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台灣軍事採購的新聞不斷:首先是十月底馬英九總統主持了P-3C海洋巡邏機的接機典禮;其次,十一月初陸軍採購的三十架AH-64E阿帕契攻擊直升機首批的六架海運抵台、海軍油彈補給艦「磐石艦」命名下水。再者,台南聯隊的71架經國號戰機(F-CK-1)將在年底前全數完成「翔展計畫」的性能提升。

除以上的軍購成果外,未來諾克斯級(Knox Class)巡防艦將以不對等數量的二手派里級(Oliver Hazard Perry Class)巡防艦進行汰換;然而自此之後,台灣的對外軍購與國內研製將進入漫長的空窗期,軍力的陷落,勢將難以迴避。

以P-3C而言,其具有合成孔徑雷達(synthetic aperture radar, SAR)模式及逆合成孔徑雷達(inverse synthetic aperture radar, ISAR)模式的搜索雷達,結合電戰截收及前視紅外線探測儀交互運用,即具有海洋巡邏、執行制海與反潛作戰,甚至攻陸的作戰能力。

但此一為台美軍火界咸認海軍前後十年以來最佳的軍事投資,卻以「精粹案」為名,棄置海軍耗費七千萬元搬遷的桃園基地並移轉空軍;未來空軍是否能以Link-16無礙的接受海軍海上監偵及制海、反潛任務的指揮與管制,仍有待觀察。

被陸軍視為「網狀化作戰」(NCW)解決方案的AH-64E攻擊直升機,雖具有多目標的接戰能力、惡劣天候下的作戰能力、先進的電戰防護能力與射後不理的地獄火飛彈,但戰術資訊不但無法透過Link-16鏈傳,亦無法與現有的AH-1W攻擊直升機構聯;如何僅憑語音通訊而在登陸軍具有局部空優的「灘岸決戰」中,有效的接戰登陸舟波,也不無疑問。

至於經國號戰機(F-CK-1)的「核心航電」、「雷達功能」及「飛行軟體」等性能在「翔展計畫」獲得提升,但其主要目的在於解決零附件商源的消失問題,而長期以來推力不足的問題並沒有改善;至於使經國號打擊能力大增的「萬劍」機場制壓武器系統,雖然可以集束炸彈(子母彈)對軍事目標進行遠距的「源頭打擊」,但面對已於2010年生效的《國際禁用集束炸彈公約》,台灣是否可以抗拒國際壓力、進一步的投產與部署,也是一大難題。

而成軍廿年的諾克斯級巡防艦,其反潛能力為台灣海軍艦艇之最,且經偵搜系統性能的提升及防空飛彈的加裝,已有效的改善原本貧弱的防空能力;但是其高壓蒸汽鍋爐推進系統的設計壽限及操作人力,均非海軍枯竭的預算及不足的兵源可以承擔,故向美國採購已達除役年限之派里級巡防艦,以「熱艦」方式接收,汰換諾克斯級巡防艦。

惟此一於2010年所提出總數4艘之購艦計畫,2012年4月美國「國防新聞」(Defense News)週刊首先披露了台灣因預算困難而減半採購的新聞,當下國防部斷然否認;但在11月21日美國聯邦眾議院外交委員會無異議通過的3470號《2013年海軍船艦轉移與武器出口管制法修正法案》(H.R.3470: Naval Vessel Transfer and Arms Export Control Amendments Act of 2013)法案中,明確的表列了軍售台灣4艘派里級的艦名及舷號,比對立法院審議中的2014年國防預算,國防部卻只編列採購2艘的預算;對此前後矛盾,國防部噤聲不語。

從P-3C由海軍建案卻在返國前改隷空軍,所凸顯的軍種資源爭奪;或是當國軍作戰指揮體系扁平化,並以Link 16整合三軍的C4ISR以建構網狀化作戰能力時,購買了無法鏈結Link 16的AH-64E攻擊直升機;處理了經國號戰機商源消失的問題,而無力解決台海空優向大陸傾斜的頹勢;想汰除諾克斯級艦,卻無法購足替代的派里級艦。以上的軍購現象,顯現的是台灣財政的惡化!

馬政府面對瀕臨「財政懸崖」的危機,並非全然無感;所以在兩岸政策上,藉由「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的簽訂,扮演類「互信機制」的角色,透過《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引進陸資注入國內服務業市場、創造就業機會,並以大陸對台開放超越WTO更優惠的條件,有利服務業進入大陸市場。

對內則以「開源」及「節流」健全財政:「開源」則復徵證所稅、開徵奢侈稅與扣繳二代健保補充保費,以擴大稅基,並透過油電雙漲,使能源價格合理化;「節流」則透過年金改革,降低國庫負擔,並意圖以核四公投使核四續建合理化,避免因停建造成鉅額的國庫損失。

然而在兩岸政策與內政「開源」及「節流」政策的並行所建構的「黃金十年」,卻在行政部門缺乏溝通的執意孤行下,變成了在野黨口中的「糞土十年」;面對如此難堪,馬政府竟未圖政策說明,反而把立法進度不如預期的帳算在立法院長王金平所主張的朝野協商策略上,企圖藉關說事件撤換院長。未料,風波不斷擴大,導致馬總統的民調大幅滑落,滿意度從第二任期就任時的百分之四十,至今僅剩至百分之十一。

國軍雖然困於「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但在財政狀況好轉前也未必無計可施。盤點現有的戰具,並從流程的角度與網路的結構上建構網狀化的指管系統,使指管作為快於對手,同時阻止對手運用相同的能力,而創造有利於己的資訊的不平衡優勢,即為「創新/不對稱」思維的發軔。

當下中國以「海洋強國」作為國家發展的大戰略,與修改《和平憲法》企圖軍事崛起的日本在東亞交鋒,菲律賓在日本的「官方發展援助」(ODA)下提出了3艘柴電潛艇、6艘防空驅逐艦、12艘反潛巡邏艦及26架直升機的艦隊升級計畫;台灣在面對地緣政治與國家安全的潛在威脅,以創新/不對稱的思維進行「以網路為中心」的軍事事務革新,取代以往「以載台為中心」的龐大軍事投資,或許是財政阮囊羞澀下的唯一解決之道!

(作者為前海軍官校軍事學科部教官、前新江軍艦艦長,現為《亞洲週刊》、《全球防衛雜誌》專欄作家)

*文章用圖為示意圖,並非文章中指陳的軍事採購成果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