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克襄:我可以平靜地死去嗎

2013/01/20

阿嬤九十五歲了。大約十年前,她的世界便是房間到客廳十公尺左右的距離。但身體硬朗,皮膚保養良好,從未到醫院看病。

去年五月時,她開始躺在自己的床上,不吃不喝。一個星期後,家人雖有些憂心,但平靜看待此事。人難免老死,內人和我討論再三,理性地揣測著,一個人的生命盡頭,若是能已知身體的衰微,逐漸平和安祥地離開,未嘗不是件好事。

兩個星期過去,阿嬤仍處於昏睡,手腳逐漸發黑。到底要讓她繼續躺在床上,還是趕緊送到醫院?家人出現了痛苦的掙扎和爭議。若果問老人家,相信這輩子從不吃西藥的她,一定拒絕子孫送她赴診。但讓老人家一直躺著,彷彿不聞不問,其它親友將如何看待此事呢?隨著時日的緊迫,家人為求心安,不得不按社會之常情,把阿嬤送到附近醫院的加護病房。

此後,一連串我們在加護病房所目睹的必然情形,在阿嬤的身上也上演了。不斷抽血體檢、插管打藥等等,以及接下來的聘用看護和醫療保險之類,家人焦頭爛額地處理這些臨時突發的種種陌生狀況。

進入醫院後,我們清楚看到,現今的醫療技術延續了阿嬤的生命,自己也減輕了不少照顧長輩的壓力。但阿嬤顯然是不快樂的,她反覆趁護士和看護不注意時,再三想拔管,直嚷著要回家。但醫師基於救人職責,不可能貿然答應病患的要求。這一拖延死亡,讓家屬陷入另一個更大的痛苦。完全沒有醫療知識的我們,必須在救治與保護阿嬤之間做一抉擇。

或許,我們是幸運的。

阿嬤住院時日不長,一個月後便安寧。等喪事辨完,家人心情平息,方能再理性地討論。我們深深感覺,關於死亡這門知識,以及良善的法律條文,台灣都明顯地欠缺。當阿嬤不吃不喝,或許她的身體已經預知了死亡的到來。九十五高齡的人當然無法講明此事,我們卻也無法看清,更害怕周遭親友的責難。

可憐,阿嬤在人生的最後關頭,竟無法自在地面對命運,被迫前往了最不想去的地方。每個人都會面臨生死,在台灣像我阿嬤這樣往生的情形,或者更糟狀態的,一定不知凡幾。相信在世的親友,想必也有面對這樣醫療照顧的打擊,以及心靈煎熬。

死亡學,一個愈來愈重要的人生必經之議題,我們過去卻從未上這堂必修課,繼續以缺乏人性的醫療診斷,以及過時的法律條文搪塞。

這樣還要持續多久?還要繼續愚昧下去,一直到自己也如此走向生命的盡頭?

我們能否因為更認識死亡,此後可以繼續安心地活著?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