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王慶寧:褪色的美國夢──移民是種創傷

2016/07/12

photo credit: Ryan Rodrick Beiler / Shutterstock.com

▋移民與美國夢

「移民」一詞,在許多人心中,是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或是給下一代更好的教育與發展,許多人因此懷抱著「美國夢」,希望在太平洋的彼岸,能夠有更好的際遇!

「美國夢」(American Dream)一詞,最早見於詹姆士.托洛斯洛(James Truslow)1931年的《美國史詩》(Epic of America)。書中,托洛斯洛將美國描寫成機會之土(land of opportunity),亦即任何人來到這裡,不管其原先出身的社會階級或是種族膚色,只要透過自己的努力和能力,均能過上更好、更富足、更圓滿的生活。

透過這本書,「美國夢」(American Dream)一詞成為街頭巷尾琅琅上口的詞彙,同時也吸引了數以萬計的各國移民,離鄉背井、甚至飄洋過海來到北美洲追夢。

然而夢與現實之間,還是存在落差。美國社會裡,有關種族與階級間的不平等,早為人詬病許久,而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也是哥倫比亞大學教授的約瑟夫.史蒂格列茲(Joseph Stiglit),對美國夢更是大加撻伐。他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曾說:「美國夢」是一種迷思。他認為在現今的美國,即使努力工作,也不一定就能成功、過上美好的生活:「美國不再是機會之土」!

▋美國夢褪色

誠然,美國在2008-2009年的金融海嘯後,至今尚未完全從風暴中走出,不僅失業率居高不下,貧富差距也節節擴大,少數人掌握絕大多數的財富,以致於社會結構變成1%的有錢人與99%的窮人,中產階級成為消失的階級。努力工作也不能過上好的生活,連帶的也逼得窮人鋌而走險,造成犯罪率升高。

而教育負擔也呈現兩極化,長春藤等名校收學生,習慣優先收校友的小孩、或是家世背景顯赫者,不僅入學機會不平等,一般人家的小孩唸完大學,還得先背負一筆龐大的學貸,面對困難的就業機會,不知何時才能還清貸款。而大企業用人,卻又偏向雇用名校出身的校友,間接又促成社會階級與財富的世襲!

有研究指出,在OECD國家裡,美國、英國、和西班牙,同為經濟流動率 (economic mobility)最低的國家,而現今在美國,窮人想翻身頗不容易,而且下一代的財富狀況,有相當大的程度是取決於上一代的財富狀況,形成財富世襲的社會不平等狀態。就連選美國總統,姓「布希」與「柯林頓」的人,就是更有家族的優勢, 也由於不平等的情形日益嚴重,在美國以外的國家尋求發展,甚至更容易累積財富,所以約瑟夫.史蒂格列茲感慨地說,「美國夢」如今已經式微,或許我們應該改做「斯堪地那維亞夢」(北歐夢)!

▋從「美國夢」到「斯堪地那維亞夢」

斯堪地那維亞國家(包含挪威、瑞典與丹麥),有政府支持的教育系統,所以人民的教育權有保障,當地社會政策又講究平等,所以比起其他國家,有更好的(社會階級與經濟)向上流動率。再加上失業率較低、平均工時短、平均收入又高,在聯合國的快樂國家排名裡,斯堪地那維亞國家全都排在前8名之列,相較之下,美國僅排在第15名。

▋移民是種創傷

然而講到「移民」,一般人多是想到經濟面向上的改善機會,卻很少人注意到健康面向上受到的威脅。在醫療人類學的研究裡,有學者特別從健康面向來探討移民現象,因為移民必須面對種種考驗,所以承受比在家鄉時更大的壓力,而這也會影響移民者的健康狀況,所以移民被視為一種「創傷」(trauma)。

移民者承受的壓力有很多種,例如與家人或朋友分開,必須在當地重新建立人際交往與社會支持系統,在融入當地的過程,必須克服種種的不適應。有些人雖然與當地人結婚,但可能因為文化差異或價值觀的不同,使得婚姻經營起來充滿挑戰,而不幸離婚者,當然又得承受另一種創傷!

而在當地找工作,也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有些移民者儘管在自己國家已受過高等教育,但學歷不見得會被移民國承認,所以有些人會在當地再唸一個好就業的學位,要不然,就得在異鄉「低就」,選擇一份可餬口、但談不上職涯發展的工作,這當中的落差與心理不適應,又是另一種創傷!

