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過幾天就是311福島核災兩週年紀念日了,台灣的環保團體與反核人士於今天下午舉辦反核大遊行,無獨有偶,法國反核組織同樣也選在這一天下午集結,發起了大規模「人鏈」反核活動。

由於巴黎警方禁止他們靠近參議院與眾議院,組織者於是把巴黎分成六大區,每一區都事先選定若干與核能產業決策相關的「權力之地」,包括法國電力公司EDF、高度投資核能企業的銀行、生產核燃料與核能技術的公司、核電廠的建造公司、大量承作法國核能企業外銷風險業務的保險公司、環保部、法國國鐵SNCF的營運處(因為SNCF每一天都負責在全法運送核廢料與燃料)等等。法國反核行動組織者號召民眾到每區的集合地點,手挽著手成為「人鏈」圈住這些權力之地,表達反核意見。

現場除了藝術表演之外,每個集合點也都精心策劃了不同的主題,例如在法國國鐵SNCF外面,該處討論主題為核廢料的運送以及受雇者的健康與勞動權益,其他主題還包括「Areva(著名的法國核能公司)在非洲」、「日本的狀況」、「民主」、「清醒」、「擺脫核能:以德國為例」、「能源轉型」等等。

為了不要受制於石油市場的供給狀況與價格波動,法國高度發展其核能工業,為了達成「能源自主」的理想,法國不僅成為世界上最依賴核電的國家之一,其核能工業高度發達的結果,還因此成為當今世界核電重要出口國之一,法國核能的上下游企業因此經常性地對國會進行遊說,以維持其在全球龐大的經濟利益,這是為什麼反核組織在此次集會宣傳上,首先對於巴黎警方禁止他們靠近參議院與眾議院,不讓議員們聽見他們的訴求表達抗議。

作為一個在能源政策上如此向核電傾斜的國家,法國政府向來對民眾大力宣傳其對全國各地核電廠安全性的高度重視,以及已採取精密的措施來確保、維護核安,然而法國環保團體用行動證明「安全的核能並不存在」此一事實。法國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在福島事件後徵求、招募了一批志工,這些志工都是尋常百姓,例如平日擔任照服員工作的女性等等,綠色和平對這批有男有女的志工們稍作體能訓練,然後在2011年12月5日,策劃執行了「闖入核電廠」的活動,志工們成功地分別闖入兩座核電廠(一座是在靠近巴黎東南方95公里處的Nogent-sur-Seine核電廠,另一座則在Cruas ),證明號稱具有嚴密監控的法國核電廠,事實上脆弱到令人驚駭的程度,其安全漏洞竟足以讓外部的人為侵入長達十四個小時之久,這批志工在行動結束後陸續遭官方逮捕並面臨司法究責。

然而,他們並不後悔自己的行動,因為,他們成功地向法國政府與人民證明,如果連他們這樣的「一般人」都可以輕易大舉侵入核電廠(有多輕易呢?最近我在網路上發現了法國綠色和平組織志工當時一邊闖入、一邊還加上旁白說明的錄影),那麼,就更不用提受過專門訓練的恐怖份子了。

發生了這樣全世界矚目的核安漏洞事件,法國核電廠應該會記取教訓提高防範吧?

然而,上述闖入事件發生後五個月,2012年5月2日,一名綠色和平組織運動者,在上午時分利用動力滑翔傘飛越法國東南部Bugey核電廠上空,一邊降落時一邊對核電廠丟擲煙霧彈,接著才降落在廠內,再一次用實際行動說明:姑不論各式因結構缺陷、人為疏失、火災等引發的內部風險,核能發電廠還可能面臨各種難以防範與處理的外部危險,包括飛機墜毀撞進核電廠或是戰爭時敵人的攻擊等等。

圍繞著台灣現今的核電爭議,有許多值得討論的面向,包括使用核電與經濟發展的相關性論證是否成立、核廢料的處置所暴露的歧視問題、核災發生時如何疏散安置民眾、核電替代方案及能源政策、產業結構如何轉型等議題,但由於政府已信誓旦旦說了「沒有核安,就沒有核電」,本文於是僅針對安全問題切入:「沒有核安,就沒有核電」這句話假設「安全的核電」是可能的,問題在於,這個假設非常可能是過於魯莽與萬分危險的。

至少,法國反核運動者的行動已一再清楚說明了核能設施的脆弱,2011年 12月5日成功闖入Nogent-sur-Seine核電廠的法國志工們,爬上了其中一座反應爐的圓頂,他們張開事先準備好的標語,上頭寫的就是:Le nucléaire sûr  n'existe pas(安全的核電並不存在) !

而截至目前為止,我們實在很難相信,位處地震帶、地小人稠疏散困難、電路板被尿酸腐蝕因而時常故障,以及結構內附裝尿寶特瓶的我國核電廠,究竟是如何可以比法國核電廠安全(註:參見方儉,「傾聽一支寶特瓶的聲音」一文)?

也許只有認清並承認了「安全的核電並不存在」,我們才有安全可言。 

瀏覽次數:14260

延伸閱讀

範,是模型、規範、典範,但也可能是圈套。我們置身於成套的規範裏,從成文的法律,到不成文的性別秩序,乃至對生態環境具毀滅性的經濟發展模式,皆日日誘捕我們就範。不肯就範是ㄧ種必要時採取「市民不服從」的態度與準備,試圖對看似合理實則不然的秩序進行理解與抵抗。不肯就範有雙重任務,作為人民,面對政府,要想辦法對抗輕率的無力感,作為人類,面對環境,要抵禦自認「無所不能」的集體幻想。 許秀雯,執業律師。法國巴黎第十大學法學博士研究,史特拉斯堡第三大學法學碩士,主要研究興趣包括歐盟法、法國社會法(勞動法及社會安全制度)、經濟法。從學生時代起長期參與性別及環保運動,現為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伴侶盟)理事長,致力於多元成家立法行動,是伴侶盟版「婚姻平權、伴侶、家屬制度」民法修正草案起草人之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