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flickr@redjar, CC BY-SA 2.0

近十年來,台灣高等教育資源分配最重要的轉變,是常態性預算的緊縮,及伴隨而來的競爭性預算的擴張。翻譯成白話就是:錢不能白給你,要拿得出「績效表現」,才夠資格拿國家的教育經費。在這些競爭型經費當中,規模最大、影響高教走向最深遠的,一為五年五百億的頂大預算,二是給無緣列名頂大方案學校申請的教學卓越計畫。

過去幾年,頂大追求「世界一流」的目標是否合宜已有諸多討論。但是這類討論很容易淪為,只要換個目標,或是調整一下方向,這種高教預算分配方式似乎是沒有問題的。我們的社會也普遍存在一種信仰:民間社會的廝殺競爭這麼嚴重,學校有什麼資格養尊處優就有經費拿?有競爭才有進步嘛。

為了避免偏移焦點,今天我們就先姑且同意「競爭有助於進步」這個前提(儘管這種進步觀是否適用教育領域,仍是大有疑義的)。即便我們認同大學間應該相互競爭以求取進步,在台灣的高教體系所採取的競爭方式,仍與「真正的」市場競爭有很大的不同──這場競爭,是由國家官僚所主導的競爭。

官僚主導的競爭有什麼特色?我們不妨從結果來反推,就可一探究竟。

台灣的大學排名向來有其「僵固性」,台清交成大等校一路排下來,幾十年來沒有太大的變動。我們不妨設想一下,不管台清交成大的實質表現如何,在「競爭」頂大的過程中,審查委員有可能「獨排眾議」,罔顧社會的認知,跳過這幾所學校,將很高比例的頂大預算,分配給其他「有潛力」的學校嗎?基本上沒有可能,因為這將引發嚴重的「政治問題」。但如果頂大預算只能這麼發放,符合既有的「政治正確」,這跟直接按傳統學校排名核發預算又有什麼差別,所謂的的競爭機制又是所為何來?

再來看所謂的教學卓越計畫。104學年度,教育部一共拿出31.2億,補助了71所大專院校,包括一般大學33所,技職院校38所。針對一般大學的補助,金額最高的中原大學與逢甲大學拿了8千萬,最少的是國防醫學院拿了2千8百萬,補助金額的區間則主要落在4千萬到6千萬之間,一共有19所學校。在技職院校方面,拿最多錢的是北科大與雲科大的7千萬,另有4所學校拿了最少的2千5百萬,多數學校的補助金額則是落在3千到4千萬之間。

教學卓越計畫的補助,表面上看來相當「公平」,雖還沒到校校有獎的地步,但已涵蓋各主要的公私立大學,而且補助金額高低差距並不大(如果把各校的規模納入考慮,更是如此),但是如果我們把頂大計畫的「傳統名校」框架和卓越計畫的「雨露均霑」模式合而觀之,我們就不得不回頭問一個最簡單的問題:如此大費周章,搞到各大學人仰馬翻的預算分配方式,如果只是得到一個大家都覺得「本來就該如此」的結果,試問,那何不就用常態性的預算方配方式,將經費分給各校就好?這也就是說,高教經費的分配,在競爭的包裝之下,實則跟過去的經費分配沒什麼兩樣。

有人或許會說,有了競爭「機制」,至少會讓各大學「皮繃緊一點」,對大學的教學與研究不是壞事。這事要是可以成真,試問,為何我們的產業界與政府還要持續抱怨人才斷層,大學畢業生不堪用,我們的科技實力與昔日競爭者韓國越拉越遠,而年輕人則是身陷低薪困境、苦無出路呢?理論上來說,大學不就是培養人才、提升科技實力的火車頭嘛,為何我們的大學競爭了老半天,換來的卻是這樣的結果呢?

在我看來,教育官僚搞的「市場競爭」,不但對教育與社會的助益有限,而且危害之大,遠超出社會大眾所能想像。

首先,它讓原本應該把時間與精力用在教學與研究的大學教師,花了大把的心神在寫各種計畫書,填各種表格。內行的都知道,真的拿到計畫之後,為了符合官方結案、經費核銷的繁瑣要求,計畫經費的一大部分,得用來聘用計畫專案助理來管理這些計畫。這些計畫們的諷刺之處也正於此,在我們的教育官僚眼中的市場機制,實則只是創造了更高的管理與行政成本,但這些完全不在他們的考慮之列。

其次,大學最可貴的精神之一,原該是大學與其從業工作者,可以獨立自主地判斷與回應學生、社會的需求與挑戰。教育主管機關的「競爭」機制,很弔詭地把台灣的大學,一個個轉化為嗷嗷待哺、仰望上意的懦弱組織,行政官僚則是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權力,大學只要偏離了官僚所認知的「未來趨勢」,就有可能受到經費上的「懲罰」。21世紀廣泛被探討與應用的分散式創新(distributed innovation),講的是怎樣善用每個工作者的在地觀察與智慧,但是我們的教育官僚管理或規訓高等教育機構的方式卻完全與此背道而馳,拿的是上個世紀管工廠用的管理工具,套用在原應以創新為導向的大學身上,像是全面品質管理(TQM)、關鍵績效指標(KPI)等等,並且還以此沾沾自喜,自以為進步,豈不悲哉?

其三,經費的運用以計畫為單位,計畫告一段落,經費無著,計畫之事在校園裡就無人聞問。但有點教育常識的人應該都知道,教育要有實效,必然是長時間累積得來的,今年搞服務學習,明年搞產學合作,每樣看起來都大有來頭,卻每項幾乎都是以無疾而終收場。年年都有重點方向,實則就是沒有方向,這不是很簡單的道理嗎?我們的教育官僚會說,下一期可以再提有延續性的計畫啊,沒人說不可以。但有申請計畫經驗的人都知道,同樣的計畫連年申請,也就看不出你有「額外」的努力,官僚們則是看不到新年度的政績在哪裡,所以想拿錢,就得不斷地發明新概念,提出各種新計畫,至於一兩年前的計畫究竟有何實效,沒有人在乎,唯一重要的事,是拿到更多的新計畫。

最後一點,也是危害大學教育最深的一點,是為了競爭的「公平」,也為了方便「管理」,我們的教育官僚忙著要各大學建立各種統一標準,只要無法建立統一標準的,就被視為是無用、不重要的事。因此,可能需要數年田野考察的人類學研究,被拿來跟一個實驗可以產出三篇論文的科學論文一起稱斤論兩,決定績效。其所導致的,就是學院過去的同行評鑑、同儕評論(peer review)制度,一步步被所謂的統一標準所侵蝕與取代,影響所及,這年頭學院裡流行的問候語,已不再是問你做了什麼研究、當然更別說是對社會有何意義或貢獻,而是你製造了幾篇、有幾個 i(閱讀此文的學界人士也可自問,一個同行皆知專業知識與能力有限,卻靠各種機巧方法發表了大量 i 級論文的大學從業人員,我們是否有能力與勇氣在正式評鑑場合,揭發這種學術詐騙集團,還是只能默默地看他們接受「統一標準」的加持?)。很少人問,究竟這樣的公平要幹嘛?不能說的秘密是,往上交代拿預算而已,沒有其他功用。我們的官僚們一定會說,他們從未要求大學這麼做,但這就是他們的「競爭機制」所導致的,在大學裡發生的真實境況。

台灣的國力為何都在虛耗,大學提供了一個真實的縮影。要救救我們的孩子,救救我們的大學教育,救救我們的國家,首要之務,別再用假的競爭機制,讓大學忙著打假球了。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