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從2018年1月1日禁止國內象牙交易,是玩真的嗎? 圖片來源:Save the Elephants

非洲大象的世界權威學者道格拉斯漢米爾敦(Iain Douglas Hamilton,1942~)幾年前被問起,21世紀以來,全球大象保育的禍首到底是什麼?他給的答案千篇一律:「中國、中國、中國……」現在他笑了,從2018年1月1日起,中國已禁止國內的象牙加工與買賣。

國際保育人士高分貝的要求中國政府對大象高抬貴手,已很多年了,中國政府終於在2016年年底有了回應,由國務院下發「關於有序停止商業性加工銷售象牙及製品活動的通知」,中國現有象牙定點加工企業34家、定點銷售場所143處,在2017年底一律停止營業,從此,違規者將依情節輕重,處以刑責與罰金,最嚴重者得處以10年以上有期徒刑,並科罰金或沒入財產。

中國人向來嗜好象牙等珍稀材料,從周朝就有拿象牙做牙雕的記載。地處大東亞文化圈的日本,自古受中國影響,對象牙製品的喜愛不亞於中國。由於1970年代起日本經濟的超常景氣,曾使非洲大象從130萬頭(1979)在10年內降到60萬頭(1989),直到1990年華盛頓公約(即「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簡稱CITES)禁止以象牙做為國際交易商品,大象數量才逐漸回升。但是1990年代起中國重新富起來,對於象牙消費不遺餘力,截至2016年底,目前非洲大象的數量大約有35萬頭。

日本人與中國人通常拿象牙做什麼呢?不外乎牙雕、假牙、扇子、骰子等,近代則用來做筷子、手鐲、鋼琴鍵、麻將、扣子、小飾物。為滿足象牙的全球消費族群,西元前1,400年的亞洲與非洲,已有輸出象牙的記載;非洲成了歐洲人的殖民地之後,象牙迅速成為熱門商品,被抓去美洲做奴隸的非洲人,還得幫忙奴隸販子搬那些重得要死的象牙上船。在大航海時代,象牙製品是歐洲人拿來炫耀財富的奢侈品。

大象的肉不好吃,非洲人除了防範大象過境侵犯家園與莊稼之外,沒有理由冒險和大象作對。但既然外國人對象牙那麼熱愛,逐漸培養出一大群專門以獵象為業的職業本土獵人,先是北非的大象被殺戮盡淨,再是南非大象在19世紀遭巨量屠殺。波蘭裔的英國作家康拉德,曾在他著名的小說《黑暗之心》中說,殘酷的象牙交易是帝國主義教唆出來的,趁便於非洲國家的窮困,使非洲人起來剝削、摧毀自己美麗的野生世界,「是人類良心史上最下流的攪和。」

非洲大象權威道格拉斯漢彌爾頓,2015年3月站在肯亞公開焚燒沒收象牙現場。他是1990年華盛頓公約將象牙列入禁止國際貿易名單的要角,卻對近20幾年來中國大量消費象牙深感無奈。圖片來源:Save the Elephants

英國、香港:象牙交易仍在進行

日本在1970、1980年代的象牙快意消費,導致盜獵集團不惜以機關槍射殺大象,在非洲做大象研究的外國學者們終於悲憤難忍,傑出的女性學者卜爾(Joyce Poole,1956~)曾在《牠不重,牠是我兄弟》(Coming of Age With Elephants,周文萍譯,皇冠,2000年出版)中寫道:

1980年代末期,肯亞的大象從16萬7千頭,減少到2萬5千頭以下……1987年,肯亞到處有大象死亡,在各個國家公園、各個國家保留區,都可見到面目模糊的大象屍首,不是一隻一隻,而是一堆一堆的……

