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史金納的箱子》在英國演出中。這齣舞台劇,固然是在批判史金納的行為心理學,但是史金納地下有知,對於後人念念不忘他的理論,大概會沾沾自喜吧。 圖片來源:WYP 

心理學家史金納(B.F.Skinner,1904~1990)已去世將近30年了,對於他的理論,卻爭論至今。儘管另一位重要的、研究人格的心理學家艾森克(Hans Eysenck)曾替他抱不平,說他是20世紀被誤解得最嚴重的心理學家,他卻也同時是被心理學界學術論文引用得最多的學者。

2004年《打開史金納的盒子》(Opening Skinner's Box)出版,這本外行看熱鬧的書,被心理學界普遍質疑,它書名聳動,內容真假難辨,例如繪聲繪影的說,史金納拿自己的小女兒黛博拉做實驗,讓她在一個箱子裡長大,使她得了精神病,後來自殺身亡。雖然作者強調這是傳言,卻暗示大家再也沒見到、聽到過黛博拉了,以致黛博拉輾轉得知後很生氣,在英國《衛報》寫文章抗議,說她從小健康,事業婚姻都順利,一直活得好好的。然而這本書銷路甚佳,啟發編製了同名的舞台劇,在英國演出2年,仍開出不錯的票房。

這一切又一切的紛擾,大半要歸功(或歸咎)於史金納的「箱子」(box)。雖然「操作制約」(Operant Conditioning)的理論本身不是很難了解,例如:你打開盒子有糖果吃,或是避開爐子就不會被燙到,這些結果就是增強作用(reinforcement)。為了維持既有反應,必須不斷使用增強物。正面的增強物就是獎勵,負面的增強物就是懲罰。經由增強物,人的行為得以修正,這是一般人在日常生活中常接觸得到的概念。但大家對「箱子」就比較陌生了。

這些或小或大的史金納「箱子」,確實創造過不少傳奇,它們恆溫、靜音,以控制實驗效果,大家聽說,史金納可以讓箱子中的老鼠學會拉槓桿(行為)以取得食物(增強物),箱子中的鴿子貪戀鳥食(增強物),被史金納訓練得可以兜著圈子轉動跳舞(行為),或是兩隻鴿子居然學會打乒乓球。二次世界大戰末期,訓練有素的鴿子還差點被美國政府送上戰場,做為偵測、攔截飛彈之用。以訛傳訛下的「箱子」,既有趣又浪漫,似乎無所不能。

史金納曾在公開演講中,提到過關於黛博拉的傳言,說是他哈佛的一位同事聽到黛博拉發瘋、自殺的說法,立刻反駁道:「真的嗎?我昨天才跟黛博拉一起游泳呢……」史金納說,他從來沒在自己小孩身上做任何實驗,他們夫妻與兩個女兒之間的關係也很好,大家的想像力實在太豐富了。

至於所謂史金納實驗小孩的「箱子」,說穿了,原是應史金納夫人的要求,將幼兒欄柵床的設計稍做擴充,變成密閉式有空氣調節的裝置(溫度為攝氏26度、溼度50%),稍會走路的幼兒可以彳亍其中,即使光著屁股也不會感冒;尿下去之後不必更衣,因為箱子旁邊有一長條紙巾可以隨時抽出來丟掉,保持他們踩到的地面清潔;同時箱子裡有各種玩具,讓他們不會無聊。你要看到他們、也讓他們看見你時,可以把遮簾升起,透過玻璃互看,如果你必須去忙別的,可以拉下遮簾,讓他們安靜獨處。而所謂「獨處」,不會超過一般幼兒待在欄柵床的時間。

史金納是大學教授,收入有限,因為試過這款設計的父母普遍反應良好,直到1959年已有70對夫妻,在這個裝置裡養過130個幼兒。他本來希望付諸量產,賺一筆錢補貼家用,可惜遇到的經銷商不大精明,先是主張把它稱為「Heir Conditioner」(子嗣調控機,與空氣調控機Air Condirioner同音),雖被史金納否絕了,輿論依然議論紛紛,說是史金納的女兒好可憐,就像實驗室裡的老鼠或鴿子一樣,「子嗣」還可以這樣「調控」的。

二戰後的美國與蘇聯陷入冷戰,世人對於共產極權統治的戒慎恐懼,被諸如奧威爾《一九八四》之類的文化產品「增強」印象,竟以為史金納是另類的「老大哥」,打算以他的操作制約,來使人類變成一個口號、一個動作的怪獸。實際上,史金納並未修正女兒的什麼行為,純粹只是在讓她在最怡人的環境下,能夠不吵不鬧,自己乖乖玩久一點罷了。

