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flickr@reynermedia,CC BY 2.0

還剩一個月暑假就要開始,面臨這兩個月漫漫長假,台灣的一百萬名大學生不知道是否充滿期待,安排好了種種學習、旅遊、打工的計畫?還是突然發現手中有兩個月的大把時間可以揮霍,有點茫茫然不知所措?

亞洲的暑假制度本來是舶來品,美國早期城市和農村教育各行其是,城市一年上課的日子多,農村上課日子少,19世紀末教育制度開始標準化,取了個中間值,一年上課180天,因此一年至少要放三個月假。許多人認為選在夏天是為了應付農忙,其實不然,農家最忙的是春耕秋收兩季,夏天倒是最為閒暇的季節。在八九月放兩個月長假,主要的原因是炎炎夏日比較不適合學校團體生活。

美國中小學生暑假上夏令營,高中和大學生則流行打工。三十年前打工以體力勞動的工作居多,餐廳當跑堂,倉庫搬貨,建築工地當小工,甚至到阿拉斯加幫漁船清理魚獲,都是我認識的朋友曾經做過的暑期短工。然而現在越來越多的大學生暑期進入辦公室,做起白領或粉領階級的工作。

尤其是許多高科技公司,招聘和遴選暑期工讀學生是人事部門一年一度的大事。谷歌有5萬名員工,暑期聘雇的工讀生超過1,500人,應徵者至少有3倍之多。臉書最近幾年在排行榜上,常高居最受歡迎的暑期工讀雇主的榜首。而且這兩家公司不佔短期工讀生便宜,給的薪水相當於年薪美金8、9萬元之譜,跟正式的新進員工沒有太大的差別。

許多中小企業甚至於新創公司也不吝於雇用暑期工讀,還有一個網站專門刊登新創公司徵求工讀生的廣告。由於好的工讀機會人人追求,因此大學生每年一、二月份的時候,就四處打聽機會,像申請工作一樣,兢兢業業,早早地就提出申請。

公司要接納每年暑假這些突然多出來的人力,難免要花費不少心力,除了基本訓練、認識環境之外,還要安排專人帶領,設計適當的工作內容,希望在短短兩個月內能夠展現一些工作成果,讓工讀生和公司彼此都覺得有具體的收穫。

美國大小企業之所以不憚其煩,每年花費不貲延攬這些暑期候鳥,自然有它的盤算。


photo credit:flickr@COD Newsroom,CC BY 2.0

人才是企業維持競爭力的動力來源,要在校園裡選拔新秀,提供暑期工讀是一條捷徑。好的人才本來搶手,暑期工讀不但讓公司有機會捷足先登,更能透過短暫共事的機會,增進公司與工讀生相互的了解,增加彼此的命中率。有一項統計資料顯示,67%的暑期工讀生能夠得到正式的聘用機會,其中84%會選擇加入,而且因為彼此經過暑期工讀的「試婚期」,加入公司後更能因材適用。

工讀結束,這些工讀生回到學校後,多半成為非正式的校園大使,他在公司暑期工讀的經驗讓他對公司的產品、文化有了近距離的認識,在同學中建立了代言人的地位,間接傳遞公司的理念,對公司而言,這種口耳相傳的推廣效果不是一般的廣告預算可以買到的。

這些一知半解的大學生,來到本來一切按部就班的公司裡,彷彿在池子裡丟進一粒小石子,激盪起一圈圈漣漪。他們的想法或許不成熟,但局外人的觀點可能引發新的刺激;為了創造一個良好的暑期經驗,部門內一定增加不少溝通協調的時間,但也促進了組織成長的空間。這些實際工作成果之外的收穫,是許多有遠見的公司更為看重的無形效果。

許多企業常抱怨現代高等教育無法培育出符合時代需要的人才,這樣的現象,企業至少應該擔負一半的責任,如果學校與企業能夠共同策劃暑期實習計畫,學習與實務的鴻溝一定能得到大幅改善。企業不但可以參與學生學習的過程,學生將實習的經驗帶回校園,對未來學習的方向,也會有更明確的方向,因而產生強烈的學習動機。

甚至還有許多企業把提供暑期工讀視為社會責任的一部份。美國大學學費昂貴,許多學生背負一身債務,特別是弱勢家庭子弟,如果能夠一個暑期可以積攢數千或上萬美金,自然不無小補。谷歌自2015年暑期開始,刻意聘用較高比例的拉丁裔或黑人子弟,為弱勢族群創造更多的工讀以及外來正式工作的機會,這種不以個人條件為唯一聘用標準的思維,將來可能會慢慢變成主流。

台灣最近幾年十分流行到海外打工換宿,每年到澳洲農場打工的大學畢業生跟到美國唸書的留學生人數相當,異國經驗有它絕對的正面意義,但這類打工多半跟未來的職場生涯產生斷層,而短期暑期打工介於學業與職涯之間的過渡階段,兩者意義迥然不同。如果想要拉近校園與職場的距離,台灣產業界與學術界應該攜手合作,大力推廣暑期打工的風氣。

大部分在台灣的外商公司,如谷歌、微軟、雅虎、IBM等,遵循總公司政策,幾乎每年都提供暑期工讀的機會,許多台灣大型企業如台積電、聯發科,也都透過暑期實習計畫積極物色未來員工,甚至於若干新創公司,因為跟校園較為接近,對於各種暑期短工、兼職或半職工作的安排也都有比較前進的思維。

值得考慮引進暑期實習制度的是台灣許多傳統產業,或現在處於毛三到四的艱難產業。這些企業一方面看不見未來的明確發展方向,一方面又有提交經營績效成績單的現實壓力,暑期工讀似乎不能解決任何眼前的問題,反倒讓人分心。其實這種兩難,經營者天天面對,不過暑期工讀費用有限,想要改變現狀,突破瓶頸,本來就應該從小小的改變開始。於公司之私或於社會之公,設計一個周全的暑期實習計畫,應該是弊少而利多,這不正是考驗組織執行力最好的機會嗎?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