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鄭安君:尼泊爾留學生在日本──我是學生、我是勞工、我是住民、我也是顧客!

2017/03/05

2012年,瑪荷斯與他的新婚妻子去見瑪荷斯的祖母。作者提供。

一位朋友趁過年第一次到日本沖繩旅遊了一趟。喜愛深入當地生活的她意外的發現,沖繩住著許多沒有預想到的臉孔:一群來自尼泊爾的年輕人。她在便利商店與居酒屋都發現了尼泊爾年輕人的身影,並與在便利商店裡打工的尼泊爾留學生交上了朋友。但她卻百思不解,這個以藍色海洋及美軍基地聞名的沖繩有什麼魅力,吸引這麼多年輕人遠從完全不靠海的尼泊爾來到這裡?

事實上,朋友在沖繩看到的並不是沖繩獨特的景象,而是日本最新的一個潮流縮影。

▋尼泊爾人成為日本新勞動力

根據日本法務省的最新資訊,2016年6月底已有超過196萬人的外國人中長期居住在日本[1]當中,尼泊爾人增長數度最快,10年間大約增長了7.2倍。現今已有超越6萬人,成為繼中國、韓國、菲律賓、巴西、越南之後的第6大外國人族群。這些尼泊爾人中,34.5%為留學生,24.3%為留學生等之配偶或子女(家屬滯在簽證)。

此外,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最新資料,尼泊爾人也已成為繼中國、越南、菲律賓、巴西之後的在日第5大外國人勞動力供給源。2016年10月底,日本已有大約108萬人的外國人在日本有工作(包括全職、打工等各式雇用形式),而其中尼泊爾人大約佔5萬人。80.9%的尼泊爾人是以「資格外活動」[2]的特別許可證在日本工作,當中7成以上為留學生。也就是說,大部分的尼泊爾人是以留學生身分在日本打工工作,除了在便利商店、居酒屋等工作外,許多工廠也可看到尼泊爾留學生的身影。

日本現今由於社會的少子高齡化及年輕人的高學歷化等影響,不僅一次產業的農林水產業及一般容易被認定為3K(或3D:辛苦、污穢、危險之意)產業的製造業與營建業難以招到人手,甚至連運輸業、小賣業、餐飲業等服務業等也都出現嚴重人力不足現象。日本至今仍未引進外籍勞工,除了開放百年前移民巴西及秘魯等地的日僑子孫回流日本工作(以到第三代為限),並導入外國人實習生來補充勞動力之外,留學生等的「資格外活動」也就成為日本的重要勞動力來源。

▋從留學生到派遣公司老闆

近年,到日本的日語學校及專門學校留學的外國年輕人急遽增加,以「資格外活動」的特別許可證工作的外國人數也隨之快數上升。2015年之後,以「資格外活動」特別許可證工作的外國人就已成為在日工作外國人之第二大組群,其中8成以上是留學生。換句話說,留學生不只是以繳學費貢獻了日本教育產業與經濟,也以勞動力貢獻了日本社會與經濟。除此之外,留學生還用生活者與消費者的身分加入日本社會,其中更有人成為創業者,變身為活化日本經濟的新生動力之一。住在日本櫪木縣(Tochigi)櫪木市的尼泊爾人理特.瑪荷斯(Luitel Mahesh)便是這樣一個例子。

30歲出頭的瑪荷斯在尼泊爾的大學專攻英文與數學,大學畢業後不久就來到日本留學。首先,他在日語學校學了一年半日語。當大部分尼泊爾同學念完日語學校、選擇進入專門學校就讀時,他則到我任職的大學研究所,花了三年時間拿到了經營學碩士學位。學生時代的瑪荷斯,在離家不遠的食品加工工廠裡做夜班工讀生。這間食品加工工廠每日大約有300名員工在工作。瑪荷斯剛進去時,工廠裡有大約50名來自人才派遣公司的外國人員工,瑪荷斯則是工廠裡唯一直接聘用的外國夜班工讀生。而在瑪荷斯畢業離開時,工廠已有200人以上的外國人派遣員工(包括工讀生),有20名左右是由工廠直聘,尼泊爾人占了9成。瑪荷斯的工作表現受到很多人的好評,學校還未畢業就有人才派遣公司想聘用他,請他做外國員工的管理工作,但他都一一拒絕。

