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益仁:如果加拿大可以這樣解決傳統領域爭議,為什麼我們不行?

2017/03/20

吉爾吉斯共和國的神聖湖泊Issyk Kul。Berkes教授提供。

昨晚,在傳統領域劃設的爭議焦慮下,我寫了一封email給加拿大的好友Fikret Berkes教授。

他任教於Manitoba省的Manitoba大學,是在傳統生態知識、原住民族自治及共管議題上,享譽國際的加拿大國家講座教授。同時,他也是2009年因創建「共有資源理論」(common-pool resources theory)獲頒諾貝爾經濟學獎者Eleanor Ostrom的重要合作夥伴。

我詢問他,有關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內的私有財產土地,加拿大是否有處理的經驗?今晨,我收到他的回信。


Berkes教授於2013年曾經走訪台灣宜蘭南山與新竹尖石後山的泰雅族部落,深入了解台灣的社會與生態議題,並提供許多寶貴的自然資源共管的國際經驗。林益仁攝。

▋你的世俗財產,可能是他們的神聖空間

在信中,他附了一張位於中亞的吉爾吉斯共和國(Kyrgyz Republic),當地族群稱為Issyk Kul的神聖湖泊的照片,這個湖泊的海拔大約1,600公尺,但湖泊的背景卻是堆滿白雪高達7,000多公尺的山頭。Berkes教授提供的照片,似乎在我的頭上重重地敲了一下,寓意性且迅速地帶我脫離目前糾纏的傳統領域財產權世俗面向,指出傳統領域內涵的另一個對反面,即是對於靈性以及神聖的尊崇。

Berkes教授的成名作Sacred Ecology(神聖生態學),一直是我上生態政治學的重要參考書。神聖與政治沒有對立。相反地,神聖往往是政治權力與權威的重要依據。傳統領域內涵,有神聖的意味。

Berkes教授問我,台灣原住民族是否有神聖空間的概念,有聖山與聖湖的傳說嗎?我說:我曾經在魯凱族的神聖空間──小鬼湖,研究過山羌的生態學,在那裏有美麗的魯凱公主以及百步蛇郎君的傳說故事。約有一年的時間,我的工作就是在湖畔用無線電追蹤紀錄山羌的活動範圍。常常,晴空萬里的天氣,過午,就飄來雲霧遮蓋住原本清晰秀麗的湖面。小鬼湖的神秘與美麗,至今在我腦中。我深信,這個湖泊之於魯凱族人絕對不僅於此。

▋聯合不同群體,一同仰望這塊土地

我的布農族學生Neqou曾經挑戰我,玉山作為台灣人聖山的概念。何神聖之有?這是他的發問。我一時無法回答,心想,是因為它最高或是最壯麗嗎?我實在難以自圓其說。接下來,Neqou告訴我布農族關於玉山背後的一連串神聖故事。玉山,布農人稱為「東谷沙飛」(Tongu Saviec),是布農人躲避大洪水,並接受自然生靈幫助的紀念之地。所以,「東谷沙飛」是避難所的意思。是布農人接受自然恩典的神聖之處。「東谷沙飛」的神聖意象,擴大了我對於台灣土地的深刻了解。

如果對布農人來說,玉山是他們的避難之處,是獲得拯救的地方,那麼拉遠來看,台灣豈不是所有族群安居的避難之所嗎?從歷史來看,不管是自然或是文化的面向,台灣土地提供了落難者棲蔽的史實,昭然皆是。這是原住民族傳統領域超越性的神聖內涵。

Berkes教授暗示我,不能只落在物質與世俗層面的財產權爭議之中,這是一個狹隘且自利的泥沼。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的內涵,具備更恢宏的格局與價值,是聯合不同群體仰望共同國度建造的可能性。


從neqou的故鄉南投望鄉部落所望見的東谷沙飛」,日據時代族人堅持一定要能像舊部落一樣,可以望見「東谷沙飛」布農族的聖山,才肯接受日人集團移住的決定。林益仁攝。

▋加拿大的處理:傳統領域與私人產權可以共存

當然,Berkes教授也是務實的。在信中,他給了我這個連結。這是加拿大官方的網站,是Nisga'a原住民族土地的案例以及他們跟政府簽訂的條約。在當中,它說明了在西部的卑斯省如何處理傳統領域以及私人產權的可能爭議。簡單地說,兩者可以共存且沒有衝突。在土地與使用(Land and Access)的章節中,它指出:

議題:

有些英屬哥倫比亞居民關心,如果按照條約,土地轉給Nisga'a之後,非原住民將無法進入這些土地。他們也想知道如果私有財產在這些土地的範圍內,以及如果省公路與高速公路經過這些土地,會發生什麼事?Nisga'a的最後協議,會不會造就出在加拿大內部的「采邑制」?

答覆:

Nisga'a的土地就跟加拿大卑斯省其它的土地一樣,是加拿大的一部分。

Nisga'a的土地大概是環繞在那斯低谷的2,000平方公里範圍內。聯邦與省政府的法令會普遍地適用於這塊土地。公眾實質使用這些土地的權利會大於那些被私人擁有的土地。舉例來說,進入Nisga'a的土地打獵、捕魚以及遊憩的活動,都僅須依照加拿大地方政府的規範而行。

這個條約實施後,私有財產維持原狀。

這是我們通信的結果。他山之石,可以攻錯。除了土地大小太懸殊之外,加拿大可以容許原民的傳統領域以及私有土地和平共存,為什麼我們不行呢?還有更重要的是,原民的傳統領域內涵不是只有財產權的問題,更有深刻的生命價值與土地認同的情感因素,這不僅是台灣的原住民需要,我們整體國民也需要。Berkes教授的信提供了目前爭議的許多解套線索。

     

延伸閱讀:

那年,原住民獵人帶領我們進入深林

當原住民傳統領域和私人土地衝突,怎麼辦?

維護原住民傳統領域的完整性,讓道歉文走出總統府!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