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正:今天的任務是扮演一個歷史人物,不可以扮誰?

2016/12/2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希特勒?當然不行,你沒看到新竹光復中學有多慘嗎!

蔣中正?當然也不行,他和希特勒是好朋友呀!而且他到底叫蔣中正蔣介石(空一格)蔣公都還沒搞定。

毛澤東?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搞死的人還不夠嗎?

孫中山?不行,老婆太多。

邱吉爾?不行,不能抽菸。

羅斯福?不行,羅斯福坐輪椅,沒演好會得罪人。

關公?不行,會得罪信徒。

耶穌?不行,手掌釘在十字架上太血腥。

諸葛亮?三國演義不是真的,要演就照三國志來演。(那多無聊……)

三太子?不准怪力亂神。

外星人?這個梗已經被寶傑哥玩爛了。

老王?

老王是誰?

有名的都不能演,只好瞎掰一個。

▋扮演納粹,錯在哪裡?

在批評光復高中納粹變裝表演時,論者通常直接從「他們做錯事了」開始談起,然後衍伸到教育、歷史、國際形象等等議題。

這場表演或許不高明,服裝不像辭不達意編劇很爛,但是直接說他們錯了?我不同意。

▋用什麼來規範高中校園的表演

這場校慶活動的主題是「古今中外歷史人物」,其中一班同學選了希特勒。在立委林為洲臉書PO出的「創意變裝遊行進場介紹詞」裡這麼寫:

「快向希特勒敬禮,不然坦克壓過你們,把你們抓進煙毒室!」「納粹軍隊以紀律聞名,以忠誠為信念,卻變成殘暴軍團,並開啟世界大戰。」希特勒確實存在過,納粹也確實做了很可怕的行為,所以我們才要珍惜民主自由。

一個高中校園內表演的對錯,該由什麼標準衡量?該受什麼樣的規範呢?

法律?這場表演顯然沒有違反中華民國現行的任何法律。

公序良俗?光復中學師生展示服裝和紙糊的坦克,司儀(不知道是不是學生)搭配情境朗讀介紹詞,全場師生一起笑鬧,不至於違反公序良俗。

無知?這群學生自發性地研究納粹裝扮,用紙箱糊出惟妙惟肖的戰車,也知道煙毒室,我不認為他們對納粹不了解。而這項檢驗標準也很難落實,例如網路上一位歷史老師寫了6千字德國二戰的歷史,馬上被另一群老師逐條反駁說他錯誤百出過度簡化。誰的知才是知?

無感?也許當前的教育有諸多可以檢討之處,但是從這個單一的學生表演,作為學生對知識無感的證據,未免太擴大解釋。只能尊重這個自由心證。

說這場表演傷害了德國與以色列的感情?這倒是真的,至少兩國駐台代表都表示了抗議,雖然是「好心」網友主動截圖送交以色列代表處的。

不過面對兩國抗議,我認為校方可以表示理解對方的意見,但也要堅持這是台灣內部、校園內部的表演,台灣是有言論自由表達自由的地方,如果這個表演不違反校規、不違反法律與公序良俗,就不該受到任何干預。(如果能順便提到以色列對巴勒斯坦的迫害,更佳)

無奈,對外軟骨頭對內家父長的教育部馬上砍了光復中學的補助。

綜上所言,這個表演,並沒有錯。

▋納粹不是研究與展演的禁區

二次大戰是悲劇,納粹屠殺猶太人是悲劇中的悲劇,每提一次的確就會觸動傷口。然而,納粹不是研究、展演的禁區。

納粹作為近代史上一個巨大的存在,有各式各樣的面向值得探究。光復中學的學生說他們喜歡納粹的美學,不論他們說的是真是假,有何不可?學生說他們想表達的是「希特勒確實存在過,納粹也確實做了很可怕的行為,所以我們才要珍惜民主自由」,就算不成熟的演出不登大雅之堂,也不是什麼罪過。

尤其,我沒有在演出中看到崇尚殺戮與殘暴的意圖,倒是隨後把光復中學往死裡打的輿論,比較殺氣騰騰。

▋別再犯同樣的錯誤

納粹的可怕之處,即是控制言論,打壓異議份子,把當時的德國變成了一言堂。進而在歐洲上千年的反猶太基礎上,倚仗著軍事實力,驅逐、屠殺了相對封閉的猶太社群,犯下的「反人類」的滔天大罪。

面對納粹,或者其他類似的歷史悲劇,不該避而不談,也不該僅是背誦史實,而是直視這段歷史,思考其為什麼會發生?該如何避免?一如猶太裔學者漢娜鄂蘭所指出的,思考,才能對抗隨時隨地都可能捲土重來的納粹政權。

如果說,我們一定要在納粹的悲劇中學到什麼,該學到的是,族群之間的相互理解多麼急不可待。也該學到,台灣目前靠著先賢先烈打拚出來的言論空間,有多麼珍貴,我們應該不卑不亢地不平則鳴,應該用漢娜鄂蘭所說的「思考」來對抗盲從,而非眾暴寡、牆倒眾人推。

     

延伸閱讀:

納粹事件的反思──無感比無知更可怕

他們學到的,是對敏感議題的退縮

大眾傳媒及流行時尚產業,更該為這段歷史教育負責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