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魚夫繪。

人們來到基隆的和平島大都是為了大啖生猛海鮮而來。譬如我有一回在這裡,便遇見了方才延繩釣上的馬頭魚。

馬頭魚是咱台灣人認定的十大味美的魚種,所謂一午仔、二紅魦、三鯧、四馬駮、五鮸、六嘉鱲、七赤鯮、八馬頭、九烏喉、十寸子,由於它獨特的棲息方式,也不容易被大量捕獲,所以容易倖存。我有一回在和平島的漁市碼頭遇見靠岸的漁船釣獲馬頭魚,當場便議價買了下來,請店家代為烹煮。

日本稱馬頭魚有個あまだい的暱稱,意思是甜味的鯛魚,在香港或中國則稱方頭魚,以其頭部長得四四方方而得名。馬頭魚可分三類,較常見者是紅甘鯛,乾煎或清蒸均宜;味道最美者為白干鯛,係做刺身的好食材;黄甘鯛則適一夜干,風味獨特。

現在的漁市碼頭原是曲折嶙峋的海岸,1974年基隆港港務局興建八尺門碼頭聯絡道路,以填海造陸的方式,將八尺門碼頭與和平橋連成一氣,1990年乃開始聚集許多漁販和海產餐廳,最後竟成漁貨美食市場。

每回來到和平島,在享受美食之際,總會望見對岸的一大片建物廢墟,其最前身係日治時期臺灣礦業株式會社於1930年代為了開發金瓜石地區金銅礦而興築的金瓜石線鐵道,工程分期進行,第一期工程由水湳洞至焿子寮,第二期再由焿子寮開通到八尺門,在1934~1936年間通車,軌距762mm,合稱為金瓜石線。此線是為了方便由金瓜石開採出的金銅礦經由鐵道運輸到八尺門,再轉接水運到基隆港輸出而建。

戰後國民黨政府在1946年成立經濟部臺灣金銅鑛籌備處接收日產,1948年成立臺灣金銅鑛務局,然後再設立臺灣金屬鑛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臺金」。只是這家公司拙於經營,因業務不佳,導致金瓜石鐵道於1962年一度停擺,後來因深澳火力廠及沿線礦坑業者需要,再令台鐵改建鐵路,於八斗子附近接上瑞芳站,就是今天的深澳線了。另一方面,臺金公司在1967年將碼頭租給了美商阿根納造船公司製造遊艇,只是這家美國公司本事也不怎麼樣,最後也倒閉關廠了。

1987年,臺金因內外環境因素宣告歇業,1991年與台灣糖業股份有限公司合併,所以現在的廢墟產權係臺糖所有。

魚夫攝。

這龐大的廢墟也不是一無是處,2014年飾演電影《美國隊長》的克里斯伊凡在中國電玩業者邀請下來到台灣的阿根納船廠拍攝廣告,從此竟成基隆旅遊亮點;2016年承租業者試圖拆除遺址,但遭基隆市府制止,市長林右昌決定啓動暫定古蹟程序,並且規劃為未來基隆旅遊景點的一部份。

事實上,和平島充滿了許多台灣歷史故事和遺跡。就以和平島為什麼叫和平島而言,難道有著不平靜的過去嗎?

和平島最早是原住民凱達格蘭族雞籠的「番仔寮」、社寮公廨本區,所以當地人呼之曰「社寮島」。228事件爆發後,如今《維基百科》上記載:

基隆造船工業的集中地之一為社寮島,其上有兩家船寮並有大量造船工人出入。1947年3月8日下午2時,基隆要塞司令部部隊配合國軍登陸而開始肅清街頭,實施2小時的密集射擊,造成多名民眾死傷。憲兵第21團登陸後,基隆要塞司令部部隊會同登陸部隊在基隆市區進行掃蕩。部隊主力則向台北地區推進,沿途見到民眾聚集之處則予以掃射,造成多人死傷。3月9日,國軍第21師登陸,基隆奉令恢復戒嚴,並在隔天依照命令展開綏靖工作。

手無寸鐵被殺害者的人數不明,但至少有7人至8人在海邊被尋獲屍體,史稱社寮島事件,之後社寮島被更名和平島,所以事件史實也逐漸為人所遺忘。

再往更遠的歷史探溯,1626年西班牙艦隊從菲律賓基地出發,循臺灣東海岸而上,抵達東北角的三貂角(西班牙語聖地牙哥Santiago),隔日又發現今基隆港,將其命名為San Salvador(聖薩爾瓦多/聖救主),然後由此進港,在港口的雞籠島(今和平島)上舉行佔領儀式,然後建造「聖薩爾瓦多城」(Fort San Salvador),歷經十餘年才完成,現址應該就在原址為台灣國際造船基隆廠位於和平島的船塢附近。1642年荷蘭人為了要驅逐西班牙人,大軍攻打聖薩爾瓦多城,獲勝後將殘垣斷瓦中的一處稜堡命名為「北荷蘭」(Noord Holland)。1664年,因遇上鄭成功而在臺南失利的荷蘭人一度重返雞籠,並在原有基礎上重建城堡,伺機聯合清國奪回臺灣,卻又被鄭軍驅離,1668年荷蘭人炸燬北荷蘭城,並自雞籠全面撤退。

西、荷之外,社寮在1632年便有了福州厝,聚集約120名福州人,在明鄭時期以福州街呼之,荷蘭人佔有期間稱為雞籠街,街道長約一荷里,建築次序井然,店舖交易熱絡。乾隆29年(1764年)的《續修臺灣府志》中提到:「大雞籠嶼,城與社皆在西,又有福州街舊址,偽鄭與日本交易處。」社寮俗諺「福州雞啼、社寮有聽」、「福州雞啼、雞籠有聽」足資想像兩地往來的密切關係。

只是今天住在基隆、祖籍福州的人,大都是日治以後來臺。福州人除了有三把刀──菜刀、剪刀(做衣服)和剔頭刀外,造船功夫也了得;現在的奠濟宮夜市也有許多源自福州的小吃,如鼎邊趖和紅燒鰻等。雖是不同世代,也不會講福州話了,但論起歷史,福州和基隆之間仍淵源甚深。

每回來到漁市場便想起這些故事,這就是本文標題「在薩爾瓦多城遇見馬頭魚」的意思了。食完起身去逛和平島,您要是記住了我所說的這些往事,那就會恍然大悟,原來不只是吃吃喝喝而已哦!

拍得影像分享:

瀏覽次數:763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漫畫家、自由作家,曾任職於各大平面媒體、電台及電視台總監等,又曾為動畫公司老闆,開創3D動畫之先鋒,如今創辦網路電視台,架設文創平台。現居台南,追求「慢活」生涯,潛心教學、創作與繪畫,冷眼看世界,熱情愛台灣。魚夫粉絲專頁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