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

苗栗縣長劉政鴻要求大埔四戶在7月5日前自行拆遷,是陷前行政院長吳敦義於不義;行政院發言人鄭麗文昨天強調的「四原則」,則是在吳敦義當初承諾之外的「自行創作」;苗栗縣府若在台中高等法院判決出爐前就拆屋,更是視司法審判於無物。大埔四戶能否免於迫遷命運,正考驗馬政府的政治誠信與尊重司法等基本原則。

大埔自救會、台灣農村陣線等反迫遷團體,昨天在行政院前發起靜坐抗議活動,忍受白天烈陽與晚上暴雨。此情此景,彷彿過去三年來台灣各處反圈地、反迫遷、反粗暴徵收運動的縮影。

三年前苗栗大埔「怪手摧毀良田」痛心景象以來,立法院通過了土地徵收條例修正案,表面上阻止了各級政府的粗暴徵收及圈地運動,但荒謬的是,此刻驀然回首,大埔事件的原點,竟然猶有四戶農家在遭受凌遲。

當初苗栗縣政府為群創光電量身打造竹科竹南基地,因而強制徵收大埔農地,結果群創根本沒有進駐;如同國科會為友達光電量身打造中科二林園區,進而強制徵收相思寮農地,但友達也沒有進駐一般。各級政府沒有為開發跳票、不當徵收道歉也就算了,苗栗縣府竟還以其他名目迫遷大埔四戶,其缺乏反省能力實在匪夷所思。

攤開2010年8月17日行政院長吳敦義與苗栗縣政府、大埔農地農戶代表協調的會議記錄,白紙黑字載明「建物原位置保留」及「農地集中規劃」兩項原則;行政院因而在該年8月23日發出院臺建字第0990102255號函,強調原屋保留所有大埔自救會成員的房地。這是吳敦義與苗栗縣府共同做出的承諾,基於政治誠信,苗栗縣府沒有理由推翻。  

然而,針對始終拒絕徵收的大埔四戶,苗栗縣府先在2011年1月24日的都委會第228次會議中,以都市計畫合理性及交通安全等理由推翻承諾,決議「彭秀春、柯成福、朱樹、黃福記不予原位置保留」,繼而在今年六月發函給大埔四戶,要求在7月5日前自行拆遷,否則將強制拆遷。苗栗縣長劉政鴻此舉,已明顯陷吳敦義於不義。

至於行政院發言人鄭麗文表示,吳敦義先前承諾保留大埔原建物,「必須符合交通、公共安全、公平性及都市計劃合理性等四原則,但經苗栗縣政府都委會及內政部都委會邀集專家學者開會討論後,認為大埔張藥局等四戶不符合,所以才由苗栗縣府行文要求拆遷」,鄭麗文口中的「四原則」,並未見諸吳敦義當初主持的會議記錄,江內閣此舉豈非「自行創作」?    

三年前陪同大埔農民和吳敦義協調的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指出,當初協商時,政府已充分調查過受害的24戶大埔農民,協商當時也都有錄音錄影存證,他要求行政院公開當時錄音檔與畫面。身為當初協商見證者,徐世榮此項呼籲並不為過,行政院若無法舉證當初吳敦義確有「四原則」前提,就應落實吳敦義的承諾。  

事實上,大埔徵收案的訴訟,仍在台中高等法院審理中。就連被抨擊「承諾跳票」的現任副總統吳敦義,也透過辦公室強調:「在司法程序尚未結束前,苗栗縣政府不應急欲拆遷,吳辦將轉請苗栗縣政府依據當年協調原則,兼顧情理法妥為解決」,可見苗栗縣府急於在司法判決出爐前強制拆遷之不當。

如果劉政鴻還有最基本的法治觀念,那麼苗栗縣府當前最該做的事,是靜候台中高等法院審判結果,而不是搶在法院宣判前強制拆遷;如果吳敦義還重視自己的政治誠信,就應該盡一切可能阻止大埔四戶遭到強拆,而不是透過辦公室輕描淡寫表示四戶若遭拆應予補償。   

而根據土地徵收條例第44條規定,吳敦義當初決議大埔自救會成員基地部份辦理「專案讓售」,既是行政院職權,連都市計畫的核定權也專屬中央。如果行政院長江宜樺(當年陪同吳敦義協商、參與決策的內政部長)真的在乎土地正義與居住正義,就應該扛起責任,不該只是透過發言人強調將轉請苗栗縣政府研議處理而已。

過去三年如此煎熬痛苦的日子,大埔四戶都撐過來了。對於坐在辦公室吹冷氣的政府首長與縣長而言,落實政治誠信、靜候司法判決,真的有那麼困難嗎?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