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奕成:小革命算不算革命?

關鍵字: 

一九二零年代是革命熱情燃燒的年代。中國從帝制改為共和沒幾年,整個國家還在革不完的命。俄國剛剛發生了二月革命與十月革命,歐洲則陷入社會主義革命與反革命鎮壓的動盪中。後來是法西斯極權崛起和共產主義對全世界的革命輸出,以及人類歷史上最慘烈的二次大戰。

那是真革命,是大時代。革命是要人命的,「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這是毛澤東在最徹底的革命期間所講的話。大時代是悲劇的時代,活在大時代是英雄的幸運,是小人物的悲哀。

平凡人喜歡過的是小日子,不會想要生在大時代。生在大時代是一種無奈,「大時代的兒女」最好是別人的兒女;「大時代的故事」最好是別人的故事。這不必我們親身經歷才知道,去問問現在七十歲以上歷經戰亂的世代。

現在的年輕世代,喜歡的是過過小日子。沒有大時代,當然就小日子。小日子是幸福的,小日子有小確幸,就可以分享可以開心。小日子的生活方式基本上是被目前的資本主義體制包容鼓勵著,因為小日子也是要消費的。只是偶爾有幾個大人會出來罵罵年輕人,說年輕人都不想做大事業。

其實,過過小日子沒有甚麼不好,問題是出在小日子不知道可以過多久。小日子過慣了,社會總有重大危機出現,要不是天災地變,就是嚴重的社會不公平,或是經濟大衰退。從人類歷史來看,小日子是大時代夾縫中的間奏,大時代有時是突然就來臨的。

在小日子之中的年輕人,既沒有本事革命,也沒想過要革命。畢竟社會條件還沒糟到讓大多數人的小日子過不下去的地步。但是在這些年輕人裡面也有些感覺較為敏銳的人,他們覺得日子裡面有些事情不太對,比如破壞農地農村、比如歧視新移民、比如政府對諸多不合理事情的無感無能。對此他們找出一些小小的回應方式,例如辦份小刊物、創個小組織、拍支紀錄片等等。這些,經由報導者與研究者的詮釋,就被稱為種種的小革命。

若從大時代的革命者眼中看來,這種種小革命自然算不上革命。小革命對主宰性的體制不構成挑戰,小革命若非僅屬於自我價值觀的追求,就是一種抗議的姿態,或者充其量是制度創新的微型實驗。更且小革命的從事者根本不打算攫取權力,相反地他們在某種程度上多半鄙視權力,因此體制內的權力者幾乎不感覺到威脅。

但是當我們站在二十一世紀的第二個十年,回頭看看上個世紀以來起起伏伏的革命歷史,我們也將驚覺,大時代裡的大革命,其實也未必是「真的」革命。固然,一七八九年的法國革命給政治觀念帶來巨大改變,但其後的諸多革命對人類社會的既有模式所造成的改變,似乎如鐘擺左右搖晃,或如潮水一進一退,革去了舊體制,迎來的可能是更舊體制的新版本。當我們看到今天的中國大陸一切向錢看的景況,不免疑惑幾十年的革命去了哪裡?革命除了殺人還有何意義?究竟怎樣才算革命?

這樣想,小日子裡的小革命,倒也未必不能是真革命。小革命是人從自身發起的,雖然不以政權奪取為目的,但卻是生活方式與價值觀的改變。這樣的小革命,不僅不殺人,還避免殺人的革命再次發生。小革命可能沒有成功的一天,但或許能夠讓小日子能夠過久一點,讓大時代能夠晚來一點,又或許能夠讓社會比較有能力面對大時代的挑戰。如果不只是大時代有革命家,小日子裡也有革命家,這革命家的工作就該是想辦法讓眾多的小革命變成改變社會的真革命吧。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立即加入獨立評論粉絲團: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回應

2

Revolution (革命) 與 Evolution (改革) 僅差一個字,前者流血、崩壞更須後續重建,後者經由觀念改變曠日廢時;小革命是革命,僅造成觀念僵化者不舒服,但不至於讓被煽動者喪命。

體制喜歡小革命,因不動搖體本,不徹底改變權力和利益分配的結果,就像森林須要頻繁的小火燒掉累積之枯枝敗葉,以免燃料過多導致大火摧毀整個森林。但體制也有三六九等,下焉者只能坐視大火發生;當然革命也有三六九等,下焉者只是新統治階層打倒舊的之工具,如辛亥革命!

發表新回應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