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南向論壇】趙祥和:大談東南亞,走調的台灣人情味

2016/06/0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東南亞成為話題,本身就是一個問題,反映台灣缺少反思能力。台灣長期以來,對東南亞有關的政策,對象包括台商/台僑、東南亞新移民、東南亞移工、僑生等,長期以來因各種因素,零散的/斷裂的/矛盾的持續著。當然,政策隨世界大環境而有適度變更或調整,是在資源有限下的策略,無可厚非。但是若政策的推動是基於「對中國的不滿」、「東南亞經濟越來越好」、「移工影響台灣社會秩序」、「新移民是弱勢」、「僑生可以填補少子化的大學危機」等等這種簡化的基本思維,無論台灣提出多少次「南向政策」,皆注定有去無回。

凡事皆有兩面,人和人是雙向互動,族群和族群如是,國與國亦如是。台灣的基本人情話「互相」,這個時候最合適拿來思考如何建立東南亞的政策思維。東南亞不是只有經濟,也不是只有華人,更不是只有台僑/台商,當然更不能只因為我們有東南亞新移民和移工。而是要放在:台灣地處亞洲,無論是東亞、東南亞或南亞,都是我們要用心去了解和經營的區域,關心與了解我們的鄰居國;經貿往來是以文化理解為基礎,國民互動以人道關懷為立場,政治關係是以族群和諧為方向。當我們要南向時,應該要自我檢討過去的立場,我們的政策是不是短視到只在意經濟數字,是不是小氣到只是因為對中國有敵意?

▋對待你的鄰國,是不是更該「互相」一下?

就以大學設置東南亞相關科系而言,台灣南向了20年,前年才有第一個東南亞系在暨南大學成立,政大去年才開始籌備東南亞語言系,我們得好好反思為何台灣有100多個外文(英語)系,卻連一個泰語系、印尼語系或越南語系都沒有?為何身處亞洲的台灣,各大學開設的語言科系以歐語系為主?別忘了,從16世紀大航海時代到現在,殖民從來沒停止過,當年的殖民只是跑到我們家,再殖民則是住進我們文化和心裡。我們對長期以來和自己同樣被殖民的鄰居不理不睬,連對方語言和文化都不了解,卻突然大談鄰居多重要,我們要賺他們的錢,我們要他們的勞力,我們要他們幫我們生小孩,怎麼看都不像是台灣的人情:「互相」。

再舉一例,談談華僑和僑生政策。因為台灣的政治與族群關係,過去海外華僑/華人是台灣長期經營的外部資源,存在著政治和文化因素考量;從前台灣政府的僑教使命,培育無數僑生,而留台僑生也對台灣存在著某種文化和語言情感,特別是以東南亞的留台華人校友為大宗,對台灣特別友好。但也因為台灣的政治因素,未能妥善處理而逐漸散失華人對台灣的支持。在聯考制度的年代,僑生政策被視為排擠台灣同學就讀有限的大學名額,加上部份僑生學業程度較差,形成各種有意無意的歧視;第一次政黨輪替後,政府重新定義華僑,改為台僑;最近僑務委員長陳士魁在立法院被質問拿兩千萬台灣人的納稅錢去服務海外四千萬華人。這些民粹式的言語和政策建立,不只傷害海外華人長期支持台灣的情感,也形成台灣矛盾的東南亞政策,一方面想交新朋友,一方面繼續傷害舊朋友。

▋對別人好,不是只因為有求於他

少一點情緒,多一點理性;少一點銅臭味,多一點人情味;少一分自我,多一分鄰里;少一分算計,多一分情感。別再因為自家有需求,別人家就是好鄰居,自己比較好時,鄰居就是一種累贅。有福共享,有難同當,是做人做事的基本態度。別再小眼睛看新移民,推獨厚新住民二代政策,他們不是弱勢,他們是具備多元文化的人才,反而要讓台灣人更了解新移民的原生國文化,向他們學習和請益;也別再小鼻子對待東南亞僑生,他們不是來補充台灣的少子化,他們是和台灣有文化情感的朋友,要請他們來協助我們,就別老是傷東南亞華人的心。

(作者為國立暨南大學諮商心理與人力資源發展學系副教授、僑務研究中心主任、「東南亞華人認同」教師專業社群成員,本「新南向論壇」系列文章由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學系與獨立評論合作刊登。)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