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教育部智慧生活創新創業特色大學推動計畫近期於花博公園流行館舉辦成果發表會,東海大學達文西計畫執行長應邀參加Smart Talk座談會,闡述其「真實學習」的教育模式。

我在2013年成立「享實做樂」,希望可以鼓勵大家動手解決一些環境、服務、文化的問題。但後來發現問題比我想像的還要深層,我不禁開始思考,這些問題的核心到底是什麼?這些問題是如何產生的?我發現問題正來自於「教育」。

去年七月我受母校東海大學邀請,執行「達文西計畫」。我把過去做的所有社會實踐與想法,融合在一起,轉化為達文西計畫的核心。

在繼續聊下去之前,我想跟大家分享一個小故事。

▋我們能從打撈海洋垃圾的少年身上看見什麼?

荷蘭少年Boyan Slat高二時開始關心海洋塑膠垃圾問題,親自設計各種海洋垃圾打撈的方案,就讀荷蘭台夫特大學一年級時,他成立非營利組織「海洋潔淨基金會」(Ocen Cleanup),並發動群眾集資,向全世界募了6,000萬台幣,打造海洋吸塵器計畫原型。2015年,Boyan完成海上原型實驗,與超過1,000名科學家工作,2016年更親自來台向蔡英文總統演講。

這個案例中我有四個觀察。第一個觀察是:學校教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孩子關心什麼;也唯有他們真正關心的事情,才會自我驅動地去尋找需要學習的東西。在此當中有三個元素因應而生──「議題、工作者、資源」。議題(Issue)是他們自發關心的事情,他們必須願意為了解決這個議題而工作,成為一位工作者(worker);當他們產出一些解決方案後,才會有資源(Resource)來找他們。

第二個觀察是「被取代的教育現場」。當可汗學院、MOOCS這些線上學習平台可以讓遠在非洲、蒙古這些地方的孩子都學習到麻省理工學院、史丹佛大學的課程時,我們必須思考,留下來的教學現場還可以剩下什麼?

第三個觀察,我們的高等教育、技職教育等體系仍然是以升學、就業為導向,這是台灣教育的現況,而最近發布的107課綱開始引起廣大討論。程式教育、多元學習、自主學習納入課綱,有人認為這將壓垮既有教育體系的師資結構,老師備課壓力將更大。於此同時,少子化的衝擊讓國教體系的學費收入下滑已久,未來只會更嚴峻。校方要持續縮編教師人力,還要面對107課綱的需求和升學壓力,將使現有的台灣教育體系面臨極度艱鉅的挑戰。

第四個觀察,政府頒布107課綱的立意是良善的,期望可以記錄學生的學習歷程,但問題在於達成這些要求,對學校是莫大的挑戰。當我們期待關注孩子的核心素養、校定必修、學習歷程,一所經費不足的國高中小學校如何做到這些?

我認為這些問題的痛點在於國教驅使了「被強迫的自學」,能培養出什麼真實能力,絕對是個關鍵問題。

▋問題到底出在哪?

在歐美國家,每個階段的學校都有不同的教育養成目的。可在台灣,學生就是不斷地讀書考試,只為了升學;唸到大學,就為了就業。台灣的學生在每個階段,永遠都在想下一階段要做的事情,而不是思考生命的價值,這是錯的。

另外一個令人憂慮的問題是,在過去的升學體系中,大學是一扇窄門,可現在已全然不同,未來,每一所大學都有可能面臨學生0分也能就讀的現象。0分也能讀到過去排名不錯的大學,聽來還不錯,但也間接產生了大學文憑價值下降的問題。以往大學升學有過篩的功能,大學希望能找到「能做研究的人」,但0分化之後,每一間大學一律變成職訓局。

這聽起來是台灣各大學的危機,但我覺得是轉機:既然國教在呼籲高教入學方式改變,才能破解「高中要升學」讓國教改革功虧一簣的魔咒,那我們有沒有可能把大學反轉過來支持國教?於是我開始思考,是否有可能在東海大學展開一個讓高教全面支持國教的實驗?

東海大學是全台唯一一間從幼稚園到研究所均具備、而且囊括了九大學院,橫跨文社理工農法商管藝的完全大學。我期盼透過達文西計畫,讓東海大學成為台灣新教育的原型。

我給了自己一個命題──教育的本質是什麼?我認為教育的本質是學習,而學習的本質應該是自主的;另外一個命題則是,學校應該誘發這樣的自主,並且透過學習幫助孩子完成夢想。這跟過去常談的翻轉教育是同樣的概念,可是我們必須更深入的想:有沒有可能讓每一所大學成為核心,協助台灣社會跟大學緊密結合,讓台灣創造出類似Boyan的專案?

真實的學習是什麼?真實的學習場域在於真實的議題,於是我們提出了一個新概念:「議題導向專案;專案導向學習」(Issue Based Project, Project Based Learning),我認為這在未來,從國民義務教育到高等教育都是唯一的方法:透過一個共同的社會議題,導出無限多種真實的專案,並且透過這個真實專案的實踐過程,去幫助所有學生、甚至是離開學校的成年人,達成終身學習。

▋97.5%並不是失敗,我們稱之為教育

那這會牽涉到幾個問題,其實成功是一個低於2.5%的數字,「教育只是曲線的一小段;成功只是曲線的另一段」,而另外的97.5%並不是失敗,我稱之為教育,或者稱之為學習,透過不斷的失敗而不斷的學習。當小嬰兒開始學習走路前並沒有人教他如何行走,而是一步一步透過跌倒而學會走路,這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學習本能,知識也應該要是這樣沉澱出來,現今的教育體系怎麼反過來教了呢?因此,所謂真實的學習應該是:

● 週圍什麼人都有

● 週圍什麼專業都有

● 各種個性的人都有

● 各種水平的人都有

● 什麼問題都會發生

● 想要的自己爭取

● 想學什麼自己來

● 時間可長可短

● 真實是殘酷的、失敗是真實的

過去學生在學校裡遇到的狀況是,大部分的學習都處在同溫層中,而出社會後,他必須跟一群講不同話的人溝通,也因此產生巨大衝擊。而學校所提供的真實學習,是建構一個有系統的容錯環境,在這樣的環境中,學生可以跟各種人接觸溝通,溝通過程中他們可以失敗,並進而在失敗過程中學習。

所以達文西計畫要做的目標有三個:建置共學共創的場域、實驗新的學習模式、推動具有社會影響力的專案。目前這三個目標,我們分別透過三大軸線進行:用議題導向的課程,帶領學生看見真實的社會議題;開立墊腳石課程,以簡易基礎的課程讓來自不同科系領域的學生都可以參加,降低跨域學習的門檻,這些課程就如同是學習積木,學生學會後可以應用在原本的科系知識,加以拼湊,激發新創意應用;另外,還有議題導向黑客松,簡稱議題松,協助同學將墊腳石課程跟議題結合在一起,快速提出解決方案。今年3月初,我們就舉辦了全台第一場「空汙議題松」,讓學生來發想解決中台灣空汙問題的方式。

透過這樣全新的教育方式,期盼到2025年,台灣的教育得以徹底翻轉,讓我們的孩子擁有勇敢面對問題,並加以解決的能力。

(作者為東海大學達文西計畫執行長)

瀏覽次數:99+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讓我們一起撐起「教育」這頂大帽子

家長們,請放手讓孩子「向下移動」吧!

從一枝莓果開始的五感教育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