然而今天我們回顧這個改良幼兒床的影像,恐怕第一個想到的,還是它是個「箱子」,由像H.G.Wells寫的科幻小說《莫洛博士之島》裡的怪博士一手控制,成為多重驚悚想像的源頭。或許這個育嬰的「盒子」,在幾十年後推出會受歡迎一些,畢竟地球上有幾十億人冬天開暖氣,夏天吹冷氣,都必須在密閉空間的房子(正是個大箱子)裡進行。現代人比較能夠體會環境控制的好處。

名聞世界的哈佛大學心理學教授史金納,和他的箱子及老鼠。圖片來源:wordpress

科學雜誌貼出的漫畫:老鼠應徵史金納實驗,「我願意拉槓桿換食物!」圖片來源:Perspicuity 

1945年史金納在Ladies Home Journal上寫了一篇文章,介紹這個Air-Crib(空調柵欄幼兒床)的使用情形。圖片來源:Afflictor.com

史金納女兒黛博拉是第一個使用空調嬰兒床的人,日後卻陷入重重謠言,說她是爸爸史金納的實驗動物。圖片來源:blogsopt 

能夠塑造行為的只有環境

史金納並非這類實驗「箱子」的發明者,而是模仿自另一位心理學家桑代克(Edward Thorndike)的「箱子迷宮」。經由這些成功的動物實驗,史金納發展出一套行為心理學的理論,認為我們不能再從那些捉摸不定的所謂「心靈」去研究人,行為觀察才是最可靠的科學研究依據,而能夠改變行為只有先改變環境,唯有環境可以塑造人。

可是這麼一來,行為心理學便被戲稱為「沒有心的心理學」了。然而史金納不以為忤,認為只要是生來身體健全的人,透過教育的設計,以及行為的塑造過程,人可能會變得比他們的父母、祖先代更具有「人性」,足以建立更理性的社會,甚至可以創造出令人臻於至樂的現代桃花源。 

曾有人把史金納形容得像毒蛇猛獸,事實上,他忠厚老實,無論寫文章或日常起居,都平凡得不大會引人注意,只有在學術場合的演講,他對於不屑的評論,才偶有譏諷之語。例如說,語言學學者喬姆斯基(Noam Chomsky)曾寫長文說史金納的講法並不新鮮,洛克在17世紀已說過「人生來就是一片白板」,人家在上面填上什麼就是什麼,這哪裡稱得上是什麼「科學」。但是史金納說,他並非主張「人沒有心靈」,然而未經學習的心靈渾沌不堪,只是無數巧合鑄成的一些意識,不足以做為科學研究的對象。

我耳聞不少喬姆斯基對我的賜教,都是空穴來風,根本沒弄清楚我在主張什麼,因此懶得反駁。假使我要正式駁斥他,就必須看他的長篇大論,而我並不想讀他的文章。他的思想背景與結構主義大有關聯,我不但得讀他的文章,可能還得讀讀他受到影響的結構主義書籍,甚至追溯到一些語意學的源頭。我覺得對於存心想誤解我的人,不必下這麼大的工夫。

幸好,1970年出版的《論喬姆斯基評史金納的口語行為》(On Chomsky's Review of Skinner's VERBAL BEHAVIOR,Kenneth MacCorquodale)已徹底將喬姆斯基對史金納著作的誤解,講得非常清楚了。

喬姆斯基整整小史金納24歲,1959年喬姆斯基批判史金納的重要著作《口語行為》(Verbal Behavior,1957),還是個31歲、名不見經傳的小夥子,而史金納在哈佛教書,已儼然是心理學界的新霸主。喬姆斯基以語言學見長,他主張人天生具有學習語言的基本結構,即使不學也會語言,這與史金納主張沒有什麼是先天的,必須有適當的學習環境,人才可能學會語言,完全背道而馳。

喬姆斯基的那套理論,所引起的爭議大過於貢獻,不過這並不是激發他必須向史金納挑戰的真正原因。喬姆斯基只是在重覆結構主義的基調,也就是任何科學研究都應該超越事物的表象,追究其底層的內在結構,而偏偏行為主義認為「只有表象是可靠的」,兩者當然水火不容。

更追根究底的說,喬姆斯基認為行為主義不具科學意義,充其量是一種「行為修正術」。史金納認為人並非與生具有道德價值觀,也讓喬姆斯基覺得害怕,深怕無所不能的行為修正術與無所不在的政治力結合,會產生更多將導致人間悲劇的「箱子」,那些控制者的控制者是誰?我們控制得了他們嗎?