所以事實上,移民者的健康容易出狀況。但是在美國,醫療費用又高,結果使得一圓「美國夢」需要付出更高的代價。從醫療人類學有關移民的文獻,也點出了「美國夢」的另一個盲點:當我們想到透過移民、過上更好的生活時,考慮到的僅侷限於教育、或經濟面向的改善機會,卻沒有去深究健康上的代價。

▋經濟與健康、移民與僑民

而出乎意料之外的是,非裔移民卻是將健康擺在第一位,而不是收入。

奧布里茲(Obrist)等人研究非裔移民的想法,發現非裔移民重視健康,所以覺得自己不僅要「being healthy」,更應該要「staying healthy」!「being healthy」的概念強調健康是與生俱來,而「staying healthy」則是認為健康要透過努力去維持。由此也可以看出非裔移民的思維,與華裔移民截然不同,他們顯然更支持「健康即是財富」的觀點。

另一方面,隨著美國經濟的衰退、亞洲經濟的崛起,許多人也開始做起「亞洲夢」來。當初來美國的華裔移民,含辛茹苦、篳路藍縷,好不容易在美國建立家園,結果兒孫、子女又紛紛從美國回到亞洲、追求更好的發展。不僅華裔如此,連美國白人也紛紛到亞洲來「尋夢」。然而弔詭的是,美國人來亞洲,卻不一定是種創傷。

由美國華裔女導演丁怡瑱(Emily Ting)自導自寫的電影:愛情無時差(It’s already tomorrow in Hong Kong),對此有很好的詮釋。片中描述在美國土生土長的美籍華裔人士Ruby(女主角),因為工作而來到香港,邂逅了一位來香港工作已經十年的美國白人Josh(男主角)。女主角有一段台詞很發人深省:為什麼華人到美國,在中餐館打工,叫做移民(immigrant),而白人來到亞洲,做投資家,卻叫做僑民(expat)?男主角回答說:僑民(expat)並沒有打算在僑居地永久停留,所以和千方百計要在美國留下來的移民(immigrant)不同!

▋從「美國夢」到「亞洲夢」

女主角在電影中也有感而發地說,華人在自己的國家裡,覺得那些移民到美國的華人很風光,但是移民到美國的華人自己的感受,卻一點也不是這樣。當初我們的父祖輩辛辛苦苦移民過來,希望在美國落腳、過上更好的生活,但是我們在美國長大、受完教育,卻紛紛回去亞洲發展!

另外有趣的一點是,片中的女主角雖是華裔,卻只會說英語,中文或廣東話是一句也不會,在人生地不熟的情況下,也只能把故鄉當他鄉。但男主角雖是美籍白人,在美國念完大學,卻因為在香港已經居住十年,所以說得一口流利的廣東話。

亞裔女主角說:看你講廣東話好奇怪。
白人男主角卻說:看你說英文才奇怪!
亞裔女主角說:我從小在美國長大。
白人男主角卻說:我在香港十年了!

男女主角逗趣的對話,卻也反映了美國華裔移民的特殊現象:當初父祖輩為了讓下一代融入美國社會,所以希望下一代能說一口流利的英文,卻不注重他們中文或廣東話的能力,結果這些在美國土生土長的華裔美國人只會說英語,回到亞洲工作,卻遇到語言上的隔閡,這真是父祖輩始料所未及的。而白人男主角當初雖然沒有在亞洲久留的計畫,卻不知不覺在香港待了十年,成了香港通,無心插柳柳成蔭,成了旅居亞洲的白人僑民最好的寫照。

另外,女主角雖是華裔,交往的卻都是白人男朋友;男主角雖是白人,交往的卻都是亞洲女朋友。女主角覺得自己因此成為別人眼中的gold digger(淘金客,暗喻想找有錢男友的少女),男主角卻說,自己才是別人眼中的Asian fetish(亞洲癖,指對亞洲女性有特殊喜好的男人,有負面意義)!

▋結語

在美國,白人警察打死黑人的新聞層出不窮,而居高不下的失業率與貧富不均等,更成為亟待解決的社會問題,使得強調平等與機會的「美國夢」精神聽來格外諷刺。然而不管是「美國夢」、「斯堪地那維亞夢」還是「亞洲夢」,都不能忽略了在逐夢之餘,也要保持健康,才能築夢踏實!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