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挪威制定憲法兩百周年,官方正如火如荼準備慶祝活動,包括邀請丹麥及瑞典王室共襄盛舉,稍早之前,丹麥女王瑪格麗特二世(Margrethe)和亨利(Henrik)王子已欣然受邀,但瑞典王室卻對外表示,敝國國王、王后沒有參加他人國慶典禮的傳統,等於是間接婉拒出席,挪威媒體特別關注事件發展,這些報導則又一次觸動挪威、瑞典兩國敏感神經。

身為斯堪地那維亞(Skandinavia:地理上包括瑞典、挪威,文化上除挪、瑞兩國,還包括丹麥)歷史上的小國,挪威的國家處境直到1969年發現石油後才得以改觀,14世紀末,野心勃勃的丹麥女王挾武力威脅,迫使挪威向其稱臣,往後有將近四百年左右時間,挪威只得淪為丹麥的附庸,但丹麥對挪威採行的是寬容管理,並保留它相當程度的自治權,縱使挪威人曾零星起義反抗,如今卻不至於對丹麥存有太多惡感。

1814年,以北歐大不列顛自居的瑞典,和英、俄、普魯士組成聯軍打敗拿破崙,隨後便要求當時和拿破崙站在同一陣線的丹麥,必須割讓挪威領土,做為敗戰陣營的獻禮,挪威的命運,遂從原本被丹麥統轄,一夕間變成瑞典屬地,總計挪威王國前後有五百多年是受制於他人治理。

挪威現行的憲法,即是當年為謀求國家獨立地位,反對瑞典併吞而來,這部《埃茲伏爾憲法》(埃茲伏儞(Eidsvolls)為當年簽立憲法所在地)在瑞典強行佔領挪威期間,儘管一直無從實踐,對挪威人而言,至少進一步具體化了挪威人的自我認同,相信自己是一個既不屬於丹麥,也不歸於瑞典的獨立國家,日後挪威的國慶日並非定於脫離瑞典統治,重新取回國家主權的6月17日(1905年),而是5月17日(1814年)憲法出爐的那一天,其中道理就在於此。

西元10世紀左右,挪威受基督教影響,逐漸從部族社會發展成為一個正式的國家,但礙於自然資源稀少,比起鄰國丹麥、瑞典,挪威國力長期居於弱勢,也許維京時代的挪威海盜曾讓歐洲人聞風喪膽,文明社會下的挪威,反而成為貧窮落後的代名詞,北歐兩強一直當挪威是個「不需要獨立存在的國家」,為了和歐洲列強抗衡,丹麥想一統北歐,為了更完整豐富的國家領土,瑞典時時刻刻對挪威虎視眈眈,挪威長期成為兩強爭奪的俎上肉,很長一段時間,只能在本土文學、音樂和藝術中尋求慰藉,可是挪威人仍有其國格,從來不認為自己必須因為丹麥、瑞典的強大而消失。

憲法的出現,除了代表挪威人追求獨立地位的企圖,也同時確立了挪威人的信仰價值,當年近百名青年才俊冒著被瑞典軍隊逮捕的危險,躲在一處鋼鐵廠的地下室秘密制定憲法,內涵兼採美國、法國及瑞典憲法精神,在自由、平等和民主的實踐上,還勝於即將對他們兵臨城下的瑞典王國,尤其大舉削弱王室和貴族權力的憲政設計,更為當時服膺「王權至上」的封建瑞典所不及。

雖然瑞典國王藉著武力優勢,讓挪威人的憲法存而不行,但陸續前往挪威考察這部號稱當時北歐最進步憲法的瑞典學者,皆見識到挪威人的思想內涵,顯然比瑞典要像是一個進步的國家,於是回過頭建請瑞典的當權者,應該放下身段向挪威憲法看齊,乃至日後有瑞典歷史學者認為,表面上是瑞典統治挪威,實際上卻是挪威改變了瑞典。

挪威人守護這部憲法,就像守護國家最後一線生機,它也證明了挪威人的智慧和胸襟確實不亞於其他大國,也許羸弱的武力,讓他們無從扭轉遭瑞典侵占的事實,卻能透過文學、音樂和憲法的交流,讓窮兵黷武,初期祭以高壓統治的瑞典,一步步軟化非佔領挪威無法表現國力的心態,同時認清挪威人未必是一個見到大國崛起,就會放棄自我,一面倒趨炎附勢、爭相靠攏的民族。挪威的處境愈受瑞典國內和平主義者的尊敬與同情,1905年,挪威見時機成熟,不畏瑞典王室嚇阻,徑行依照當年立憲者簽署的憲法舉行獨立公投,在高達85%的投票率下,挪威人以37萬7149票比184票的壓倒性票數,自行決議結束和瑞典的聯盟關係(名為聯盟,實為併吞),瑞典國王一度打算出兵否決投票結果,所幸在瑞典和平主義者勸阻下,避免了兩國之間又一次血腥殺戮的歷史。

挪威脫離瑞典統治已超過百年,制定憲法到今年則滿兩百年,一個曾經可能消失在地球上的國家,如今搖身一變成為石油輸出大國,還能為陷入高失業率困擾的瑞典人提供工作機會,並在國際上和丹麥、瑞典平起平坐,也許有瑞典人覺得當年放棄挪威實在至為可惜,挪威人倒是很慶幸自己從來沒有放棄自己。

瑞典王室謝絕挪威立憲兩百周年慶典邀請,經挪威媒體披露後,輿論認為,瑞典王室應該是對當年挪威棄其而去的歷史耿耿於懷,也許是不希望被外界解讀為小家子氣,數日後,瑞典王室又再次對外發函,表示藉由更詳盡的受邀資訊(其實多少和輿論反應有關),國王卡爾.古斯塔夫(Carl Gustaf)和王后希爾維亞(Silvia)已改變主意,將聯袂赴挪威參加慶祝儀式。如今挪威、瑞典能共同建構出國與國之間穩定關係的典範,挪威自己夠爭氣是原因之一,另一方面,其實也有賴當前瑞典在面對挪威時,終究能不失一個傳統大國該有的氣度。

瀏覽次數:8297

延伸閱讀

1976年生,曾任《新新聞周報》、《聯合晚報》政治組記者,現為FPA「挪威外國記者協會」(Froeign Press Association in Norway)成員,繼續以獨立記者身份穿梭各重大新聞事件.現居挪威奧斯陸.著有《挪威縮影—奧斯陸觀察筆記》、《挪威,綠色驚嘆號!》、《安然無恙不比遺憾好》、《北歐超完美丈夫的秘密》、《小國的靈魂—挪威的生存之道》等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