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果:月薪嬌妻可兼得嗎?

2016/11/16

photo credit: 逃げるは恥だが役に立つ

最近在日本造成話題的TBS週二日劇《逃げるは恥だが役に立つ》(逃避雖可恥但有用),改編自「海野つなみ」的漫畫作品,描述一位大學主修心理學、研究所主修臨床心理學,畢業之後卻求職不順的25歲女子「森山美栗」,即使有機會成為契約派遣工,也只能在職場處理一些事務性工作,還遭到不續約的打擊。因為擅長家事,在父親的介紹下,到一位在IT產業上班的35歲男子「津崎平匡」家裡協助打掃與料理三餐,類似家事管理員的打工,正式名稱為「家事代行」。

在台灣播出的劇名為《月薪嬌妻》,比起原劇名背後所探討的……關於現代男女在學歷、工作、家庭、愛情的某種關於逃避雖可恥但有用的心態,月薪嬌妻的命名感覺起來比較像是少女漫畫或偶像劇劇目。巧合的是,原著漫畫其實也在2015年講談社漫畫賞的少女漫畫類得獎,角色與主題設定雖有少女夢幻般的風格(譬如女主角常常幻想自己是《徹子の部屋》或《情熱大陸》的主題人物),但實際探討的「契約結婚」與「家事代行」現象,還真是充滿「大人味」,是非常殘酷的現實問題。

▋娶老婆等於找到免費的家事代行嗎?月薪嬌妻的模式可行嗎?

曾經聽過一位男性友人形容他對婚姻的憧憬,就是下班回家之後,換下來的衣服襪子就算亂丟,也有人跟在後面收拾。當然,他後來果真找到那樣的老婆,幫忙洗衣煮飯打掃,最後還負責帶小孩,如他所願。

多數人都是以這種預期的心態走入家庭,關於家事,也多數由女方來承擔。不只是丈夫,連後來出現的家庭成員也就是兒子或女兒,也都習慣將家事丟給母親。用過的杯盤碗筷就擱在水槽裡,看過的雜誌報紙亂丟,換洗的衣服未必放進洗衣籃,找不到內褲的時候,就抱怨晾在陽台的衣服怎麼沒有人收拾。

當然部分家庭也有可能男女主人的角色互換,或是可以建立家事均分的共識,而且真的貫徹實行。不過大多數台灣家庭,即使母親抱怨父親從來不幫忙做家事,但是對於自己小孩的教養,卻還是要求女兒要從小學習煮飯洗衣拖地,對兒子卻相對寬鬆,等到媳婦抱怨兒子的時候,婆婆就說,這家男人就是這樣,沒辦法。

在我母親的那個年代,女人結婚之後,多數都辭掉工作,成為專職家庭主婦,她們沒有薪水,卻稱自己的伴侶為「頭家」。小時候偶爾聽母親跟幾個鄰居嬸嬸抱怨各自的「頭家」,有時「頭家」還會簡化成「頭仔」。傳統家庭的男主人,幾乎都不碰家事,不知道如何燒開水,不懂得洗衣機如何操作,不曉得碗筷飯杓放在哪裡,坐下來就是要吃飯,吃完飯,碗筷一放,就去看電視。

所以,我母親那一代的許多女人,既要當嬌妻還要做家事,就算在廚房蓬頭垢面,陪丈夫出門還是會盛裝打扮,正所謂,進得了廚房,出得了廳堂。

家庭主婦在家庭成員之間的存在感其實很低,譬如爸爸出外賺錢很辛苦,小孩每天讀書很可憐,而媽媽都在家,比較好命。以前我總以為母親在家或許很閒,只是早上買菜洗衣,準備三餐,中午還能睡個午覺,一個禮拜拖一次地,還有時間去洗頭修指甲做臉,應該頗愜意。最近有機會回家處理父母的日常家事,才發現早已習慣一個人生活的自己,突然要放大三倍的家事負擔,還真是吃力。尤其煮食的採買備料特別頭痛,有時候煮了適切的份量與菜色,遇到家人不捧場的時候,自己要連續吃好幾餐剩菜,這跟一個人煮飯一個人擔當的狀況大為不同。

