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金馬獎有設最佳人道獎或最佳勇氣獎,我想本屆會頒給中國名導賈樟柯的《天注定》。站在泥土上直探人心而據傳成為大陸禁片的《天注定》,被許多觀影者推崇為「看見真實的中國」。在中國快速發展之際,此片對於底層老百姓慘遭無情擠壓而喪失基本尊嚴的凝視,已迫使觀影者重新面對經濟榮景背後失落的人性價值。

之前在坎城影展勇奪最佳劇本獎的《天注定》,此次入圍最佳劇情片、最佳導演等六項,最後只得到最佳電影音樂(林強)、最佳剪輯(MatthieuLaclau、林旭東)兩項,連最佳原創劇本獎也敗給了《爸媽不回家》。但在金馬影展及特映會中看過此片的人應該都會同意,此片的評價不會因為得獎遺珠之憾而失色。

《天注定》片中的四段故事,是以中國近年發生的真實事件胡文海案、周克華案、鄧玉嬌案、富士康員工跳樓事件為原型,再加入虛構情節,藉此呈現從中國北部山西、西南重慶、中部湖北到南部東莞的社會底層面貌。這四段暴力事件個別來看相當偶然,但當它們被串連成「縱貫中國」的立體圖像後,導演想要傳遞的某種必然訊息已呼之欲出。

台灣民眾雖然不了解此片重新詮釋的胡文海案(貪污腐敗問題迫使陳情村民拿槍殺人)、周克華案(鄉村出外打拼者竟成為殺人面不改色的職業犯罪者)、鄧玉嬌案(小三遭到元配及按摩客人接連羞辱後憤而殺人),對於富士康員工跳樓案卻不陌生。當初接連多起跳樓案震驚台灣社會,讓各界重新看見中國這座「世界工廠」中機械式、扁平化、基本尊嚴蕩然無存的個人。

賈樟柯則藉此片強調,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產生的社會問題,遠比外界所知的還要複雜、嚴重。這些多元深刻的社會問題,不僅發生在單調乏味的機械式作業工廠裡,更發生在嚴重貧富不均、傳統家庭解組、個人長期壓抑的廣大土地上。

因為這些社會問題找不到出路宣洩,遭到擠壓剝削的個人處境卻愈來愈不堪,遂在某條導火線引燃時誘發為暴力事件,但其背後盡是深沈的不平與絕望。

近年中國印象多半聚焦於「大國崛起」的驚人成長,以及「政左經右」的發展路線。然而,賈樟柯在缺乏言論自由的艱困環境中,展現了無比的執著與勇氣,透過《天注定》鏡頭所到之處,才讓我們看見中國廣大底層人民的真實面貌,但也注定了此片恐難通過中國電影審查制度的命運。

無法來台參加金馬獎的賈樟柯,在華山光點特映會後以錄影談話、視訊連線方式分享心聲。其中有三個問答讓我印象最為深刻(以下為大意而非原文):

問:為何以暴力做為主題?

答:(綜合整理相關問題)我之前的電影處理日常生活中人的處境與壓力,這次是處理極端狀態下,社會底層的個人遭受到的擠壓。我想透過鏡頭,了解這些暴力背後的社會問題。我想處理的主題是「尊嚴」,這些社會底層的人被剝奪,失去了尊嚴,我想用鏡頭呈現他們的真實處境與心理。  

問:為何不拍歡樂的電影?

答:我想是個性始然,我很珍惜拍電影的機會,只要有機會,我就想說出最有急迫感的主題。中國快速變化下,個人遭到的擠壓,是我最急於說的故事。

問:《天注定》觸及中國敏感議題,國際影評皆讚許你的勇氣?

答:我不覺得勇敢,僅僅是不想怯懦而已。我如果現在不拍這部片,很多年之後,會覺得自己很羞恥。

賈樟柯最後有感而發強調:「我這個人可以在生活裡有各種各樣的妥協,那是因為我希望在我的電影裡面不妥協,在電影裡頭保留我的勇氣,所以請相信我的勇氣。

希望這部電影能夠順利在台灣上映,讓更多人相信與看見賈樟柯的勇氣。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