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魚夫繪。

如果仔細看畫家郭雪湖1930年的作品〈南街殷賑〉,畫作中的視點應是站在永樂市場旁的民樂街附近往迪化街北望,當時的市場裡鬧熱滾滾,小食攤甚多,至今亦然。而民樂街上有兩攤比鄰而居,一為旗魚米粉,另一則為𩵚魠魚羮,我每回到迪化街研究郭雪湖畫作中的南街街景,便會順道扒上一碗來解饞。

旗魚米粉常被庶民誤植為鯕魚,聽聞早期在大稻埕頗為常見,今天的延平北路從前就有許多家專賣這一味。旗魚在台灣周邊海域共有產4屬6種,以正旗魚科較多,3屬5種,劍旗魚1屬1種。

咱們的布袋戲裡有文音、武音、俗音還有七千話,偶而也會冒出無厘頭的「金光搶搶滾,烏魚炒米粉」的話來,烏魚炒米粉我沒吃過,但烏魚或旗魚或白鯧等煮米粉湯倒是常見。

「民樂旗魚米粉」據說自日本時代就有了,現今老闆黄清的父親自18歲時便挑著擔子在大稻埕的路邊開賣了,40餘年前才有店面,後來兄弟在一旁也賣起紅糟肉、炸豆腐等,如要來賞味得趁早,大抵早上6點多營業,是許多大稻埕人的早餐,近年來又成了觀光客必來一嚐的美食,經常大排長龍,但店家仍然維持過午收攤的習慣,晚來No sut。

這一味的秘訣在將旗魚切成小塊蒸熟後,羼入醬油拌炒,不煉高湯而全靠旗魚提味,食時將細米粉加入,但需以湯瓢沿鍋壁壓斷過長的米粉,再拈來少許韭菜,添入煏過的油蔥,便是一碗膾炙人口的旗魚米粉湯了。

然而米粉湯會燙嘴,不夾點店家提供的炸物歇歇口不行,所以有: 紅糟肉、炸蚵、炸魷魚、炸豆腐、炸甜不辣⋯⋯等等,吸口湯,再吃一口配菜,自然會越吃越續嘴了。

台北民樂街上的旗魚米粉和台南𩵚魠魚羮。魚夫攝。

一旁的永樂𩵚魠魚羮號稱來自台南,那麼南北𩵚魠魚羮到底有什麼不同呢?

𩵚魠魚其實應作「頭魠魚」,台語發聲為Thòo-thú,但訛音後原來的唸法大家就忘記了,然而北部所謂的頭魠,有些指的是白腹仔,也有句話說「石橋(棘鰆)假頭魠」,民間又俗稱石橋是「頭魠舅」(頭魠的阿舅);南部則為「白腹假頭魠」。白腹仔是台灣馬加鰆魚的俗名,而不管石橋或白腹假頭魠(𩵚魠)也並非全然是貶意,如白腹是四季均產,沒有當令頭魠時自然以白腹替代,環切後外觀近似,但口感亦不遑相讓。

台南的𩵚魠魚羮對許多外地人來說都偏甜,那是因為牽羮時除了以扁魚、大蒜酥炕高湯外,還會刻意加入白糖;𩵚魠魚大部份遠洋進口的,切塊後沾番薯粉油炸,要裝碗時,再將炸過的魚塊掰開,淋上湯汁和白菜即成,有趣的是台南也有永樂市場,市場旁的國華街上就有家「好味」紅燒𩵚魠魚羮。

台北常見的𩵚魠魚羮有許多是切成方塊狀,如此以一來,湯汁就不能滲入肉裡,但民樂街這一家果真也如台南一樣是掰開的,但羮可不像台南那麼甜,這應是在台北不得不調過的口味吧?

拍得影像來分享:

日本時代就開賣的民樂旗魚米粉:

台北永樂市場台南𩵚魠魚羮:

瀏覽次數:6241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