但我終於可以理解,過去母親一整日清理家人丟在廚房水槽的髒杯髒碗根本是長年的家事陰影,合家人胃口的菜色,自己可能一口都吃不到,不合胃口的那幾樣,就只能打入剩菜冷宮,一熱再熱,自己想辦法解決。

所以,想要藉由婚姻將家事轉移給伴侶所必須付出的酬勞數字到底是多少?因為有愛情親情撐腰,估算起來難免有難度,何況一些強調家庭價值的組織團體,一定會出來抨擊,認為這是犧牲奉獻的偉大之處,不應該以金錢計價。

▋能不能只要戀愛中「美味」的部分?

好吧,如果像日劇那樣,美栗小姐因為擅長家事,以此為工作內容跟津崎先生簽訂合約,為了避免旁人側目,偽裝成「契約夫妻」,但實際的契約內容還提到各自有想要發展戀人關係的時候該如何處置。因為額外有做牙齒的經費需求,美栗小姐又接了津崎先生一位同事的一週兩日家事代行,如果在真實婚姻關係裡,這樣大概不行吧。但因為是工作契約,所以津崎先生說,要不要外接案子,全看美栗小姐的「自由意識」。

這當中微妙之處在於,類似美栗小姐這樣的家事服務,就算「業主」津崎先生把換洗衣物亂丟,吃過飯不洗碗,用過的衛生紙與牙籤處處可見,畢竟是契約簽訂的工作內容,而且有酬勞可賺,所以美栗小姐應該不會抱怨,但是換成「嬌妻」的身份,那可就火大了,因此離家出走也不無可能。

不過,劇情發展來到以「家事代行」為實質主要內容,「契約結婚」作為外在表現的兩人關係,另外加了一條「星期二限定」的戀人互動,原因是美栗小姐想要戀愛,而戀愛對象設定為津崎先生,他們從練習擁抱開始,擁抱只有一週一次,不會太頻繁,剛剛好。因為偶爾也想在沮喪的時候有人可以倚靠一下,開心的時候可以被拍拍頭,美栗小姐說,她喜歡戀愛關係之中相對「美味」的部分。

很好,強調家庭價值的團體組織,說不定對於這樣的美栗小姐很不以為然,太自私了。可是對那些在婚姻關係之中,因為家事而身心俱疲的一方,會不會在內心吶喊著,老娘也只想要婚姻關係之中相對美味的部分,或是老子只想找個家事代行而已啊!

▋從少女漫畫到「大人」的難題

一個人處理一人份的家事,大抵是比較好控制的,譬如,碗盤丟在水槽,看過的雜誌亂丟,最後還是要自己收拾,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至於那些晾在陽台的衣服並不會自己開門走進來,自己找到合適的抽屜位置塞進去,不過要每天洗衣或是一週洗一次,全看自己的「自由意識」。煮東西就煮自己喜愛的口味跟適合的份量,不想煮的時候,外食也不必顧慮其他人的口味選擇。就算不愛打掃不愛收拾,髒也是髒自己,別人嘮叨不得,也不必嘮叨別人。

可是變成家人關係之後,誰該做,什麼時間該做,沒有做會不會被碎唸,這都是最初那場美麗的婚宴跟那組浪漫的婚紗照之外,需要一輩子磨合(或互相折磨)的功課。

往後的愛情婚姻發展趨勢,像津崎先生這樣的「專業單身漢」可能越來越多,或像「森山美栗」這樣擁有高學歷卻求職不順,只能以擅長的家事能力謀生的計時打工族,說不定也會成為職業的主流選項。所謂家庭或婚姻關係裡面,那種因為愛所以必然要犧牲或忍耐的「美德」,會不會受到挑戰?這或許不是少女漫畫的主題,而是非常「大人」的難題。

至於,日劇裡的美栗小姐與津崎先生,後來會以什麼形式結束或繼續兩人關係,那就只能等待之後的劇情發展了。

     

延伸閱讀:

其實,做家事也需要企劃的功夫
別再怪媽媽生氣了,當家庭主婦一點也不簡單!
日本「專業主婦」的媽媽經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