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矽谷掀起的金融科技創業熱潮還在方興未艾,有另一股新潮流已經醞釀了3、4年,那就是教育科技(Edtech)。

跟只有600年歷史的金融行業相較,教育是一個古老的行業,孔子、蘇格拉底、柏拉圖、釋迦摩尼這些2,500年前的先聖先哲以現代的職業分類,都可以算是教師。MIT Technology Review在2012年的一篇文章提到,過去200年教育體制和方法幾乎沒有任何重要的創新,語音才落,這幾年教育行業已經成為新創公司的溫床。

以下是過去幾年全球創投在教育事業的投資。由圖中可以看出,從2011到2015年,總投資額和項目逐年成長(但預測2016年將少於2015年),5年間投資金額合計78億美金,約2,000個項目,其中大約80%投資在美國。

這樣的投資金額跟金融科技相較自然是小巫見大巫,僅只2015一年,全球在金融產業便投資了138億美金,是教育科技的4倍之多。而教育經費佔美國GDP約4.8%,2015年全美創投588億, 教育科技領域獲得大約30億美金投資,剛好跟教育佔GDP比例相當。

這幾年教育事業之所以受到許多創業者及投資人的關愛,有幾個原因:

1.互聯網突破空間、時間的限制。過去教育必須在特定時間(學期間)、地點(校園內)進行,加上寒暑假(在台灣還有颱風假)、選課、教室、人數的限制。透過互聯網,這些限制全部打破,教學內容還可以隨時、反覆瀏覽,這樣的彈性,傳統面對面的教育方式無法比擬。

2.數位技術的發展。無論語音、影像從製作、紀錄、儲存、播放技術門檻越來越低,加上網路頻寬快速發展,成本大幅度降低,未來還有VR/AR技術助陣,課程內容多采多姿,學習將更生動活潑,自然增加了學習的效果(當然也會產生輕薄膚淺化的顧忌)。

3.教育是改善社會收入不均的最後防線。當全球所得不均日益嚴重,想要增加社會移動性,增加稅收或者提供社會福利都是可以採行的手段,但釜底抽薪之計在於教育。如果教育費用低廉,人人都享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機會,隨個人資質性向,培養專業,取得一技之長,以獲得適當的工作報酬,長期性或跨世代的所得不均現象才有機會獲得改善。

▋各式各樣的教育疑慮

教育事業因為古老而保守,即使在美國這樣富裕的國家,教育經費雖然龐大,觀念制度也算進步,但許多教育問題仍然令圈內圈外人士憂心忡忡。例如:

1.高等教育學費太高。常春藤名校大學生一年學雜生活費將近8萬美元,優秀的州立大學也需要5萬美元,以至於只有家境富裕的子弟能夠負擔,固化了原有的社會經濟階層。

2.高等教育是青年人進入社會之前最後的正式教育,但業界普遍的反應是這些社會新鮮人似乎跟現實脫勾,實戰力不足。這段關鍵時間的教育如果能夠充份有效,畢業生不但可以順利就業,並且學以致用,發揮所學,企業也就能減少漫長的培訓時間(培訓時間越長,企業聘用新人的動機越弱,無可避免地將會增加青年失業率)。

3.從幼年到青年的受教時間裡,除了知識技藝的學習,更重要的是如何培養健全的人格,養成獨立思考的習慣,激發發掘問題、解決問題的動機。這跟前述以學以致用為目標的功利導向頗有扞格,如何兩者兼顧自然是現代教育制度的挑戰。

4.城鄉教育資源的差距日益擴大。都市化趨勢本來已經造成城鄉經濟條件的巨大差異,當教育得到科技的加持時,城市子弟在教育上取得更大的優勢,鄉鎮子弟在學習績效上更是望塵莫及。

5.社會變遷越大,越有終身學習的必要。現代人轉換工作遠比過去頻繁,個人生活機能或社會互動也越發倚賴科技,而目前終身教育系統的理念和資源,顯然不能應付時代的需要。

以上種種教育問題,科技可能是肇禍者,但更是改善問題的關鍵手段,甚至可以說善用科技是走出現代教育困境的必要條件,這也是為什麼美國這幾年教育科技獲得廣泛重視的原因。

▋你不能不知道的教育科技新創事業

然而在教育領域創業究竟不同於金融領域,理想成份遠高於功利動機,獲利能力在先天或後天上受到不少侷限,因此在資源取得或組織設計上,往往比金融創業有更多的考量。雖然許多教育新創事業獲得創投投資,但也有不少資金來自於影響力投資機構、慈善創投(Venture Philanthropy),或企業及個人的捐贈。至於新創事業的組織型態,除了公司之外,也有不少人採取非營利組織、B型企業或其他社會企業的形態。

教育本來是相當本地化的志業,對於教育科技的投資,一般在地域分佈上比較分散,雖然不若金融科技投資多集中在矽谷、紐約兩地,但在創新程度上,矽谷仍然居於領先地位,以下介紹幾家在矽谷的教育科技新創公司,來活化我們對教育事業的想像。

