,她又說,那族譜怎麼辦?怎麼寫?我說還是一樣寫「適誰」,又有什麼差別呢?頂多這一支就絕後了,那跟牌位祭不祭拜有何關連?她不同意,說那麼如果他(她)們領養小孩或認養對方之前婚姻生的小孩呢?我說,這就奇怪了,異性婚姻也有可能領養、認養小孩不是嗎?

各式各樣反對同婚的所謂「理由」,都是不值得一駁的。很多人以同婚會傷害到所謂「家庭價值」,但究竟什麼是家庭價值呢?限制一男一女的婚姻才可以獲得民法保障,就等於在維繫家庭價值了嗎?那些家暴的、吸毒的等等,只要是一男一女,都可以婚了,同婚者會比這些人更不可能建立家庭價值嗎?更何況,根據2015年統計,台灣離婚率高達35%,已排名世界的前段班了,這些結了又離的異性婚姻,對於家庭價值又有什麼貢獻?同性戀者會比這些離婚者更不應該獲得法律上對於婚姻的保障嗎?

至於宗教的理由,那就更不可思議了,台灣是個宗教自由的國家,並沒有哪個宗教可以壟斷台灣人的信仰,現在任憑少數宗教團體,就因為聲音大一點,動員能力強一點,或許領導者社會階層高一點,整個台灣便聽憑他們放縱對性向的偏見,偏要貫徹他們對於同性婚姻法律保障的歧視,這也是很奇怪的。

即使是基督教路德教派占75.3%的丹麥,在1989年率先全球立法讓同性戀可以做結婚登記,只是限制不能在教堂結婚。後來丹麥的同性婚姻越來越普遍,終於在2012年6月,通過法律讓同性戀者在教堂獲得證婚。由此可見,宗教理由是所有反對同性戀結婚的理由中,最應該被忽視的。

蘇打綠唱【無眠】:「想講卜做伙飛,去一個心中美麗兮所在,所有兮一切,攏總佮汝囥做伙,希望汝會當了解。」

我的憲法權利,你無法公投!

或許有人以為,不是公投了大家希望同性婚姻以專法來訂定,而現在也就是如此了,主張同婚者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我覺得最應該不滿意的,是本應代表民意的政治人物,沒有真正去探求同性婚姻的必要性,而對同性婚姻產生真正的認同,並向民眾解釋同性婚姻在憲法人權上的正當性,才會導致更多不必要的紛擾。

試問,假使有一個國家由於人口遞減速度驚人,透過公投詢問:「你是否同意年滿25歲之人,都必須至少結婚一次,並產下一子女?」你一定會覺得很荒謬對不對?因為這不但是不自然,且違反憲法對於人民基本自由的保障,可是在台灣,「你是否同意民法婚姻規定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結合?」居然會成為台灣2018年公投第10案的內容。

《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的命名是另一個荒謬,同婚專法就是同婚專法,「同性婚姻」四個字沒有什麼見不得人,一定要用這種行政院自以為高明且中立的愚蠢方法來命名,以懇求反同婚人士的諒解嗎?

今年2月中旬,在反同婚聲勢頗大的日本,已有13對同性戀者走進法院,要求憲法解釋,到底為什麼日本的同性戀者只能登記為「伴侶」而不是「配偶」?禁止同性結婚是否違憲?誠如日本著名的人權工作者福島瑞穗所述,很多日本人根本沒有覺察,他們的鄰居、同事或同學,早就是同性戀者了,竟還沉迷在婚姻一定是異性婚的傳統思維裡。

事實上,不僅憲法保障同婚,2018年1月9日,根據美洲國際人權局(The Inter-American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IACHR)的判決,禁止同婚違反美洲國家的人權公約。哥斯大黎加政府已承認此判決的拘束力,並於該年8月由哥國最高法院宣布,禁止同婚是違憲的,責成立法機構必須在18個月內完成同婚立法。自此,同婚合法性已由國內憲法的層次,提升為人權維護的國際法層次。

民進黨政權固然有小英總統對於同婚的認同宣示在先,然而其麾下諸君,從行政院到黨中央,必須多做功課,才可能褪除現今對於同婚議題的種種曖昧形象,不然的話,說錯話或表錯情的狀況,恐怕仍將一再出現,終會給人一種不夠誠懇、不乾不脆的印象。

最重要的是,如果同性戀者沒有真正感到來自國人的尊重,即使專法效力大致等同於民法,同婚運動並不算是成功,台灣也不能說是性道德高度進化的國家。

紅髮艾德演唱《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Take my hand,Take my whole life, too. For I 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 with you.  For I 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 with you.

瀏覽次數:3781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畢業於文化大學法律系財經組。多年來主業為期刊編輯工作,曾擔任《台灣新文化》、《日本文摘》、《牛頓科學》、《人本教育札記》等月刊及《重現台灣史分冊百科》總編輯,《新台灣》週刊編輯顧問等。著有《終生的反對者》、《人類沙文主義者》、《男人女人懂不懂:後性別時代的情欲觀察》等書,整理有《小驢:凱歌堂講臺.周聯華牧師講道集》、《蘇建和案21年生死簿:蘇友辰律師口述歷史》,譯有《漢娜鄂蘭傳》、《李仙得:南台灣踏查手記》。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