瑪荷斯用他的英文專長撰寫碩士論文,也藉著英語能力,在畢業後進入當地一家公司上班。但半年後他就辭掉工作,設立了一間公司,並開了一家小小的尼泊爾餐飲店。他的舉動讓他的指導教授及我非常驚訝,因為一家小餐廳很難看到遠景,而瑪荷斯在學期間的表現並非最出色,對於日本社會經驗也仍有不足之感。但是在一年半後,瑪荷斯卻讓我們刮目相看。他邀請我們到他剛改裝好的辦公室。辦公室位於一間老舊公寓二樓,空間並不大,但是布置得井然有序。他告訴我們,他已在日本取得了人才派遣負責人執照,並正在申請公司的派遣業務營業執照,馬上會開啟他的人才派遣事業。曾經只是一位受到派遣公司注意的外國工讀生,在來到日本7年之後,成為了一名經營人才派遣公司的老闆。現在,瑪荷斯的人才派遣業務雖才正式營運不到半年,但他已聘用了8名員工,手下擁有超過200名的派遣員工及工讀生。

瑪荷斯與他的社長辦公桌。作者提供。

▋看見多樣身分需求,開發更多商機

瑪荷斯並且告訴我們,他的餐廳營運從一開始就不是重心。他在開設餐經之後,馬上在餐廳的二樓開設了食材店。顧客除了可以親自到食材店直接購物外,更可利用電話或網路等來訂購食品與食材。「跟別的食材店不一樣的地方是,我的食材店只要在配送範圍裡,我們會將食材直接送到顧客府上!」瑪荷斯告訴我們,他利用智慧型手機的通訊APP連接電腦,掌握了所有顧客電話住址及所有訂貨的履歷,平均每個月宅配600件訂單。

瑪荷斯也說,他知道大部分的人對他剛上班沒多久就辭掉工作,並開業餐廳的舉動非常擔心,身旁的人大多數也不支持他。「但是,從我選擇進大學研究所就讀的那一天,我就已經決定要開公司。我在大學的時候,將大部分的空閒時間用在研究開公司的法律及規則。很多人覺得我應該等工作經驗豐富一點後再開公司,但是我現在不做,就搶不到先機!」瑪荷斯告訴我們,到日本來的尼泊爾人越來越多,也開始形成獨自的社區組織。他不做,別人會做。不搶做先鋒,成功的機率就會變小。

事實上,瑪荷斯居住的櫪木市裡有將近3,500名外國人居民,而尼泊爾人已超過900人,為人數最多的外國人。瑪荷斯說,尼泊爾人之所以會居住在人口減少的櫪木市,是因為櫪木市正位於眾多擁有工業區之周邊城市的中間點,到哪邊工作都容易。人口大約2,600萬的尼泊爾由於政治混亂與經濟蕭條,有許多年輕人藉由留學身分到勞動力不足的日本工作賺錢。而同是以留學生身分到日本的瑪荷斯靈敏地察覺到,身為日本勞動力的尼泊爾留學生及其家人,同時也是日本社會裡的生活者之一,更是有潛力的消費者。他成功了抓住這個新進商機,並以食材宅配事業打下他開設人才派遣事業的基礎,成功了掌握尼泊爾人與日本公司的工作與勞動力需求。

外國人在一個國家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也許某些外國人讓人感覺他/她只是一位會在當地停留數年的留學生,或是只是一位短期的外籍勞工。但是,他/她同時也是當地的生活者、消費者。他們讀書、工作、繳學費、繳稅金,也生活、消費,並活化社會帶進新風潮……。這些年來,日本政府與公司大力推行希望日本社會與企業接受更多人才,包括外國人,期待以人才的多樣化(diversity)來活化社會與公司。但是,日本社會往往只是關注在引進新來的外國專業白領人才,卻往往忽略早已在其工廠組織工作已久的外國人。日本如此,我們台灣又是如何呢?

(作者為白鷗大學綜合研究所研究員、相模女子大學兼任講師、國立宇都宮大學國際學研究所博士班生)

     

[1] 加上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從朝鮮半島及台灣等舊日本殖民地移居到日本本土的外國人子孫(特別永居者)34萬人,現今日本一共有超過230萬人的外國人居民。

[2] 「資格外活動」是日本給予不是以工作身分進入日本的留學生、及跟著擁有留學或工作簽證等的配偶或父母一起到日本生活的外國人想要打工時的特別工作許可證。除了寒暑假及特別允許外,一星期工作時間基本上以28小時為上限。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