Udacity

這家公司由史丹福大學明星教授Sabastian Thrun創辦,成立5年時間,總共募集了1.6億美金,公司估值超過10億,也是一家獨角獸。它在網路上提供的課程以人工智慧、機器學習和其他電腦資訊課程為主,課程結束後授予所謂毫微學位(nanodegree),並以輔導結業學生找尋工作為招生號召。

AltSchool

這家公司創辦人原為谷歌公司一位技術副總,總共募集了1.3億美金,投資人包括臉書創辦人祖克柏。它的教學理念強調個人化學習,每個學生各自設立自己的學習進度,過程和效果完全自動記錄,以利分析改善。最特別的是它的商業模式,它先成立了8所小型小學,用實驗方式優化課程設計,然後未來準備用授權方式,全國廣設學校,採用同樣的教學課程。這樣的發展方式,類似當年蒙特梭利學校發展的歷史(目前全球已有2萬家蒙特梭利學校)。

Fingerprint

這家公司開發了一個幼兒或小學課程的設計平臺,以便利其他課程開發廠商,設計出寓教於樂的教學軟件。在成立6年的時間裡,籌集了2,000萬美金,聯合200家課程開發夥伴,完成超過2,000個課程,兒童的累計使用時間也超過了2億分鐘(大約20萬人/年的使用時間)。

Degreed

一個人一生中也許在許多網站或學校上課,Degreed公司能夠幫忙他建立完整的紀錄,包括課程、上課時間、評核等。2016年初該公司併購了一家歐洲公司,進一步根據個人生涯規劃,推薦值得學習的課程,最後成為使用者個教育資訊的入門網站。該公司成立的4年時間裡,一共籌集了3,300萬美金。

Rafter

在美國大學,購買教科書是很大的一筆支出,有些大學生為了省錢乾脆不買。Rafter將書籍費用計算進學費中,只要每個月付擔便宜的費用,學生便可取得有關課程一切線上線下的資料。這家公司一共募集了5,600萬美金,累計了超過200萬的學生用戶。

Khan Lab School

大家都知道可汗學院(Khan Academy)是大型線上教學(MOOC)的始祖,但很少人知道它同時也在經營一所實體小學。線上教學固然擁有許多優勢,但永遠無法取代面對面、一對一的傳統教學方式,特別是對中小學的基礎教育。Khan Lab School和上述AltSchool相同,它們以科技為工具,但真正的目的是在兒童早期受教的階段,協助他們建立獨立的人格和終身學習的動機。

全球5年的時間裡,一共2,000個投資項目,裡面當然包羅萬象,以上只是幾個規模較大,受到眾人矚目的新創公司。

▋教育科技化,台灣正在往前邁進

在台灣,教育制度向來受到朝野極大的關注,雖然屢經改革,但多半關注在入學考試、甄試、或意識形態的改變上。但如果教育觀念落伍,教育管理制度僵化,對科技如何能夠顛覆教育缺乏認識,改革的效果便很難彰顯。再加上少子化,各級學校超容,改革難免受到事倍功半的阻力。

保守的教育部在2014年通過的實驗教育三法算是邁出了一小步,三法中包括「高級中等以下教育階段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以及「公立國民小學及國民中學委託私人辦理條例」,這都屬於教育組織型態的改革。這些條例為何名為實驗?除了標榜實驗精神之外,也反應了現實阻力之巨大。只能期望這一小步,可以產生滾雪球的效果。

幸好台灣還有一些在冰天雪地裡繼續撒種的老農,不輕易放棄。其中包括引進可汗學院技術的均一教育平台,在創辦人方新舟、執行長呂冠緯年來不屈不撓的努力下,設計了從國小到高中相當完整的數理網路教學課程,成為教學資源不足的偏鄉學校最佳的教學夥伴。但他們的努力遇到最大的阻力,仍然是與現存教育體制的衝撞。

方新舟一直參與嚴長壽在台東耕耘多年的均一中小學,因此非常清楚實體學校具有線上教育無法提供的功能,除了繼續推廣均一線上教育外,他下一個目標便是在實驗三法實施後,聯合教育資源,在台灣廣設特許學校。

另外廣受學生家長愛戴的台大葉丙成教授創辦的PaGamO,2015年獲得鴻海集團600萬美元的投資,將遊戲帶進教學(gamification),雖然還沒有正式產品上市,但葉教授能夠組成一支夢幻隊伍,其結果頗為令人期待。

台灣最成功的教育科技創業自然是以教授英語為主的TutorGroup,這家成立於2004年的公司,在2015年獲得2億美元投資,公司估值超過10億美元,是台灣罕見的獨角獸。TutorGroup媒介全球英語學習的師資與學生,對台灣的本地教育並不造成直接的衝擊,但是台灣如果能夠在教育科技領域產生一家世界級的公司,對創業者、投資人都是莫大的鼓勵。

從前人說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現代教育面臨的變動別說百年,十年都已經太長。台灣發展金融科技最大的阻力來自於制度,教育科技恐怕更是如此。而台灣一般社會心理對採用商業手段解決教育問題,更具有先天的防備,甚至於反感。因此在台灣想要推動教育改革,用科技顛覆現有慣性,真是困難重重。但若不及早開始,還有什麼其他的選擇呢?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