卜爾與另一位傑出的女性學者莫斯(Cynthia Moss,1940~),聯絡上道格拉斯漢彌爾敦,因為他是非洲第一個從空中對非洲大象種群數量做估計的科學家,他所蒐集的3,000份大象第一手記錄,對於後來華盛頓公約決定禁止象牙國際貿易,有關鍵影響力。他們三人聯手出擊,分析資料、繪製圖片、挑選幻燈片,透過媒體讓世人知道真相。

幸運的是,1989年正好人類學家李基(Richard Leakey,1944~)被任命為肯亞野生保育管理部部長,他上台後,大力搜捕盜獵集團,與他們真槍實彈對幹,並在奈洛比國家公園由默伊總統點火,公開燃燒沒收的12噸象牙,登上國際新聞頭條。這位傳奇人物,至今仍活躍於國際保育界,2016年並目睹另一把火在肯亞焚燒象牙,抗議中國對於象牙的消費。

李基、道格拉斯漢彌爾敦的祖國英國,是人類歷史上從事象牙交易最猖狂的國家,即使在1990年華盛頓公約將象牙列入禁止國際貿易名單之後,英國仍准許1947年之前加工的象牙製品在國內交易及輸出,1990年之前加工的象牙製品則採行審核制。基於國際輿論壓力,英國已勉強承諾,1990年之前加工的象牙製品將完全禁止買賣,但是至今沒有後續的立法動作。

香港農漁保育部門的統計顯示,1990年至今,香港進口了13.9噸象牙及19,700件象牙製品,大部分來自歐洲國家,而光是2015年,10,904件1990年前加工的進口象牙製品中,就有1/4來自英國。資料更顯示,從2010年至2015年,英國銷往香港與中國的象牙數量呈戲劇性增加,因為美國政府這段期間已開始逐步執行禁令,英國的象牙貿易商遂大顯身手。從2005年到2015年之間,英國總共輸出54,000件象牙製品,是歐盟國家輸出總數的31%。

2017年6月,即連香港都已通過法案,將於2021年開始實施禁止象牙買賣。過去40年,香港是全球最大的象牙加工地之一。

TRAFFIC(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2017年6月24日發布的照片。他們監督日本東京的象牙交易,發現象牙製品仍大方的秀出標價,在所謂的「古董」市場裡流通。圖片來源: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

日本:裝睡的人最難被叫醒

至於日本,在1995年至2016年之間,國內象牙交易採行登錄制,也就是所有在日本的象牙製品都可以就地合法,俗稱「象牙大赦」。根據日本的現行法,目前只管制法人買賣象牙製品,對於個人在國内的買賣,除非是整支象牙的交易,一律不予禁止。由於缺乏大量國際交易,進口到日本的象牙公開數量已迅速下降,然而過去多年,網路上的象牙製品交易仍然旺盛,新舊製品都有,貨源顯然充足。

根據TRAFFIC的調查,日本仍是買賣象牙製品的大國之一,觀光客自由將象牙製品帶進帶出,最後很多進到中國。樂天網在2017年7月宣布停止象牙製品買賣,將遏止交部分易數量,然而日本向來對於保護野生動物,尤其不屬於他們領土內的野生動物,沒有十分熱心,這點從象牙製品充斥日本各地的古董市場,可看出端倪。

日本從18世紀開始進口象牙製品,數量在明治年代(1868~1912)劇增,即使不再進口新貨,各地的私人收藏加總數量亦十分可觀。國際保育組織預期,假使日本對於象牙買賣的態度不變,就算中國嚴格禁止國內買賣,日本漁翁得利,可能會有更多的象牙製品,從日本經由各種管道進入中國。

日本人喜歡象牙圖章,圖章需要硬的象牙,非洲與亞洲的森林象之象牙,成為製作圖章的首選;來自東非及南非的軟象牙,則用於製作紀念品、珠寶或小飾物。根據粗估,1979年到1989的「十年浩劫」,非洲37個國家,每年有7萬5千隻非洲象被射殺,日本人消費占其中4/10,也就是每年3萬頭。野生的亞洲象,現今在只剩約4至5萬頭,也就是在半世紀中減少了一半數量。由於亞洲象通常公象才有象牙,在公象短少的情形下,亞洲象的保育狀態令人擔心。