喬姆斯基認為,國家是箱子,集中營是箱子,學校是箱子,等等,如果人的內在不存在一種覺醒或反叛的意識,只順從環境的塑造力,將如何可能去追求真正的自由?這點,從他後來在《紐約書評》針對史金納《超越自由與尊嚴》的長文(The Case Against B.F.Skinner,1971/12/30),可以看到他的憂慮。

可是史金納三兩下就把喬姆斯基的「欲加之罪」擋開了,他說:「那些人千方百計要把我和極權統治劃上等號,實在很可笑。洛克的白板說,曾被誣衊為替帝國主義統治異族開路,我主張行為主義,就成了極權主義者的幫凶?你們想想嘛,行為主義學派是何其樂觀,認為人是可以後天環境塑造的,不必以極端方式(指種族屠殺)來解決政治紛爭,而那些主張絕對的政治變革的人,都是一些認為某些人天生有若干不可改變特質(指猶太人)的人(指納粹),非要全面殲滅某些人的特殊天生特質,不足以解決問題,也就是這樣才會造成重大的悲劇。」

真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呀!

史金納最著名的作品之一《超越自由與尊嚴》。

喬姆斯基在猶太裔知識份子匯集的《紐約書評雜誌》批判史金納的《超越自由與尊嚴》。

走出象牙塔的行為主義

史金納固然是個很好的實驗心理學家,卻始終不是煽動家。很多人認為,他的那本小小的《超越自由與尊嚴》,如果沒有喬姆斯基的貶抑之功,或許還不會受到那麼大的重視。這本書是史金納學術生涯的副產品,認為人的自由與尊嚴不是天賦的,而是經由環境塑造,以其去創造更美好的環境;如此的塑造過程,他稱為「文化工程」。

事實上,史金納的思想體系在《超越自由與尊嚴》之後,已走出象牙尖塔,逐漸運用在教育與行為治療方面,尤其是應用行為分析(Applied Behavior Analysis)崛起於美國西岸學界,正式自我定調為一種「科學方法」,而且是自然科學而非社會科學的方法,以史金納的行為修正(behavior modification)做為基礎,佐以強調刺激與反應的古典行為主義,並重視被治療者與其環境之間的功能關係之評量,使被治療者的行為修正為其環境可以接受的行為。

應用行為分析的出現與廣被運用,在治療自閉症兒童的早療方面,造福無數。相信看過一九八七年ABA之父Iva Lovaas那部治療紀錄片的人,很難不動容,而對史金納初始的苦心孤詣,會有更高的評價。

人當然不等同於史金納箱子中的老鼠或鴿子,但是小到空調的幼兒床,大到史金納在一九四五年出版、辯證烏托邦的《桃源二村》,其實人間很少有不是「箱子」的「環境」。操作制約遍見於從古至今的社會。

即使你走出了史金納的箱子,永遠還在更大、更大的箱子裡。這就是為何到今天,還有那麼多人想知道關於箱子、關於史金納的緣由。

     

延伸閱讀

蔡式淵,〈行為分析大師史基納〉,收在《心理與行為研究的拓荒者:當代心理學》,黃榮村主編,正中書局,1991。

史金納的《超越自由與尊嚴》有多個中文譯本,一般較推薦《行為主義的烏托邦》,文榮光譯,志文,1981。

Daniel Bjork,《夢想的烏托邦》,林佩芝譯,牛頓,1995。

黃怡,〈Ivar Lovaas:ABA之父與自閉症治療

黃怡,〈天寶葛蘭汀:第一個現身說法的自閉症患者

瀏覽次數:3470

延伸閱讀

畢業於文化大學法律系財經組。多年來主業為期刊編輯工作,曾擔任《台灣新文化》、《日本文摘》、《牛頓科學》、《人本教育札記》等月刊及《重現台灣史分冊百科》總編輯,《新台灣》週刊編輯顧問等。著有《終生的反對者》、《人類沙文主義者》、《男人女人懂不懂:後性別時代的情欲觀察》等書,整理有《小驢:凱歌堂講臺.周聯華牧師講道集》、《蘇建和案21年生死簿:蘇友辰律師口述歷史》,譯有《漢娜鄂蘭傳》、《李仙得:南台灣踏查手記》。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