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西亞首府突尼斯1月14日革命廣場的示威。 圖片來源:浩然基金會/劉姿君攝。

[編按]2011年,突尼西亞和埃及的民變來得太快,不僅北非國家的當權者反應不及,就連歐美國家的領導人也一時之間不知所措。突尼西亞和埃及長期以來被西方視為「溫和」的國家,班阿里(Ben Ali)和穆巴拉克(Hosni Moubarak)兩位總統也長期被歐美大國視為親密戰友。人民到底為何起身反抗?阿拉伯世界的變局,未來又會如何發展?

早於2009年夏天,伊朗「綠色運動」(the Green Movement)展開了反對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總統選舉作票的抗爭,百萬頭戴綠色絲帶的市民上街高喊:「我的選票在哪兒?」這場運動,被認為是伊朗自1979革命之後最大的草根民權運動。

改良運動或是基進革命?

3年之後,突尼西亞的「茉莉花革命」與埃及反政府運動蜂起,綠色運動領導者穆沙維(Mir-Hossein Moussavi)於2011年1月30日評論道:「要發覺這一連串關連與雷同的秘密,其實不用想得太遠,只需要將埃及最近的選舉和伊朗選委會主席否決百萬市民的聲音做比較,就可得知。仔細觀察阿拉伯與中東世界的貪腐政權,我們可以辨識出政府侵擾新聞與電腦網路、還有關閉社會網絡的相同模式。他們切斷手機、網路,禁止任何評論,把反對者送進牢裡。

穆沙維的想法有代表性。這三個地區發動群眾抗爭,意圖將內賈德、班阿里和穆巴拉克政權推翻,並要求改變政策和保護人權。這到底是改良運動還是基進運動?「半島電子報」政治專欄作家理查.佛爾克(Richard Falk)認為,2009年「綠色運動」所代表的人民運動性質,基本上表達了「社會希望」,但不是基進的革命,也未挑戰伊斯蘭共和國憲法架構。

順著佛爾克的分析,我們要問:突尼西亞的茉莉花革命、埃及的反政府運動與「綠色運動」有何關聯?如何理解這兩國政權崩解的過程?這種「窮人的騷動」,是否有讓底層人民翻身的可能?

他們為何起身反抗?

阿拉伯世界的民族國家自1990年代之後,主要依靠新自由主義全球化與反恐政策鞏固權力,然而國家主權危機卻也埋伏其中。有4種因素,正在支解國家機器的合法性:

1. 1990年代之後新自由主義的私有化政策,鬆動了國有化的基礎,世界經濟論壇的「達沃斯寡頭政治」(the Davos oligarchs)決定了阿拉伯國家的政策走向。

2. 2001年911事件之後,布希教條所主導的反恐戰爭,讓阿拉伯世界成為戰場。美國在阿拉伯世界主導或公開或隱蔽的軍事與議會操作,阿拉伯國家則陷入後殖民時代再受宰制的境地,以反恐為名卻踐踏人權的紀錄歷歷在目。

3.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之後,世界經濟景氣蕭條,導致貧富不均,青年失業率高漲,基本生活水平下降,人民對國家的向心力逐漸解體。

4. 中東與北非的社會反抗力量,動搖了專制獨裁的基礎。

突尼西亞與埃及的政權結構、憲法與軍隊角色都有所差異。但是兩者在一個月內接連發生巨大的人民運動,這與經濟形勢息息相關。

突尼西亞民眾不能忍受糧食價格高漲、高達3成的失業率,即使受過良好教育訓練的青年也找不到工作機會。突尼西亞的大米、小麥和玉米價格從2003年的每噸600美金,漲到2008年每噸1,800美金;而到了2010年5月,穀物價格再度提高32%。同年12月,糖、穀類加工品與食用油價格達到新高,而國際貨幣組織與世界貿易組織又火上添油,要求大舉開放市場,解除突尼西亞的關稅壁壘,結束食物補貼政策。於是,因為經濟危機所導致的政治動亂隨之而來。

埃及的情況也很類似。2000年之後的新自由主義政策,已經造成極端不平等與飢餓的社會,上百萬個家庭陷入赤貧狀態,8千萬埃及人每日收入不到2美元,佔了埃及人口的4成;30歲以下的年輕人有9成找不到工作。因此,突尼西亞茉莉花革命發生不到2週,原本傾向支持穆巴拉克的埃及總工會就立即發出聲明,要求政府管控食物價格、加薪並配給食物。這是茉莉花革命對埃及社會所啟動的觸媒效果。

右為本文作者鍾秀梅。《新國際》提供。

到處都有等待爆發的火藥桶

然而,這兩個運動的參與者與主導力量相當複雜。底層主要是由工會與市民組織發動示威、罷工、群眾集會與自我防禦委員會,第二種政治力量則是繼承1950年代解殖運動的反對派人士,由左翼知識份子與社會主義政黨為主。第三種勢力則是具有「阿拉伯精神」色彩的伊斯蘭民族主義。兩個運動都面臨獨裁政府的鎮壓,於是採取以「民主」做為最大公約數的運動策略。

但是,真正牽動阿拉伯世界的情緒,恐怕是對半個世紀以來被美國、以色列和歐洲以石油與經濟利益動機入侵的強烈不滿。1953年,以色列入侵巴勒斯坦;1979年,美、歐強權介入伊朗社會主義革命;1990年代是波灣戰爭;2000年之後又有阿富汗、伊拉克戰事。因此,阿拉伯世界隨地都有「火藥桶」(powder keg)等待爆發,只是沒想到開第一槍的,會是美國最忠實的盟友突尼西亞。昔日伊朗綠色運動所積累的反政府能量逐漸發酵,而透過現代網路技術,抗爭的場景得以在全世界傳播,這又有加乘的作用。

突尼西亞茉莉花革命與埃及反政府運動,是近10年來民眾忿怨所累積的成果。如何讓「窮人的騷動」成為變革的動力,值得後續觀察。從1999年突尼西亞總工會爭取言論與旅行自由、2000年的學運、2001到2003年的反戰運動以及2008年的大罷工,乃至 2010年底至2011年初扳倒班阿里總統的群眾運動,這些帶有反資本主義性質的基進民主運動,正在擴大其影響力。

埃及反政府運動所訴求的要求麵包、工作、提高工資等基本經濟需求,也表現在打破資本主義邏輯的行動之中。上街的窮人要求免費與合宜的公共設施、學校、健康、婦權、土地改革、銀行社會化、消除債務、維護民族主權與人民權利等,這些訴求正以民主的組織方式建立起來。

阿拉伯世界的社會基進革命還在積累其可能性,而如何在台灣開展關於這幾波運動的討論,如何理解並連結阿拉伯世界進步的力量,如何追尋和平,重建尊嚴,這是我們當下應該積極思考的課題!

(本文作者為成功大學台文系副教授)

諾貝爾和平獎國際論壇: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
Nobel Peace Prize International Forum: Tunisian National Dialogue Quartet

高雄場/沒有社會正義的民主,可能嗎?
時間:2017年12月19日(週二), 14:00-16:30
地點:中山大學社科院一樓小劇場
活動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478729698906780/

台南場/突尼西亞青年:希望與挑戰
時間:2017年12月20日(週三),18:30-21:30(18:00開放入場)
地點:成功大學 成杏校區成杏廳
活動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nckunobel2017

台北場/和平的力量  尊嚴的追尋
時間:2017年12月23日(週六),14:00-17:00
地點:台北創新中心(CIT)大廳(台北市玉門街一號,捷運圓山站1號出口)

瀏覽次數:241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