假使不是華盛頓公約適時干預,若以上述十年浩劫的獵殺速度,全世界大象的「商業滅絕」,預估時間一度是2015年。奇怪的是日人對此似乎無感。

在微軟的兩位創始人之一Paul Allen慷慨資助下,非洲的大象數量得以即時更新。專案小組由數十位專家組成,以最新的科技監督非洲大象的種群數量,對各地的盜獵行動也能迅速因應。圖中黃色為穩定地區,紅色為數量減少中的地區。圖片來源:Great Elephant Census

非洲大象數量大普查:資訊就是保育運動的力量。在非洲,每15分鐘就有一隻大象被非法獵殺。

「大象」並不只是「象牙」

大家都知道大象的英文名字是「Elephant」,卻可能不知道,這個字來自希臘文,本身就是「象牙」的意思。住在非洲的人看見大象,會直接說:「今天碰到一隻70到80磅。」指的是單支的大象象牙。

非洲大象中的公象,站起來可高達4公尺、體重6,000公斤,象牙長達1.5~2.4公尺,重達23~45公斤。全球每年的野生動物非法貿易高達190億美元,是第四大非法貿易,僅次於毒品、偽幣與人口販賣。

道格拉斯漢彌爾敦1975年寫到一隻他熟識的母象家長的死:

牠的大頭裡裝著幾十年在叢林裡謀生的智慧,才有辦法領導整家族生存下來。過去,牠像是一艘巨大的領航艦,來去自如;現在,一小顆子彈穿過牠的頭,一小股血水,時斷時續的流出傷口,如小山般的血肉之軀,就這樣廢了。…大象的死亡,是我在這世界上看到最淒慘的景象。」(East African Wildlife Review,第5卷第8號)

大象是地球上最大的陸生動物,除了獅子偶爾可以和年幼或生病的大象一搏之外,大象幾乎沒有天敵。因為牠們素食,根本不侵犯別的動物,若一生平安無事,可活到50~70歲,甚至80歲。但是牠實在太大了,遇到獵獸者根本無從閃躲。

歷年來為了堅持大象保育,已有上千位非州國家公園與保留地的巡邏員被殺,在地的保育運動工作者更不在話下,比較著名的例如肯亞李基的座機被破壞,墜機後他的雙腿齊膝截肢,以及2017年8月,南非籍的大象保育標竿人物Wayne Lotter(1965~2017)在坦桑尼亞遇害等。更有鉅額的象牙交易所得被拿來資助非洲各地的內戰與政爭,相關死亡者數字無從估計。

大象從來不只是「象牙」,而象牙消費絕對等同於血腥消費。中國走出艱辛的第一步,後勢有待觀察。

     

延伸閱讀

維基百科:大象有三個種:非洲草原象、非洲森林象、亞洲象

◆道格拉斯漢彌爾敦的「拯救大象基金會

◆BBC製作的The Secret Life of Elephants,對於道格拉斯漢彌爾敦拯救大象40年的歷程,有深入報導。

Joyce Poole演講,認為大象保育仍有光明的未來。

Centhia Moss投入非洲大象保育的經過

瀏覽次數:3907

延伸閱讀

畢業於文化大學法律系財經組。多年來主業為期刊編輯工作,曾擔任《台灣新文化》、《日本文摘》、《牛頓科學》、《人本教育札記》等月刊及《重現台灣史分冊百科》總編輯,《新台灣》週刊編輯顧問等。著有《終生的反對者》、《人類沙文主義者》、《男人女人懂不懂:後性別時代的情欲觀察》等書,整理有《小驢:凱歌堂講臺.周聯華牧師講道集》、《蘇建和案21年生死簿:蘇友辰律師口述歷史》,譯有《漢娜鄂蘭傳》、《李仙得:南台灣踏查手記》。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